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星聞
  毀滅後始重生 《小丑》
  2019/10/31 | 作者:文╱Triple | 點閱次數:59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Triple

由影帝瓦昆菲尼克斯主演的《小丑》,上映不到一個月,全球票房已飆破7.37億美元,有望突破當年《黑暗騎士》創下10億美元全球總票房。而瓦昆的演出,也是讓此片引起高度討論的重點,全片宛如他的演技個人秀,更罕見以英雄電影系列角色拿下威尼斯金獅獎,儘管小丑此角屬反派,本身的背景厚度也超越一般超級英雄,但其展現的實力與話題,在在延續此片熱度。

談起小丑,我們總是難忘希斯萊傑,電影上映後,外界不乏拿主演的兩人作比較。但《黑暗騎士》畢竟是以蝙蝠俠與反派對決為主軸,小丑背後的刻畫,自然無法如單人電影來得深刻,儘管如此,希斯萊傑仍在有限的篇幅裡,塑造出小丑鮮活的反社會人格,並讓此角成為某種影史經典,儘管最終他因入戲過深而輕生,奧斯卡依舊給了他最佳男配角獎肯定。

相較希斯萊傑必須在有限篇幅裡展現小丑的性格,瓦昆菲尼克斯在《小丑》裡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若說希斯萊傑演出了小丑的「果」,那麼瓦昆就是以「因」細說從頭。個人認為,兩者的演出,其實應從比較轉為互映。一個是毀滅後的外放,一個則是面對毀滅前的壓抑。

瓦昆菲尼克斯向來有著多變形象,你可能忘記他曾是《神鬼戰士》裡那個大義滅親的皇帝,在羅素克洛面前將大拇指瞬地往下比,那一幕君心難測的畫面令人難忘。但同時,他又是《雲端情人》中溫和深情卻優柔寡斷的男主角,格外凹陷的眼窩,笑起來有著深深的憂鬱,就像戀愛時就已看見終點那樣,純然的喜悅不存在。

這樣喜憂交織的氣質,來到《小丑》中被發揮地淋漓盡致。他總是笑著,卻沒有喜悅。開場中,小丑於街頭舉牌討生活,隨節奏奮力踏步著,儘管那雙鞋子並不合腳,卻顯示出他努力融入社會討生活,賺取微薄薪資只為養活自己與母親的現實。但那滲入骨子裡的憂鬱與苦悶,讓他即便再想努力融入,也有格格不入之感。

從老闆到同事,從鄰居到公車鄰座乘客,皆是冷嘲熱諷多於善意關懷。艱苦的生活,被忽視的憤怒與無力,終勾拉出體內的反社會人格,並在得知童年真相那一刻,徹底發作崩毀。

「反社會人格」是怎麼形成的?《小丑》中極力想直視此問題。「有心理疾病最糟糕的是,所有人都期待你假裝自己沒病。」此句勾勒出小丑面對自身精神魔化中的心情,明知抑鬱憤怒,卻得在世俗社會裡佯裝融入。唯一可傾訴的心理社工,卻不曾真誠傾聽他的心情,僅僅開藥,便期待他能好轉。

更別論小丑因創傷後症狀,只要遭遇壓力就會不自覺大笑,當中既無愉悅也無輕蔑,但這樣大笑不止的症狀,卻常換來旁人的驚慌與排擠,種種過程讓人不禁想問,面對精神病患,不友善的你我某種層面是否也屬於加害者?

「是只有我,還是這個世界愈來愈瘋狂了?」小丑自問的同時,也是我們想拋出的大哉問。世界的瘋狂,來自於大家都追求著所謂的正常?當遇見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我們很少先選擇了解,而是直接將之排除在外。若說世界瘋狂,那也是因為人心更瘋狂罷了。

然而看著《小丑》,我們也好奇,為何這樣的反社會人格,常能在某些時候號令千軍?只因誰沒有萬念俱灰的時刻,勾起時,你會覺得全世界只有這人懂自己,跟隨者們真心相信,這一切不是毀滅世界,而是拯救世界。

小丑,其實是整個犯罪世界背後的癥結縮影,他代表許多底層無法翻身的人們,他成為某個長期被社會排擠壓制的形象。對這些小丑們來說,在傷透了心的最後,不再擁有希望的最後,只有毀滅,一切才會重生。那麼,如何避免他們這樣玉石俱焚的念頭衝向社會?我想,多點關注和善意,試著去理解每個不一樣,那樣的善意累積下來,將有機會成為多數社會問題的解藥。畢竟所有的問題,只有透過了解,才可能找到解方。
  相關新聞
最難的愛 是原諒《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毀滅後始重生 《小丑》  
新海誠《天氣之子》持續打磨自我風格  
從阿莫多瓦新片見老導演們的情懷  
《寄生上流》骨子裡的階級可以反轉嗎?  
孤獨音樂路 總能走出愛  
留下歷史的溫度《他們不再老去》  
為何生下我 《我想有個家》  
《十年磨一劍》艾莉塔背後精采故事  
大象席地而坐 絕望裡的希望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