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幸福多一點
  來自貓的幸福光譜
  2019/6/8 | 作者:文/心岱 | 點閱次數:38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心岱

小時候,家裡突然有了貓咪,那是父親不知向誰家要來的,他不說想養,只是強調:「家裡有老鼠,養隻貓滅鼠才好。」這是說給媽媽聽的藉口,我知道父親愛貓,但是大男人作風的他,才不會承認呢。

於是,我成了媽媽指派的「貓咪」大使,負責監督、伴陪、教養、清潔、餵食等貓咪生活照護與料理的總管。

六歲便成了貓媽媽

當時,我大約六歲,剛剛上國民小學,還是個懵懵懂懂的小孩子,卻要擔任貓咪的「媽媽」,這個責任是不是太沉重了呢。

可是,我一定是天賦異秉,在我的調教下,貓咪很乖順,不會偷吃廚房的菜餚,更懂得在天井的沙堆上大小便,自己又會掩蓋得天衣無縫。在四○、五○年代,還沒有貓砂這種寵物專用的科技產品,必須到曠野去找沙子或泥土供牠們使用,這讓父親十分稱許,我因此常得到他特別給我的小禮物。

父親雖然愛貓,卻從未抱貓或親近撫摸,也不准我跟貓睡覺,說貓吃老鼠,會傳染疾病。但他禁他的,我上了床,貓自然就會溜進被窩,跟我緊緊的擁抱,這是一天中最美妙的時刻,我豈能放棄。

像哲學家般的凝視

在我還那麼幼稚的年歲,不知道為什麼,當我抱著貓,聽牠以呼嚕呼嚕的喉聲回應我的撫摸時,我彷彿能解讀貓的言語,而恍然進入一種天人合一的境界。

而平時我和貓經常四目對看,彼此凝視,這時貓變化無窮的瞳孔,時而像太空的黑洞,時而像雲深不知處的山巔,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神祕。貓沉靜的時候,似乎是來自洪荒的太虛,貓活動的時候,又像是外太空的生物。

貓咪很快長大,肚子也圓鼓鼓起來,媽媽說:「貓咪要當母親了。」原來是我照料的「貓孩子」,竟然一轉眼變成了哺乳一窩小貓的媽媽。

小孩、小貓(貓一歲等於人七歲),同齡的兩小無猜,相伴一起長大,很快的,貓咪懷孕生子,但很快的,牠們親子被迫分離了,而且我還親眼目睹這樣的慘況:

面對生死感受震撼

有一天,我放學回家,看到隔壁阿桑正抓著貓,媽媽扒開貓的嘴,用湯匙強灌著煮食用的菜仔油,為了讓貓嘔吐。當時貓已經癱軟,完全沒有抵抗。好一陣子後聽到阿桑搖頭說:「沒有用了,不行了,不行了。」

我嚇著了,蹲在一旁不知所措,看見母貓躺在地上抽搐,嘴角不斷的冒出白色泡沫。眼睛瞳孔已經放大,無法隨著光線變化了,牠的魂魄似乎已經被奪走。母貓掙扎了一陣子才真正斷氣,媽媽洩氣的說:「母貓吃了中毒的老鼠,救不活了。」

當時的家貓雖然被人類餵養,但貓咪都是自由出入房舍,到處遛達野遊,因此很容易誤食被「滅鼠藥」毒死的鼠屍而痛苦猝死,很多家貓是這樣間接被人類所謀殺。

么女有機會照顧人

我聽到一窩嗷嗷待哺小貓的叫聲,在屋裡此起彼落,那一年我十歲。

大貓、小貓、母貓、公貓,我的童年、少年,就在貓生、老、病、死的循環中度過,貓咪讓我初嘗生命的喜悅、面對生命的脆弱與殘酷,貓咪也教我感受捨與得的掙扎,分離與失去的痛苦。在我還沒有懂得這些知識之前,我就實習了生命來與去的課程。

我是家裡的老么,本來沒有「照顧別人」的機會,但因為父親託付我照顧一隻具備捕鼠功能的乳貓,於是我有了「實習」對象,成為貓的保母。

這第一隻貓給我的震撼教育,竟是生死學,為了撫平不可言喻的疼痛,我握著筆摸索絕望的出口,用文字表達「失去所愛」的哀悼;貓像一名尊者,他在我年少之時,就抓住了我的注意力,教我自然世界的知識,教我仁慈、寬容、善待、尊重與同理心,讓我觀察牴犢之愛的力量,甚至扮演著重複出現的「生老病死」過程。這些正是我成為作家的因緣。

從此,我的喜怒哀樂就在字裡行間找到了出口。父親給我貓,貓給我一支筆。這是我能親近文學,進入藝術殿堂的因緣,如若沒有從小與貓生活的經驗,我如何能發現生命必須不斷的探討與驗證,才能形塑自我,圓滿成就。

我離開故鄉到台北後,無論求學或工作,都與貓生活在一起,在我的青春年代,我的能量、我的歷練,都因為有貓而豐富,這時候,我的寫作也開始以貓為題,我立志為貓發聲,組織貓社團、出版貓著作、發行貓雜誌、發揚貓美學、執行台灣貓的血緣普查、制定「台灣貓節」,並連續舉辦了超過十年的貓節活動,不但受到公部門的認同參與,更帶動民間愛貓運動,消除對貓的負面刻板印象。

文學與貓相伴一生

在這前後二十多年間,我的使命都致力於人與動物的情感教育上,直到網路興起,我看到傳播新世代的來臨,而我已經初老,只要我的信念能夠生根萌芽,這個社會將有更好的接棒人。我終於得以放下歇息了。

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有那麼一段時間、一個機緣,為我們決定了人生的軌道,如果沒有貓,我的存在便失去了意義,雖然他們的來去有如鏡花水月,他們給我許多的功課,也成就了我的圓滿幸福,貓是我另一個形影,是我的前世,也是我的今生。我們像是各自流浪千年的至親所愛,命定在失散累世後要久別重逢,不必經過考驗,也不用猶豫,彼此註定要一起生活。

如果把人生比喻為一趟行旅,那麼必有所終點;萬事萬物都有時也有歸,從年少青春到哀樂中年、銀髮樂齡,從一隻貓到無數隻貓,無論旅程何時結束,車行什麼時候要靠站,我與貓的相遇,是我一生的依歸島嶼,是我的幸福光譜。
  相關新聞
劉玄詠指揮的手種水果騎重機紓壓  
林永發林冠廷父子結伴悠遊藝術天地  
透過助人找到生命的價值  
人親土親林資湖的共好哲學  
戀戀花語林文莉彩築桃花源  
NGO媒婆 幫助別人自己更快樂  
陽光伏特家 機構屋頂變金雞母  
曾信榮騎出生命的奇蹟  
仰望蘭城的星空  
一群嘻哈娘 樂在動手動腳跳街舞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