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異城的奮鬥】 起站,巴黎
  2019/7/19 | 作者:文╱羅智強 | 點閱次數:217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羅智強

如果選擇塞納河的游船飽覽巴黎這座歷史悠久的老城,可以考慮在艾菲爾鐵塔那登船,一路遊覽協和廣場、香榭大道、巴黎大皇宮、巴黎聖母院、巴黎市政廳、奧賽美術館、羅浮宮等……

巴黎,兩次成為我實地探索歐洲的出發城市。

第一次在二○一七年四月間,從巴黎租了車往東走,花一個月的時間,途經盧森堡、布魯塞爾、阿姆斯特丹、波昂、柏林、布拉格、布達佩斯、維也納、慕尼黑、蘇黎士等國家或城市,全程一萬公里,走過近十五個城市。這些城市,大部分都經歷過第一、二次大戰,曾經滿目瘡痍,曾經成為廢墟;但如今又像絕地重生一般,恢復往昔絕代風華的面貌,在太平盛世中,像春天的花朵,綻放蓬勃的生命力。

第二次是先到倫敦演講,然後搭歐洲之星,經英法海底隧道到巴黎;接著花了二周的時間,在巴黎租車,往南法、義大利自駕旅行,飽覽南歐風光,途經城市的歷史,以及昔日歐洲各個帝國的遺蹟。

在倫敦搭乘歐洲之星穿越英吉利海峽的海底隧道往巴黎時,內心忽生無限感慨。幾世紀以來,英法兩國為了各種原因打了無數的戰爭,諸如第一次百年戰爭,從一三三七年到一四五三年期間,為爭奪法蘭西王國的統治權,金雀花王朝的英格蘭和瓦盧瓦王朝的法蘭西之間展開為期百年的戰爭,而以法蘭西獲勝告終;一七○二年後,英法兩國因宗教、經濟、貿易、殖民地的爭奪等種種因素,在百年間又發生多次戰爭,最後以一八一五年的滑鐵盧戰役做為終結,英國獲勝,一躍成為十九世紀殖民全世界的日不落國。

即便兩次的百年戰爭,讓兩國的人民付出慘痛的代價,但二十世紀經歷的兩次世界大戰,英法兩國卻站在同一陣線,齊心抗敵,至今仍是最佳盟國,合作無間,名為英、法兩國,人民往來,暢通無阻;然今對照台灣海峽兩岸,同文同種,同根同源,卻自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之後,雖近在咫尺,卻因種種政治因素,迄今仍難彌合,待要等到何時,台灣海峽,也能有一條海底隧道連通兩岸,同胞血親得以真正心手相連,無憂無懼,共創民族復興,中華強盛。

在這世上,每一座偉大的城市,幾乎都有一條專屬的生命之河,對倫敦而言,是泰晤士河;對法蘭克福而言,是萊茵河;對布拉格而言,是伏爾塔瓦河;對巴黎而言,是塞納河。

塞納河穿過巴黎市中心,經過諾曼第的魯昂,流入英吉利海峽。一九九一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並將巴黎的塞納河沿岸地區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如果選擇塞納河的遊船飽覽巴黎這座歷史悠久的老城,可以考慮在艾菲爾鐵塔那登船,一路遊覽協和廣場、香榭大道、巴黎大皇宮、巴黎聖母院、巴黎市政廳、奧賽美術館、羅浮宮等,這些悠久的建築古蹟,就像從滄桑歷史中走出來似的,活生生站在你的眼前,任由你評頭論足,感懷嗟嘆,然後盡興而歸。

其中最令人讚歎的,我認為是巴黎聖母院,大約建於十二至十三世紀間,至今有八百五十年的歷史,是巴黎最具代表性的古蹟,也是遊客必訪的觀光勝地。巴黎聖母院的建院歷史,可上溯至西元五二八年墨洛溫王朝時代,並在十世紀時已成為法國的宗教中心。進入聖母院內,我獨為兩側的玫瑰花窗佇足許久,只見那以輻輳狀輻射開來的「輪輻窗」,就像鮮豔多瓣的玫瑰花般,盛開在人們的信仰之上,與無數人們的人生思考對望著,靜立冥想之餘,時間的滴答聲,彷彿清晰可聞。

今年四月十五日,聖母院一場可能因電線短路而發生的大火,致使主體塔頂燒毀,石造拱頂半毀,令人惋惜!所幸院內大部分文物均已搶救出來,而正面雙塔也未波及,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只等重新修復,重現絢爛的身影。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其實何只是天或者人,世事無常,乾坤難測,時間雖如涓涓細流,卻是在無聲無息中,消磨世間萬物。於是所謂「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仍是人類亙古探討的問題。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自古至今,我始終深信,在有形生命之上,世間存在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那就是人類對於所謂的「美」,至死無悔的追求;對「善」,穿越時空的傳遞;對「真」,永恆堅定的探索,發揮最大的智慧,共創一個純粹的和平宇宙,讓所有存在地球的生命,都能得到應有的幸福歸屬。

如此,人類的生命,才有了真正的意義。♣
  相關新聞
【異城的奮鬥】森林之國 ──盧森堡  
【日常速寫】冰箱與杏桃  
【人生行路】春暖花開我是誰  
【詩】花草情事三帖  
【7-8月主題徵文--】下廚猶如戰場  
【小品人間】 等待  
走過小西巷  
【浮世畫框】 嘉義公園  
【小品人間】旅行的溫度  
【詩】 詩意的牆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