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樵言悄語】 以藍色禮敬 陳俊朗與李承翰
  2019/8/19 | 作者:文/吳孟樵 | 點閱次數:45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吳孟樵

藍,是色澤
藍,是象徵
藍,是紀念
就在這一夜
藍光,綻放的這一夜,
夜空深深祝福

101是台北市的重要地標,周遭圍繞著繁華,且經常是過度的顯現城市的熱鬧與喧囂,倒是,到了夜間,一周七天固定的色彩變化,給予夜定調的氣氛。甚至可以隨著人的心情去詮釋這些色彩——紅橙黃綠藍靛紫——帶給個人的感受。

七月五日夜間,深呼吸地感受無邊無際的惋惜!遺憾沒親眼見到101當夜亮起致敬的字眼,那天是周五,依例是藍色燈,大樓LED燈安上「陳俊朗 陳爸╲李承翰警員╲謝謝您們的愛╲愛著這片土地」。他們同在七月四日離世,這片土地不可能不記得他們的愛心。

記得第一回知道「陳爸」,是收聽電台節目,正好聽到陳爸說起自己曾混黑道,至人生翻轉為傾家蕩產也要給需要陪伴的數百名孩子支柱,於是他在台東建立了「樹屋」。當下,我聽得好感動!人生,總是神祕得只要願意,都可以賦予生命歷程不同的道路與意義。陳爸不只是給予許許多多孩子們溫飽與閱讀書本的生活,更是不斷地付出愛心。

我不太願意以「弱勢」這字眼描述各種困境中的孩子或族群。弱的另一面是強,強弱未必代表人生的強與弱,只是,正需要扎根的幼苗,被不負責任的成人或是系統拋棄時,是多麼不公平、多麼讓人痛心的事。幸好這世間,總有人撐起善與義。

七月三日震驚社會的晚間新聞是台鐵警員李承翰接獲通報而上列車處理突發事件,卻被失控的揮刀者刺入腹部。當這新聞漸次還原當下的情景,我不得不生起憤怒心,無法想像奪人性命者的粗糙行為。更難受的是想像著年輕警員李承翰受到巨大的傷害時,為了不影響其他乘客的安全,將沒入身體的刀柄握住,全身心獨自承受大難。他當時已處於利他而無我的心,也很可能腦海冒出鄭捷事件,在車體窄小狹長的空間裡更顯危險與緊迫性,他要把傷害事件減到最低。

至為關鍵的時刻,往往就是短如眨眼的一瞬間,李承翰的責任感與大愛,讓他顧不得自己,甚至是拚了命也要保護其他人。直到生命快消失時,他才感覺到身體的冷與痛吧。連續多日,我心底的腳步與情緒非常沉重,不禁想像著年輕義勇的生命在那當下的點點滴滴。

不在現場的人,很難議論在場其他人的反應。怎樣才是最適切的?怎樣才可以做到正義的展現?怎樣才可以助人?人們光憑模擬與想像,都無法得知若是自己處在當下,會是怎樣的作為?最糟糕的狀態是「看熱鬧」,這在不少社會新聞裡看得到,不知是路人過度好奇?還是不懂危險性?比較合理的情況是被嚇到無法動彈、驚慌逃竄、尋求支援與協助、上前幫忙……人,對於危難或許不像昆蟲來得敏銳,但我們總難免看過昆蟲偵測到「危險」時,鎮定地假裝繞路或是紛亂地躲避。

面對驚恐的事,目睹者必然會有些心理陰影,甚至是創傷。人類是群聚生活,若有人失控傷己或害人,影響的層面真不小。憶起,我曾住在一個非常安靜的社區,深夜裡,有位長年抑鬱的婦人坐在頂樓的女兒牆上。我被那影像與紛紛傳來的腳步聲嚇得不知所措,有好幾名鄰居呼喚著,奔上去與那位婦人溝通,應該也報了警。這件事住在我心裡很久,佩服那些主動去援助的鄰居,訝異自己這麼地膽小。雖我已不住那社區了,這件事很難忘記。近日遇到當年的鄰居,我問起那位婦人近況,如我所猜測,是住到安養院。身(生活),可以有去處;心,對於不安的人,要找到寧靜之路,得憑藉許多的醫療方式、支援系統與自身的意志力求得平衡。

藍色,被普遍地是認為是憂鬱或是謐靜,也是象徵希望、寬闊、安祥、永恆……七月五日,101夜間的燈光屬於周五藍色,讓大家一起記憶與傳送敬意予陳俊朗與李承翰。101的夜燈,在此顯得不凡、顯得更人性化、顯得不浮華,而是解語的燈。但也如天階,必須一階階持續燦亮,以心養心,以愛傳達愛。

美國心理學家保羅.艾克曼(Paul Ekman)專研情緒,他認為:「情緒會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情緒是生活的核心,能使得生活更有意義。」那麼,在每一天每一次的——紅橙黃綠藍靛紫——我們期許每一種顏色賦予的情緒,都是朝向更穩定的意識,讓顏色喚起珍愛的意識。
  相關新聞
【時光重逢】 逆風少年 的文字森林  
【旅行筆記】 生命的溫度  
【9-10月主題徵文--詠月】 一樣的月光  
【人生感悟】 妮妮回家後  
【詩】 從淡水望向 八里的夕陽  
檀一雄的大正可樂餅  
【詩】 我看見  
【人生行路】 交會的所在  
【9-10月 主題徵文--詠月】失蹤的月亮  
【人間回眸】 航空郵簡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