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家庭電影院
  【電影經典】 傲然孤絕 血染征袍
  2019/11/9 | 作者:文/陳煒智 | 點閱次數:31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陳煒智

第56屆金馬獎有兩位終身成就獎得主,一位是資深導演王童,另一位就是以《獨臂刀》名揚天下的王羽。其中,王羽於公於私,都在扮演好漢。其人如戲,威猛,浪漫,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氣多年來使他的大名幾次出現在社會新聞版面,但也永遠在華語影壇留下他血染征袍的英雄印記。

第五十六屆金馬獎有兩位終身成就獎得主,一位是資深導演王童,另一位就是以《獨臂刀》名揚天下的Jimmy王羽。

王羽在一九六五、一九六六年初登銀幕,他身形瘦削,下巴尖,眼、嘴都小,手掌厚實而大,在邵氏公司全盛時期的諸多文武小生裡,論俊美,他沾不上邊,但或許是與生俱來的那份正邪交纏、獨樹一格的氣質,使他特別醒目,自張徹導演的黑白實驗作《虎俠殲仇》開始,他演的一直都是主角,也逐漸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任俠浪漫、爆烈威猛的悲劇英雄戲路。

一鳴驚人獨臂刀

要談王羽不能不談《獨臂刀》。但在《獨臂刀》之前,除了《江湖奇俠》、《鴛鴦劍俠》的「火燒紅蓮寺」傳奇故事,邵氏居然安排他演出岳楓導演的時裝文藝片《蘭姨》,方盈領銜,王羽與喬莊、張冲兩位前輩分庭抗禮。《蘭姨》的知名度不算太大,二○○四年重新整理、發行影音光碟時則讓影迷眼睛為之一亮。

首先,岳楓處理這段未婚少女懷孕、情場漂泊、找尋幸福歸宿的故事,既保有他最擅長調理的小兒女親暱情致,又能掌握時代脈動;王羽飾演活潑好動的熱血青年,角色雖然簡單,王羽卻賦予全片無與倫比的青春躁動質感,看他帶著方盈跳阿哥哥,還有拍照時的各種小動作,因為大雨走避鐘點房,熄了燈,窗外霓虹閃爍,青年男女的欲望燒成一整片。在這裡,我們看到王羽能動能靜的表演,穩穩的大將之風已經躍然眼前。

《獨臂刀》把王羽捧上不朽的地位,張徹幾乎在用整部電影、整個故事,烘托王羽一個人的特殊氣質,那份天涯孤絕、浪漫卻又傲然的悲劇形象,即便有任何苦盡甘來的結局可能,他在受苦受難時累積起的悲憤能量,爆發而出的驚天生死鬥,正是使這類「新派武俠片」襲捲影壇的最大魅力!

中國功夫龍虎鬥

比起《獨臂刀》、《大刺客》片中的聶政一角,某種程度上更是張徹最具代表「白袍小將」、「盤腸大戰」的悲憤銀幕形象之藝術原型。

說「原型」或許有失偏頗,畢竟張徹自己也承認,這樣的形象乃是借自古典小說、傳統戲曲。王羽扮演聶政,再把歷史故事鑲嵌進「新派武俠」的既定框架中,人物既有了血肉,又符合當代觀眾對電影類型的期待,殺得過癮,看得過癮,王羽的孤絕、悲憤,也更顯得直接、純粹,原本正邪交纏的獨特氣質,邪的那面被詮釋、整合成為劇中人物拓落江湖,難以見容於時代浪潮的角色個性,「不合時宜」以及「特立獨行」的色彩愈顯濃厚,一意孤行或甚至最終被逼向懸崖盡頭的戲劇張力,由是更加彰顯出來。

《大刺客》的激昂廝殺場面,揉和著正義公理,天地英豪的氣勢,穿越大銀幕,撒開一張大網,收住萬千觀眾的心。《金燕子》片中的王羽,也讓人過目難忘。那襲翩然白袍,不顧一切的暴烈、衝動,當然還有題字一場,已經是華語影史的永恆鏡頭。

這次金馬影展選映的《龍虎鬥》,片中不見王羽長留人心的孤絕劍客形象,暴烈依然,浪漫衝動依然,《龍虎鬥》是華語電影極早融匯空手道和中國功夫,將之與電影敘事、攝影剪輯技術整合在一起,打造而成的功夫武打片。攝製當時,王羽和邵氏賓主之間齟齬已生,《龍虎鬥》自編自導自演的機會是特例中的特例,邵氏其他生角聞訊群起效尤,引起不小風波。當此同時邵氏內部有鄒文懷和新進的方逸華之間的糾紛,甚至還發生搭建《龍虎鬥》主要布景的六號攝影棚以及存放古裝片刀劍道具的五號攝影棚夜半起火,設施全毀的種種事件。

自港來台

《龍虎鬥》的確震動影壇,王羽脫離邵氏也已成為定局。他轉投鄒文懷新成立的嘉禾公司,未幾,再輾轉來台,在台灣接戲,也在台灣自導自演。一九七一年他和潘壘導演合作的《劍》,應該是這個階段難能可貴的傑作。

王羽於公於私,都在扮演好漢。其人如戲,威猛,浪漫,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氣多年來使他的大名幾次出現在社會新聞版面,但也永遠在華語影壇留下他血染征袍的英雄印記。
  相關新聞
【影中人生】 多讀書,必有用到之處 《武士搬家好吃驚》  
院線片 《寂寞診療室》 人生就是一部小說  
優質電視 選 《幸福食光》  
【影中人生】 正念的力量 《三十秒過後》  
【微電影】 粉絲 返鄉 是靠近而非改變  
【院線片】 《小小夜曲》相遇便是小小奇蹟  
【優質電視選】 《創藝多腦河》人間衛視.藝文訪談節目  
【影中人生之1】 致偉大的救難人員  
紀錄片《改革好萊塢》 她們正在喚醒女性意識  
【影中人生之2】 三秒即是永恆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