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星聞
  大象席地而坐 絕望裡的希望
  2019/1/24 | 作者:文╱Triple | 點閱次數:116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Triple

去年金馬獎得到最佳劇情片的《大象席地而坐》,近日終於在台灣上映,片長長達4小時,考驗觀眾的耐性,卻能讓人一窺導演胡波生前的矛盾,以及當下中國大陸年輕人的心境和困境。片中諸多台詞因直指社會帶來的壓迫和無奈,宛如胡波自身呢喃,被不少「心很累」的年輕人稱作「厭世金句」。

「你他媽的根本還不知道人生有多困難。」「這個世界真有夠噁心。」「你以為到了新的地方會好一些,好個屁,你只是到一個新的地方繼續痛苦而已。」「對,生活就是這麼煩。」

老實說,片子落幕後我最有感的僅有這最後一句。「對,生活就是這麼煩。」經歷過生活高低谷的你我都明白,快樂和痛苦皆是輪迴,但因遇見過一些好,以至於我尚不覺得世界太噁心,反倒只想對胡波說:「你他媽怎麼不繼續留著,和我們一起體驗下去,你根本就還沒懂得最痛苦的人生。你也還沒拍出更多不同的痛苦。」

「大象」中,所有主角,在不同的故事線上,不約而同看見了滿洲里動物園的廣告:「裡頭有個整天坐在那的大象,人家丟東西過去才吃,其他時間,就他媽的成天坐在那裡。」現實裡,太多規章必須遵守,偶爾反擊,卻成了不聽話的罪人。既然在人群中為這樣的與眾不同而痛苦,不如,我們都去遠方看看同樣特別的牠吧!儘管我們的生活難題、成長環境皆大相逕庭,但單是對這頭大象有興趣,我們便能成為同路人。

讀過胡波生前的相關資料,大抵得知他活在創作被商業干預,以及金錢、預算始終捉襟見肘的狀態裡。女朋友跑了,欣賞自己作品的金主為了票房問題干涉拍攝,但沒了這筆挹注,又得中斷將創作影像化的機會。匯聚了自身無法吶喊出的種種困境,我像從銀幕裡看見他不斷說著。他逃不出,也找不著,最終只得被理想與現實的掙扎擊垮。

試想每人的痛苦不同,但大抵都需要有個目標才得以支撐下去。在電影中,大象本身的存在即是如此。如同《搶救雷恩大兵》中,始終未出場的雷恩大兵,成了每個士兵在戰爭泥沼裡的光,或說生存下去的目標。每個人對目標的想像不同,但那終歸是一種寄託。

但是看見大象之後呢?胡波還沒想好應該變得更好還是更絕望,他只讓叫聲漫延。彼時的他,深陷在現實和創作的痛苦裡,沒能看到抵達目標後可能帶來的結果,也許更好也許更壞,都沒能體驗到了。他的快樂來自創作,痛苦也來自於此,可以理解,如同最愛的總是傷你最深。你永遠不知道,走到終點時,自己是夢想成真,抑或只是被另一個現實壓垮。

4小時流淌過去,走出戲院,進入深深的夜裡,陌生人們個個形單影隻,像剛一塊結群看完大象,又像剛說好要一塊出發去找尋大象。我忍不住想著自己也有一頭想像中的大象,我始終未見其影,但我卻是不斷追尋著牠走。或許是牠帶著我走到如今的地方,但是我害怕見到牠,如同我無法想像那會變得更好或是更壞。有時目標,或說夢想,永遠被放在伸手不及之處,或許更好。

唯一的不同,是我仍在這裡,等著看見。無論被動或主動。因為生活,不完全那麼絕望,有時即便是帶有希望的假象,它仍能讓你蹣跚地跟著走下去。

生活,若說人類吧,總是如此。

獻給用生命寫下輓歌的胡波。其實最終,仍是願意給觀眾一點走下去的希望。儘管你沒能繼續堅持了,但那也是個人經歷後的選擇,每個當下,有無辦法忍耐或撐持,外人本就無從置喙。抱抱你的母親,就讓我們代替你體會更多吧,總是機會能在苦中嘗到那麼一點回甘,又或是,我們能如你一般,為這樣的生活寫下些什麼,也不一定。

  相關新聞
從阿莫多瓦新片見老導演們的情懷  
《寄生上流》骨子裡的階級可以反轉嗎?  
孤獨音樂路 總能走出愛  
留下歷史的溫度《他們不再老去》  
為何生下我 《我想有個家》  
《十年磨一劍》艾莉塔背後精采故事  
大象席地而坐 絕望裡的希望  
《88歲傳奇影人》克林伊斯威特 字典沒有老字  
傑森摩莫亞 注定行行俠仗義  
《我不是藥神》不分國界的啟示錄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