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金影后 楊貴媚 處世貫徹善與愛 傳承戲骨風範
2016/7/29 | 作者:阮愛惠
  文/記者阮愛惠

楊貴媚是台灣演藝界裡一個端麗多姿的身影。二十歲不到,她即以「歌星」身分考進台視。之後參演台語連續劇,嶄露演戲方面的天分。很快又被網羅到電影界,之後許多年,她在電影界大放異采,作品躋身國際影展之列。她曾拿下亞太及新加坡影展最佳女配角、女主角;也是台灣金馬、金鐘的「雙金」影后。

近年來雖以電視為主要表演舞台,但楊貴媚對劇本挑選及角色詮釋的用心,仍比照「影后」的規格。她在今年上半年的戲劇代表作─《遺憾拼圖》裡,飾演一位思想前衛的中年女性「于秋蘭」,為了不想讓自己及至親好友因來不及表達情感而造成遺憾,她決定舉辦自己的「生前告別式」。而在籌辦這場典禮的過程中,「秋蘭」卻不經意回首凝望生命中曾經失落的夢想,同時也開始檢視她與身邊至愛者的溝通方式。

想像角色 與時俱進

戲裡的「秋蘭」透過撿拾過往的「遺憾」,試圖找出修補生命的「拼圖」;但相對於「秋蘭」,現實生活裡的楊貴媚,卻不覺自己生命裡有什麼「遺憾」。

她說:「一直以來,我都很滿足於擁有的一切,覺得自己活得很好。我這一生,因為我的工作,歷練過很多種不同的人生;而現在的我,來到人生的秋收期,溫暖、歡喜,整個暖色系。」

以現下的心境,楊貴媚當初在《遺憾拼圖》的讀本階段,就對「秋蘭」這個角色,投射了不少的想像和期待。她指出:「這個可愛的現代媽媽,是我近幾年來最想嘗試的表演方式。一直以來,在台灣的戲劇作品裡,呈現的不是脾氣極壞、就是極悲苦的媽媽,但現在的媽媽不是那個樣子的啦!現代媽媽從電視及網路獲得很多資訊,不會用哭或鬧的方式和先生孩子互動。我和導演溝通之後達成共識,讓這個媽媽變得很可愛、言之有物,有情緒時也會適當抒發出來。」

「秋蘭」綜合了多個楊貴媚在台灣戲劇中看過,以及真實生活中觀察過的媽媽角色模型,戲播出之後,很多觀眾看了都來跟她說:「我媽媽就是那個樣子!」讓她感到很開心!

未來冀望 平凡人生

不管是電視或電影、無論什麼角色,楊貴媚總是演得那麼投入、那麼盡心,接下來,有沒有設定什麼新的演藝方向?或者期待再得個什麼獎?她卻說:「完全沒有計畫。我一生對工作都很努力,把所有時間都放在上面。過去在演藝事業的黃金期裡,我已經作過很多的努力了,回頭去看,我沒有愧對他人和自己,只是這樣,也只能這樣了。數十年來,我全心全力在事業上,和家人的互動很少,對自己的身體也疏忽了。未來的日子,我不想給自己太多壓力,我希望能放輕鬆,對自己好一點,對家人好一點。」

這些年來,楊貴媚在工作之餘,最想要的生活方式,就是「平凡的人生」。她慨然地說:「演藝人員的生活和工作,往往活在眾人的注目下,很難過得平凡。可是卸下工作後回歸到自己,我只想過平凡人的生活。我所謂的平凡,就是隨遇而安。想做的事就去做,不想做的就不做,不給自己壓力。接下來會碰到什麼戲、會遇到什麼人,我都不去設想。碰到了,能契合,大家就合作;不是我的,我也不強求,就像佛家講的,一切隨緣。」

淡泊名利 無私回饋

近年來,楊貴媚因經歷不少演藝界長輩及同輩相繼離世的憂傷,對人生有更深的體會。「那些曾在圈內發光發熱、畢生奉獻台灣演藝事業的人,到最後,走了就走了啊!就算拍到一半的戲少了這個人,仍然可以繼續拍下去,不因為少了誰就做不下去。在這樣的心情下,我對名啊利啊,漸漸看得很淡。」她說。

因為不看重名利,楊貴媚亦願意不計酬勞及辛苦,接拍公共電視學生導演的小成本作品。她說:「我是人家教出來的,多少都要教別人一點。電視台有心給年輕人機會,我也幫忙些。學生真是有各種狀況啊!但我仍對待他們如業界導演,過程中一切尊重,讓他們親自處理各種問題後,最後再給意見。願意聽的人就聽,能吸收多少就見仁見智了。」

