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社論
  社論--高中國文課綱爭議的啟示
  2017/9/12 | 作者: | 點閱次數:54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教育部課審會拍板,維持國家教育研究會提出的文言文百分之四十五到五十五的比例。「文白比例」受到教育界與社會廣泛注意,有二個原因,一是學生的受教權與教育品質,另一則是非教育因素。國文課綱若要降低文言文比例,其背後的意涵,不可避免的牽扯政治意識。

先從教育專業問題談起。這次國文課綱爭議起於教育部考慮降低文言文比例,理由很簡單:文言文使用機會遠少於白話文,因此不需要太多時數,閱讀的文言文篇數要大幅減少。如果這個理由成立,則從國中到高中要學六年的物理、化學、生物、地球科學等專業度更高的領域,平常人的一生又有多少機會使用?是否都該降低,把時間讓出來學習所謂的鄉土語言。

文言文固然入門門檻稍高,但其文字精練,邏輯嚴謹,是訓練培養思考能力的重要方式。經過幾千年傳承的文言文更蘊含了高度的文學之美,不以詩經為例,即便是「唐詩三百首」都有無可取代的文學價值與美學訓練功能。課綱一旦降低比例,無疑是宣告對中文無需重視,這是教育大政想要向國人傳達的訊息嗎?

從學習的角度看,一旦有了文言文的訓練與薰陶,再來學習白話文,會更容易上手;有了文言文與白話文兩種能力,也更能透過對比來欣賞兩者的不同,在潛移默化中,提升國民素養。這些非常基本的教育概念,主政單位是有意或無意忽視呢?難道真要把中文古文這項文化資產,送給不斷宣稱多項中華文化傳統是其祖產的南韓!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次教育部聘請的「課審會普高分組討論國語文文言文選文小組」成員的專業,也令人質疑。在十二名代表中,扣除三名家長與男女學生代表,其它九名成員竟沒有一位是國文專業,更不用說文言文或白話文專家。據名單所示,其他九位分別來自地球科學、輔導、音樂、化學、資訊、物理、生物等領域。教育部若真的以這樣的專業組成進行高中國文課綱審議,是希望呈現什麼樣的討論與決策品質?

民進黨執政以來,已透過許多舉措與決策,切割台灣與中國的關連,這次的文白之爭,在對岸也引起強烈反彈。陸方官媒甚至宣稱,其內部鴿派因此被激怒轉而成為鷹派,改變對台政策看法,提高了武統的支持度。這種說法,台灣內部有人會嗤之以鼻,當成老套的文攻武嚇。但我們要指出,在支持降低文言文比例的聲音中,確實有團體主張語文教學的任務之一是配合「台灣的國家重建」。在已經相當脆弱的兩岸關係上,這種想法對惡化兩岸關係會產生什麼催化作用,也就不言可喻。

這次的高中課綱爭議,已經不是第一次。從李登輝主政時代開始,就提出了「認識台灣」單元。陳水扁時代,兩度修訂課綱,台灣史獨立成冊,明清史更被列入世界史。到了蔡政府上台,則出現文化台獨的史觀,甚至擁抱日本殖民史觀。這一連串作為,到底要將台灣的下一代教育成具有什麼樣的思考模式,已經非常清楚。但這個方向對台灣是好是壞,從這次高中國文課綱爭議與審查結果,應給了蔡政府及擁獨人士很清楚的答案。
  相關新聞
社論--請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  
社論--積極防治毒品入侵校園  
社論--稅改的損益  
社論--經濟的癥結在兩岸關係  
社論--行政效率就是競爭力  
社論--軍公教加薪3%之外  
社論--蘋果  
社論--當台大不再是台大  
社論--社會亂源與迷信  
社論--幸福感與施政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