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星聞
  《寄生上流》骨子裡的階級可以反轉嗎?
  2019/7/25 | 作者:文╱Triple | 點閱次數:79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Triple

繼去年日本導演是枝裕和以《小偷家族》拿下坎城金棕櫚獎之後,今年,南韓導演奉俊昊又以《寄生上流》掄獎,金棕櫚連續兩年由日、南韓稱霸,說明了什麼現象?此兩片皆以社會底層出發,探究整個環境裡的階級問題,悲天憫人卻不減批判的特質,跨越了國籍種族,或許是成功擄獲評審團的主因。

與是枝裕和溫緩寫實的風格不同,奉俊昊慣於將戲劇感揉合進嚴肅題材裡,讓一般大眾更易入口,甚至反思。在他的作品中,個人認為最經典的莫過於《殺人回憶》和《駭人怪物》,其中《殺人回憶》聚焦探討南韓早期的刑求過程,造成的冤案與懸案問題。題材偏硬,奉俊昊卻有辦法透過懸疑交疊的節奏,讓故事發展地高潮迭起又留有餘韻,宋康昊在該片的最後一個眼神,時至今日我仍無法忘懷。

認真經營最基本的故事,讓自己的觀點在其中開枝散葉,是奉俊昊的特色。他向來不太說教,通常只會給出半開放結局,讓觀眾自個慢慢想。儘管他的立場始終是滿明確的。其中,尤以階級議題最為他關切,而「階級中有無流動的可能」這件事,更是他不斷辯證的主題。不論殺人犯、革命分子或詐騙集團,總有個主角想挑戰階級的改變。人是否可能從社會底層翻身到上流層級?

在與諸多好萊塢明星合作的《末日列車》裡,奉俊昊曾直白地用車廂點出階級分類,讓男主角從最尾層往前殺到最高層,但這也是我不太喜歡該片的原因。因為不挑明地說,才更符合現實社會裡,眾人對階級問題向來心知肚明卻沉默以對,那種沉默,才是最真正的現實。

《寄生上流》中,年輕男主角透過到豪門家庭裡當家教,取得信任後,再慢慢將爸爸、媽媽、妹妹偷渡到豪門裡各司其職。隨著收入提高、享用高級食物與美酒,一家人感覺成功地翻身至上層階級。但回到藏於地底下的家,那從小伴隨的命運、骨子裡的自卑,這樣的階級,真能因此而翻轉?

在前東家工作期間,是我對階級問題有最多思考的階段。當時接觸到的受訪者,從眾人追捧的高端人士,到連房租都付不出、孩子都養不起的底層人們。有時我覺得那些大家眼中的底層人們,其實不比名人們低下,某些談吐還更有智慧,但不論在社會外顯的價值分類,或是現實的生活品質,他們就是注定各自處於谷的高低點。

最終我悲觀地想,階級基本上就是世襲的,無法輕易改變或流動。儘管老一輩總說:只要讀書,就能翻身,但許多既定得背負的責任和命運,並不是靠讀到高學歷就能卸去。甚至不是嫁進豪門,就能真正改變你的階級。真正的階級,其實在心裡,在每個人的價值觀裡。

老實說,《寄生上流》裡對寒酸味的處理,也就是有錢人對窮人的感受,也略嫌粗糙了一些,那應該再更隱晦地用某種已經滲入思想中的反射動作來表現,因為反射動作往往代表了你最根深蒂固的價值觀,但最後僅用台詞和外顯動作演出,反而拉低了衝擊力。

但走出戲院,踏在地面上,我依舊開始思考,地面上下(你可以說是具體的地面,也可以是抽象的地面),每個人都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位置和他人的位置?當你覺得這人好慘、好可憐,是否那種反射的感受,就是某種深植內心的階級歧視曾有人說,真正會去探討歧視問題的人,反而才是心裡一直存在歧視之人。

這是主觀問題,無解。但我不願這麼武斷地評判,我反倒相信多數想不斷探討這件事的,都是遇見了某種能同理的點,甚至想讓某些現實問題被認真思考。其實《寄生上流》何嘗不是另一種風格的《小偷家族》,只是用了更強烈的戲劇性表達。身為奉俊昊的影迷,難免嚴格一些,相較他過往的作品,這部片於我並沒特別強烈的震撼感,但它依舊留下了許多問號讓我不斷想著,而那些想著,始終是他的電影於我,很重要的特質。

能夠持續用自己的方式說故事,去探討平時鮮少有機會被認真討論的問題,這樣的導演,又如是枝裕和,都是我無法不忠心追隨的。
  相關新聞
毀滅後始重生 《小丑》  
新海誠《天氣之子》持續打磨自我風格  
從阿莫多瓦新片見老導演們的情懷  
《寄生上流》骨子裡的階級可以反轉嗎?  
孤獨音樂路 總能走出愛  
留下歷史的溫度《他們不再老去》  
為何生下我 《我想有個家》  
《十年磨一劍》艾莉塔背後精采故事  
大象席地而坐 絕望裡的希望  
《88歲傳奇影人》克林伊斯威特 字典沒有老字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