隨著年紀增長、朋友漸少,楊貴媚雖認同「減法人生」的說法,但她卻有多一層的意會:「外在是用減法過日子,但我覺得一個人年紀愈大,內心的美和善應該要愈來愈增加。我想回饋前人給我們的愛和關懷,同時也傳遞給下一代,這是我對台灣演藝界的一份心意。」

愛媽媽晚餐 樂當演藝圈獨行俠

楊貴媚是演藝圈內知名的孝女,五年前她的母親中風時,她曾停工半年全力照顧。後來雖有外勞接手,但她仍時時用心,很多細微的照料工作仍親力親為。媒體常報導她的孝行,她很低調地表示:「演藝圈內很多人都很孝順,我並沒有特別孝順,只是曾經為了解釋,我在圈內為什麼有『獨行俠』的稱號,才讓大家對我有此印象。」

原來,早年楊貴媚還在事業顛峰期時,常常在下了戲後不跟大家一起吃飯出遊,於是被揣測偷偷在談戀愛,她不得已站出來解釋:「我是回家吃媽媽煮的晚飯啦!」

楊媽媽摯愛子女,子女們都長大外出工作後,仍天天煮晚飯等孩子們回家吃。楊貴媚下了戲,總習慣性打電話回家問看看家裡有沒有事,每當她聽到媽媽在電話那頭抱怨「飯菜都煮好了,你們卻沒一個回來吃」時,她就會向工作夥伴們說:「我不和你們一起吃飯了,我要回家吃!」

也許因為把時間和關注力都放在工作及原生家庭,楊貴媚至今還未找到婚姻的伴侶,建立自己的家庭。不過,她孝養兩老、友愛弟妹,和家族的關係十分親密,一樣享有濃濃的天倫樂趣。

楊媽媽共生育了五個子女,以前她常常感念地對孩子們說:「我這一生最大的安慰,就是生下你們,且沒有對不起你們,把你們生得手腳健全、頭腦清楚。我已把健全的身心交給你們了,未來你們自己要照顧好自己!」

這番話作為長女的楊貴媚聽得最入心,處身複雜的演藝圈數十年,她潔身自愛、與人為善,做人和做事都沒有負評。雖然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楊貴媚內心仍有所依持,「我心中最高的標準,就是『善』和『愛』。拍戲時遇到的各宗教情境,以及家中所拜的觀世音菩薩、關公等神祇,我認為祂們在闡釋的也都是善和愛。這是我這一生為人處事奉行的標準。」她說。

感念前輩教導 勤耕台劇留後人

作為影后,楊貴媚常被邀請去教「表演」,也常有被後學請益的時候。「我沒有很具體的在學校教學,因為我的表演不是科班出身,而是來自很多前輩的指導及在實際的工作中不斷磨練。我沒有公式或理論,不能誤導別人。」她謙虛地說。

關於如何學「表演」,楊貴媚認為:「說穿了,學表演不過是就是學會『用心生活、用心體會』罷了。拍戲時,所有的角色都是編出來的,但如果用心生活過,對人有所體會,總有一個人的影子可以嵌進角色來,就能加以揣摩。」

楊貴媚進這一行的時候還很年輕,「那時有很多前輩,例如梅芳、金塗、康丁、林福地導演等前輩,他們正當盛年,都很熱切地教導我很多演員的道德、圈內的規矩甚至是表演的技巧。我們這一代,在他們的教導下,可說根基扎很深、可以站得很穩,從他們那一代傳承到我們這一代,台灣的演藝界開始進入蓬勃興盛的時代。我從電視跨進電影,再跟著電影走向國際,再從國際走回台灣時,我發現台灣真的太棒了!能跟著台灣的電影走上國際,我是非常驕傲的!」她無限緬懷地說。

但曾幾何時,台灣已經被國外取代,甚至被對岸取代了。楊貴媚無奈地說:「我們的電影產量不比從前,甚至人才外流,台灣還剩下什麼?」每當有年輕導演要到大陸工作,來向她辭行時,她總是語重心長地對他們說:「去賺人民幣很好,但賺到錢後要記得回來,台灣很需要你們。」

楊貴媚坦言自己對台灣演藝界的情感太深。「我們今天在演藝圈的這塊園地,是先進們努力打拚開創,留給我們的;我們接手後,還是要傳給下一代。我們怎麼給、他們怎麼收;如果我們給得不好、他們收得不多,在傳承上斷裂了,那種『我們這一代的人不行嗎』的心情,非常難受啊!所以我很著急。但很多時候,我都只能說心有餘力不足!」

年輕一輩的演員,有人能體會她的這般心情,但也有很多人無法理解、不願接受,楊貴媚也只能隨機表達,畢竟,時代的滋味,各人有各人的品嘗和意會,她所能作的,就是繼續屹立在她的崗位,不倦亦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