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小人物大啟發
  舞蹈跳進部落 激發孩子夢想
  2019/9/10 | 作者:李祖翔 | 點閱次數:31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帶刺的玫瑰也有溫婉的一面,自比「帶刺鏗鏘玫瑰」、個性藏不住的精靈幻舞團創辦人賀連華,將西班牙佛朗明哥舞蹈(flamenco)帶進八八風災受災學校,讓沒機會跳舞的部落孩子一舉榮獲舞蹈冠軍,小小生命有了自信。

10年前,一心想撫慰災民、為他們跳舞的賀連華,抵達高雄桃源國中,滿臉震驚,「這裡真的是台灣的一部分嗎?災後猶如兩個世界。」激發往後協助藝術治療的念頭。

但是熱情如火、率性奔放的舞蹈在部落卻不如預期的碰壁,「因為族人認為甩裙、跺地都是不好的,尤其男生,除了狩獵儀式,跳舞算是褻瀆神明。」看著孩子能歌善舞的天分及躍躍欲試的神情,讓雞婆個性的賀連華心癢難熬。

透過一次次的陪伴,她聆聽孩子心聲,了解生活情形與災後無奈,用藝術一點一點地幫助他們找回大自然生養的靈性,也將佛朗明哥的表演意義解釋得更清晰:「它是不偽裝情緒的舞蹈,從響板到跺腳的聲音都不馬虎,是最真實的自己」,並嘗試結合傳統樂曲,中西合併,終於破冰,獲得支持。

媽媽陪伴 聆聽大地呼吸

然而賀連華發現,愈是生活在大自然的孩子,愈少了與自然共生的情懷,他們的感受只圍繞在經濟利益上,「國中一畢業就要協助農忙,怕土石流剝奪生存機會,怕下雨不利栽種」,所以試著將舞台放入天地間,在風雨中、陽光下跳舞,她讓孩子理解這是面對自己、與自己對話的舞蹈,「讓男生想像大地的勇氣,女生想像山裡百合的美麗」,然後師生一起躺在地上,聆聽大地呼吸。

大人適時的鼓勵也誘發孩子潛能,從消極的認命轉變為有目標的奮發。賀連華印象最深的是一個被學校認定不聰明的女孩,「她沒有一絲反駁,只煩惱自己太笨,考不進特教班。我認為她很聰明,不懂英文卻能唱上幾句,能記舞步。」女孩的媽媽在她幼年離家,刺激不足,學習進步緩慢,可是在舞團連續6年的教導後,她竟考取女子應用科技大學舞蹈系!其他孩子也在舞團帶領下,打敗資源豐富的隊伍,一舉奪得國中舞蹈賽冠軍。

「跳舞,在你的生命裡意味什麼?」賀連華常分享自己的故事給自覺活得很慘的部落婦女,「我單親,但不認為是自己的錯,我是幸福、浪漫且被愛的人;我的一雙兒女都是舞者,透過跳舞、教舞,我們學會愛自己和愛別人。」而災童的父母多離鄉,很少和祖父母談心事,藝術團體的入駐讓他們有了心的出口,賀連華的女兒薛喻鮮也大方接受「媽媽被許多孩子共享」的事實,因為即便是她,都多了許多弟弟妹妹。

如今,桃源國中有了兩周一次老師上山教舞的固定課程,八八風災10周年,精靈幻舞團決定將歷程集結成冊,讓更多人看見藝術的重要,賀連華希望將來會成為表演藝術老師的學生都讀到,「它可以證明藝術確實能修復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精靈幻舞團到底是什麼樣的團體?如何走進部落?經費來自何處?山上是什麼樣貌?孩子有什麼轉變?這些答案都紀錄在新發表的《赤腳與高跟鞋》裡。

助童圓夢 藝術昇華生命

賀連華是被佛朗明哥音樂及舞蹈吸引,一頭栽入紅色世界、科班出身的舞者,台藝大畢業後前往西班牙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深造,卻在24歲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又歷經婚變,憑著意志力克服痛楚,持續創作教舞。2000年創立精靈幻舞團,編創融合芭蕾、現代舞、佛朗明哥並搭配本土音樂的作品,勤作公益,走入榮民之家與高山部落。

女兒薛喻鮮也愛跳舞,12歲到西班牙古典舞蹈學院學了7年,雖然成績優異,但為了減輕媽媽壓力,放棄在西班牙發展的機會,回台幫助舞團營運,接任團長一位。兒子薛捷鴻亦是舞者。

10年前舞團受邀到台東演出,在早餐店邂逅來自高雄桃源國中的老師柯玉琴,一方要為學生學習經費募款,一方渴望為災童表演,一拍即合。不過,持續教學考驗人力、物力、時間與金錢,他們靠著教學及義賣舞衣、皮肩等收入才撐下來,堅持不輟的理由僅僅是相信藝術能正向改變一個(群)人。

「你可曾想過,夢想價值幾何?」薛喻鮮時常在思考這個問題,因為進部落時常遇到巨石掉落,生死一瞬間,或連日降雨,受困於山中,「為什麼要為一群陌生人玩命?」她找到的答案是:10年的孜孜不倦,能換來心與心的信任,讓絕望的人重拾夢想與勇氣,非常值得!

未來,舞團要把陣地移到南澳武塔國小,期許表演藝術持續為不敢夢想的孩子圓夢,幫助他們長大,而新書販售的收入就是下一個里程碑的路資。
  相關新聞
陪伴青年就業 用桌遊打開心房  
文化繪本 建立新住民子女自信  
自製生態繪本 傳達保育觀念  
5代茶農種好茶 守護品茗者健康  
舞蹈跳進部落 激發孩子夢想  
洞穿孩童障礙 早療解決問題  
無畏病痛 願服務至生命盡頭  
兒慈協會 全台守護聽損兒  
長者沖咖啡 分享人生經驗  
玩數學 享受成長喜悅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