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兩岸.不可不知
  【子承父業】 接力養護墨脫公路
  2020/1/4 | 作者:文/記者呂諾、周錦帥、陳尚才 | 點閱次數:15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記者呂諾、周錦帥、陳尚才

當張智勇隨著人群慶祝墨脫公路通車時,在幾十公裡外的波密縣城,有一個人悄悄來到了烈士陵園。

他叫張建,新組建的扎木機械化養護隊首任隊長。

在父親張安國的墓前,張建淚溼雙眼:「爸,墨脫的路今天通了。三十六年了,您可以安息了。」

父親過世家遭祝融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八日,築路工人張安國開著推土機、拉著雪橇,為墨脫公路運送築路物資。行至嘎隆拉盤山路第八道彎時,一場雪崩奪去了他的生命。

在這短短一百一十七公里路上,究竟有多少像張安國這樣的築路人犧牲?由於時間久遠、紀錄不詳,已經不得而知。

根據《西藏公路交通史》記載,早在一九六一年,有關方面就曾對墨脫公路進行前期勘測,但無功而返。隨後的一九六五年,築路大軍試圖沿帕隆藏布江、雅魯藏布江修築通往墨脫的公路,最後因「修了八公里、花了八十萬元(人民幣)、死了八個人」而停工。

父親過世那一年,張建只有十一歲。轉年正月裡,一場突發火災將張建全家居住的小屋燒個乾淨。母親帶著三個未成年孩子寄居在工程隊木板房內,靠著每月人民幣四十多元的生活補貼艱難度日。

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一九八三年,十七歲的張建無奈輟學,開始工作養家。多年後,張建終於有機會重返校園,相繼接受中專和大專教育,成長為一名路橋工程師。

那些年,每次路過父親犧牲的那道彎前,張建都會為喜歡抽菸的父親點枝菸插在雪地上,默默告訴父親:「墨脫的路總有一天會通的。」

二○一三年,林芝市組建扎木機械化養護隊,負責養護即將全線通車的墨脫公路。四十七歲的張建獲悉後,放棄更好的工作環境,主動要求回到父親獻身的地方。

據墨脫公路勘察設計方、中交集團第二公路勘察設計研究院副總經理何先志表示,墨脫公路上密集分布有各類地質病害四百二十五處,平均每公里三點六處,這一百一十七公里是名副其實的「公路地質病害博物館」。

二○一四年七月,四十三處塌方;二○一五年八月,九處泥石流;二○一六年四月,七處較大泥石流;二○一七年三月,十多起雪崩……張建帶領三個工區九十餘名養護工人戰天鬥地,把墨脫公路的年通行時間穩定在十個月以上。

「鳥兒也飛不過雪崩。」這些年,張建和他的護路隊員們完成多少次搶險保通任務,多少次和死神擦肩而過,連他自己也數不清楚。

張建現已離開維護墨脫公路的一線崗位,但一有機會就要走一走墨脫公路。在途經那第八道彎時,他仍舊下車,點上一枝菸,插在雪地上。
  相關新聞
大陸社會觀察 川藏線 仙境掉落凡間的絕美之路  
洛舍小鎮鋼琴史  
微文創大翻轉商旅文創 打造襄陽城  
【大陸社會觀察】 綠色長三角 夢裡水鄉回來了  
二里頭文化遺址 尋找夏墟60年  
【大陸社會觀察】 一條路築出一個傳奇 墨脫縣  
【子承父業】 接力養護墨脫公路  
古鎮的故事 南豐古城 蜜橘之鄉  
大陸社會觀察 從北京世園會看綠色發展  
只有一個地球 貢獻綠色方案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