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星聞
  為何生下我 《我想有個家》
  2019/3/28 | 作者:文╱Triple | 點閱次數:115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Triple

「我要告我爸媽,因為他們生下我。」擲地有聲的控訴,出自一名12歲的男孩口中。而他站在法庭裡,被控告殺人罪。就是預告裡這讓人難忘的一幕,讓《我想有個家》在腦中深深烙下印象。該片也在今年和《羅馬》、《小偷家族》等一塊挺進奧斯卡外語片「九強」的入圍行列,儘管最終敗給《羅馬》,但其揭示的議題和反思,卻同樣不容忽視。

觀賞電影前幾日,正好看見一篇印度男子控告父母生下自己的報導。該則新聞中的男子已成年,出身雙親皆為律師的中產家庭,卻仍執意作此控訴。理由是「這世界太多痛苦,而我的爸媽未經我同意便生下我,讓我承擔這一切。」後續判決結果如何不得知,卻也讓這大哉問浮上檯面。

在不少相對落後的東南亞國家,尤以貧民窟為大宗,避孕行為是不存在的,甚至曾耳聞菲律賓之所以如此多街童,乃因當地民俗視避孕為褻瀆神祇的行為。更別談保險套,對窮人來說是筆支出,若有錢,首要肯定是買食物餵飽孩子。養不起的,大不了讓他們靠自己在街頭活下去。也形成有能力生養的中產分子選擇節育,無力扶養的底層父母,反倒一生再生的失衡情形。

「我們活得像螻蟻一樣,有誰在乎我們沒有出生證明,我們本來就被這社會排除了。」幾坪大的貧民窟小宅,擠滿包含父母孩子在內共9人。為了活下去,不分老小每日為了生計,到雜貨店當廉價勞工,被羞辱、使喚。孩子才剛學會走路,就得跟著哥姐在路邊兜售一杯又一杯無人聞問的甜菜根汁,蒼蠅,盤據在果汁邊,也因著窮苦氣味而聚集。

小男主角贊恩是家中長子,過往一味順從認命,長大後,開始對現況產生無奈自覺。讓他唯一能撐持的決心,也在父母堅決為了生計賣掉妹妹那一刻,被徹底擊垮。贊恩身無分文,卻決定離開這個只讓他感到痛苦的家。但沒有出生證明的他,在這世上等同空氣,加上年幼,沒人願意雇用,儘管他再三保證自己各種工作都能做,仍只能在街上晃蕩、挨餓。

就在此時,他遇見遊樂園裡的清潔婦,見贊恩餓了多天,清潔婦帶著他回家吃飯,贊恩卻發現清潔婦同樣住在破爛的鐵皮屋裡。因是衣索匹亞非法移工,她只能偷偷打黑工,獨立生下的兒子更不能被發現。贊恩於是留下,除了圖得溫飽,也替清潔婦照顧剛學步的孩子,在孩子身上,他看見自己和被送走的妹妹。

直至某個假日,清潔婦因被查獲未持證件,押送入黎巴嫩獄中。聯繫不上她的贊恩,眼見鐵皮屋被房東強行收回,又落入飢餓之中,連餵這孩子的奶粉都買不起,市場邊人口販子虎視眈眈清潔婦的兒子,讓他不得不面臨和自個爸媽相同的抉擇:我該將這孩子送給人口販子,讓他過更好的生活嗎?

「你不曾過過我們這種日子,有什麼資格對我們品頭論足?」面對律師和輿論的責難,母親在法庭上潰堤。賣女兒求生固然無情,但身處其中的無奈,該如何用一句話定奪對錯?不同階級又該怎麼設身處地評價對方?鏡頭回到小贊恩臉上,法官問著「你希望我怎麼幫助你?」他僅淡淡說了句:「我要他們不要再生了。我痛恨每個無力扶養孩子、卻仍持續生孩子的父母。」

判決結果,於此已不再重要,那些社會邊緣的超生問題、貧窮世襲,甚至是被政府放棄的人們,該如何處理,始終是必須不懈探討的問題。儘管非短時間能解決,但選擇直視而非視而不見,持續讓議題有被討論的機會,卻是這些創作存在之必要。

回看一同競爭最佳外語片的《羅馬》和《小偷家族》,聚焦的也都是底層移工和被社會忽視的貧民,足見貧窮問題早已不分國度。儘管《我想有個家》最終敗給呼聲最高的《羅馬》,但整部片的後座力,甚至是現實生活裡造成的改變,仍令人難忘。

以飾演贊恩的童星阿勒費亞為例,他同樣出身貧民窟,這也是為何他在片中所有演出都讓人更感到寫實不造作,因為那就是他的日常。但在此片爆紅後,現在的他,不僅已是土耳其金橘獎影帝,更在聯合國幫助下移民挪威,人生因這部電影而改變。

但有多少人能像他一樣戲劇化翻身?人到底又是為何而生?若生下來只是為了承受痛苦,生而為人的必要性又是如何除了揭開那些被遺忘的街角夾縫,《我想有個家》也拋出了上綱至哲學層面的問題,讓所有預備或已為人父母的觀眾們好好思考。
  相關新聞
從阿莫多瓦新片見老導演們的情懷  
《寄生上流》骨子裡的階級可以反轉嗎?  
孤獨音樂路 總能走出愛  
留下歷史的溫度《他們不再老去》  
為何生下我 《我想有個家》  
《十年磨一劍》艾莉塔背後精采故事  
大象席地而坐 絕望裡的希望  
《88歲傳奇影人》克林伊斯威特 字典沒有老字  
傑森摩莫亞 注定行行俠仗義  
《我不是藥神》不分國界的啟示錄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