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星雲大師全集132】隨堂開示錄 69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22一以貫之的人生 7-1 揚州廣播電視總台專訪
  2020/1/14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143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22

一以貫之的人生 7-1 

揚州廣播電視總台專訪
時間:2014年11月4日
地點:佛光山電視中心攝影棚

主持人(劉晨薇女士):大師這一生歷經坎坷,昨天我們參觀了宗史館之後,心裡面非常的感動。對您最重要的人應當是外婆和母親,他們是您非常敬重的人,您現在之所以能夠做這麼多事情,和自己的外婆和母親關係大嗎?

大師:父母、長輩對我們的影響當然很大,不過重要的是個人從小的性格,這會影響到人的一生。從小我家裡貧窮,三餐不繼,不過這個對我沒什麼影響,我的性格裡沒有貧窮。從小我就有中國人的尊嚴,例如中日戰爭時,我才十歲,就想當游擊隊員,跟日本人打仗,保衛國家。


主持人:十歲的時候就有這麼一個念頭?


大師:當然,不過年紀太小了,沒有人要我。後來知道自己沒有讀過書,沒有前途,加上所謂「外無期功彊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僮。」無路可走,連當個兵都不曉得到哪裡去報名,沒有人介紹,沒有人要。
外婆、母親影響我信佛教、做和尚,做和尚是一條路,也是另一個因緣。後來到了南京棲霞山,我就做了和尚。天下父母心,最初母親說:「做和尚,兒子就沒有啦!」會有一點捨不得。不過他知道,如果我做和尚,在寺院裡面就有機會可以讀書、可以向上;如果不做和尚,沒事做,恐怕會做小流氓。母親跟我師父談話以後,認為我的恩師志開上人,是一位慈悲、講道理的人,就答應了我的出家。他說:「我把這個兒子送來給佛教。」有一次他到台灣來,對著廣大的信眾說:「我到台灣來,沒有什麼東西送你們,就把兒子送給你們了。」好幾萬人跟在後面鼓掌,他也很得意。


主持人:老奶奶有這麼一個大胸懷和境界。


大師:是的! 


主持人:看了佛陀紀念館和佛光山之後,我想到四個字,就是大師「有容乃大」的胸懷。您的胸懷,和您的家人、您的母親,是不是一脈相承的呢?


大師:中國歷史上有很多偉大胸懷的聖賢能人,因此要做一個像聖人的人,必須胸懷要大。心量有多大,視野就有多大。這個世界不是一個人的,這個世界是我們所有人類共有的,大家互相包容、互相友愛、互相尊重。我與你做朋友,我就多了一個朋友;我能包容大家,大家都是我的;我包容世界,世界都是我的。所以,我做出家人有一個道理:金銀財富我不一定要擁有,但我可以享有。何況擁有,能有多少?占有,能占有多少?我不占有,也不擁有,但可以享有。你們的,統統都好像是我的,你建公園,我可以散步;你做道路,我可以行走;你起房子,雖不是我的,但下雨了,我可以到你的走廊下面躲雨。總之,你有,對我還是好事,我不會嫉妒你有,我享有比擁有重要。


主持人:「享有比擁有重要」,這句話對我們太重要了!在《合掌人生》中提到,您小的時候家境貧寒,可是外婆只要有一點點錢,都會讓您讀書,每天有幾個銅板,四個銅板就可以去讀一天的書了。


大師:這一段時間沒有多長。因為那時戰爭,我的父親有一些事情,我的母親要隨他去辦事,我們小孩子怎麼辦呢?就交給外婆代養。我的外婆喜歡念佛,是一個慈祥的老人,他帶給我們的身教,就是慈悲、安詳、包容、愛心,足以做我們的模範、示範。尤其而且對我們很體貼。比方我們家裡種田、賣菜,還沒天亮他就起來燒香、念佛,然後到田裡割菜,再挑到市場上賣。菜賣完了回來,我們還沒有起來,他才叫我們:「起床啦!」還買了燒餅油條回來給我們吃。所以,人家說「滴水之恩,湧泉以報」,對外婆那時的疼愛,至今記憶猶新,就一直想回報他。


主持人:在《合掌人生》裡,有這麼一段記載:在上個世紀的時候,您曾經寄過一筆錢給你的兄弟,希望他能夠建一個塔來供奉外婆。在大師的心中,外婆的地位是怎樣的呢?


大師:我離開大陸以後,幾十年不知道情況怎麼樣,後來聽說外婆過世了。那一次好像在美國,和兄弟們見到面,我說:「這裡一點美金,拿回去替外婆造一個寶塔,下次我有機會回去,再去向外婆敬禮。」他說:「夠了夠了,這個錢夠了。」但是等到我後來回去,卻發現他沒有替我外婆建寶塔,只建了一個小房子,而且還把他過世的太太,也就是我的弟媳婦牌位供在中間,外婆擺到旁邊。因為他的信仰和我的認知不一樣,我確實有生氣,「豈有此理,這對外婆實在大不敬。」他嚇得不敢開口,知道自己做錯了。他以為我不會回到大陸,看不到,但是世間上很多事情都會變的,我現在不是常常都回大陸嗎?


主持人:相信外婆在天之靈一定可以感受得到。剛才大師說的,也令我動容。一九八九年,大師第一次回到了闊別的故土,回到了家鄉。離別了四十年,您還記得第一次回家的情況嗎? 


大師:一九八九年三月,我帶了五百人回到祖國。兩岸隔離四十年,終於可以回家,許多信徒、朋友都很願意一同前往。但是後來才知道,大陸說人數太多。那時候,以大陸的條件,接待並不是很方便,於是就分了五個團,一個主要的團跟著我,其他的四個團分散了,有人帶他們在大陸各地參觀。我的這一個團,回到了揚州仙女廟。家鄉的人也不認識我了,看到我都說:「台灣來的和尚。」(待續)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7般若心經的生活觀】了解般若與心 上卷7  
【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 95 我一生弘法的心路歷程 3-3  
【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 94  
隨堂開示錄-講座論壇 9 我一生弘法的心路歷程3-1  
【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 92隨堂開示錄─講座論壇 8宗教如何面對全球化 2-2多倫多宗教對談  
【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 91隨堂開示錄─講座論壇 8宗教如何面對全球化 2-1多倫多宗教對談  
【星雲大師全集7般若心經的生活觀】 了解般若與心 上卷 (1)  
【星雲大師全集7般若心經的生活觀】人間大自在  
【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 90 與美國洛杉磯華文作家協會會員座談  
【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 89隨堂開示錄─講座論壇 7佛教與文學 3-2與美國洛杉磯華文作家協會會員座談 -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