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國際/兩岸
  人間百年筆陣 讀《權力的毛細管作用》
  2015/8/6 | 作者:執筆人:馮建三 政大新聞系教授 | 點閱次數:223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人間百年筆陣 執筆人:馮建三 政大新聞系教授
    
執筆人:馮建三 政大新聞系教授

近日得到機會,拜讀中央研究院院士王汎森的《權力的毛細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學術與心態》之部分論文,有些領悟,同時衍生了一些比附,提筆略記。

有清一代,順治、康熙、雍正與乾隆四朝,共有文字獄一百六十至一百七十起,其中一百三十五起發生在乾隆年間。最富強的年代,卻出現最深廣的文字獄,已有前例,如同「蒙古勢力愈強,政局愈穩,對漢人、南人的防範也愈嚴」。與此對比,習近平出掌對岸國政不到三年,逮捕與拘禁政治異端人次,不計六四,似乎多於江澤民的十三年,胡錦濤的十年?近日再對維權律師大興干戈,兩百位相關人遭致盤問、警告或收押。

箇中原因是歷史的重覆,中國政局穩定而國家機器能力充沛,致使清朝與元朝的例子重現於當下?或是,這是內部經濟(如股市)問題叢生所衍生的治標手段,鎮壓不能了事,內部壓力即將盤旋引發更大的爆炸?又或者,這只是最高領導人的個性展現,如同雍正傾向公開辯論(雖然「強詞奪理」),因此有《大義覺迷錄》的廣肆發行,但乾隆卻剛好相反,信奉「萬言萬當,不如一默」,因此「直接查禁」。

清朝文字獄的漣漪效應之一,形成了「中國歷史上力道最強的一波自我壓抑」。這種自我檢查的行為,不僅在前現代的中國,就是當前海內外各國,同樣也是存在,包括台灣特有的情況:不少文人為了怕用「日據」或「日治」而招惹「麻煩」,於是盡量迴避這兩個表述。

近日關於高中歷史課綱的爭論,表面上是對「日治」與「日據」等一系列用語,以及這些用語所被賦予的史觀之解讀,給予公開的呈現與討論,並未「迴避」。但這些史觀是不是能與現實對話,並不明朗,即便「古為今用」是千秋不易之理。

譬如,無論是中華民國史觀,或是台灣史觀,究竟與台灣或中華民國是不是能在聯合國…等等國際場合,取得自己代表自己的權利,會有關係嗎?秉持特定史觀的人固然可以說,不爭一時,只要千秋。先確認史觀,鞏固內部,據此再對外爭取對岸的理解而接受,或在國際政治的角力中,祈使對岸即便不理解也要接受。果真如此,哪一種史觀比較可能得到對岸理解,或在國際政治中脫穎而出?或者,無須史觀,我們還有一種吳豐山稱之為「智慧」者,足以讓在台灣主張獨立與統一的人,都能「滿足」,也可以讓對岸認為「貫徹了民族主義」,又讓「美國覺得不損其國家利益又能維持世界均勢」?

究竟台灣或中華民國這兩種史觀在現實上,是不是真有分別;是不是需要史觀,以及是不是真有這種「智慧」可以妥適安排兩岸關係,無不需要理性辯難的公共議論空間與論壇,加上感性交流所需要的公共影音戲曲空間,才能提供有效溝通與行動的基礎。

只是,王汎森說,長期政治壓力所形成的「文化無主體性」或「私性的文化」,「有燦爛的逸樂、有多采多姿的文化活動,但它們的根本性質是私性的…是不以公共討論的方式來處理政治相關的議題」,哪裡又僅只是在說傳統中國?理性或感性的公共空間,需要健全的新形態或傳統形態的大眾傳媒,才能棲身。在台灣,政治壓力不再是大的問題,反而是長期的政治不作為與偏差作為,致使從報章雜誌到影音與網路媒體,很難承擔理性與感性的公共空間之角色,這是更大的困境。

  相關新聞
人間百年筆陣 2037年,你我想要什麼樣的媒體?  
主宰全球大銀幕 漫威之父辭世  
印度有疑慮 RCEP談判推遲明年完成  
帶路新突破口 中星簽陸海新通道  
美日擬投入2.18兆 協助印太基建 美日貿易失衡 潘斯表達不滿  
金庸寶蓮寺火化 多位名人悼念  
國際特赦組織太失望 翁山蘇姬被收回良心大使獎  
人間百年筆陣 欣見韓國瑜提出正確挽救鄉土語言的方法(下)  
李顯龍:東南亞國家應加強整合  
川普讓副手代打 無助向亞洲盟國釋疑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