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中美貿易大戰一年後的真相
2019/7/22 | 作者:
  中美貿易大戰已經進行了一年,除了為國際貿易帶來負面效應,包括貿易量萎縮。麥肯錫顧問公司近日報告指出,中國大陸的經濟已從出口導向轉變為倚賴內部消費者提振經濟;國際貨幣基金(IMF)發布的報告指出,中國大陸已不再依賴出口拉動經濟成長,轉向內需驅動型態。

這樣的觀察和結論,值得看壞大陸經濟而積極鼓勵台商離開大陸的民進黨政府注意。

麥肯錫的研究發現,經過中美貿易戰後,全球在經濟上愈來愈仰賴中國大陸,但大陸的發展卻與此相反,對國際的依賴愈來愈小,提振經濟的動力反而來自內部的消費力。從二○一五年一月至二○一八年十二月的這十六季期間,大陸的國內消費對經濟成長的貢獻比例超過六成的共有十一季之多。

據IMF日前發布的《二○一九外部風險報告》,大陸貿易順差占GDP的比率從二○○七年的約百分之十大幅降至二○一八年的百分之零點四,內需驅動的力量十分明顯。

許多經濟研究機構原認為,中美貿易大戰早已從關稅戰升高為科技戰甚至國安戰,此對大陸的衝擊將高過美國。主要因為一是大陸比美國更倚賴出口;二是大陸的科技發展進程不及美國,各種禁制令,勢必會對大陸造成不利。

從上述的調查研究看來,實情卻並非如此。 主要的理由是:

第一,由美國帶動的外部圍堵讓中國大陸產生高危機意識,因此決定全力改善本身的經濟體質,透過龐大人口所支撐的巨大市場,一方面提供經濟發展的規模,另一方面刺激創新的能量,希望做到技術自主、市場自足。

第二,美國等西方國家可能高估了大陸經濟對出口與外貿的倚賴。 以一支蘋果牌的手機為例。一支iPhone在大陸組裝完成後運回美國,如果報關的單價是五百美元,在大陸所形成的附加價值只有十五美元。因此在計算大陸因為這支iPhone手機對美國貿易輸出的金額,就應該只能計十五美元,海關帳面數值計為五百美元,是嚴重灌水。

川普政府憑此數值計算大陸對美國的出口與出超,當然就高估了,因此一旦貿易緊縮,大陸實際會受到的影響,也沒有那麼大。

因為美國端的附加價值高,當貿易戰開打後,反而影響了美國企業的利潤。據調查,美國五百大企業今年第二季的淨利潤減少了百分之三。

第三,大陸在北美以外的市場,影響力逐漸超越美國,其中的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等亞洲國家,因為與大陸有供應鏈的關係,即使貿易戰開打,也不可能立即中斷與大陸的合作。

再則由於大陸是澳洲、智利、哥斯大黎加、迦納和南非等天然資源豐盛國重要的進口國,為了做生意,他們也必須與大陸保持密切的關係。

像埃及、巴基斯坦等新興市場,及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因為高度仰賴大陸的投資,所以也跟大陸密切往來。

中美貿易戰看似偶然,卻是國際政治的必然,因為世界的秩序正在改變,川普政府試圖以發動貿易戰的方式阻卻中國大陸崛起之路,但從經貿數字看來,效果其實有限。而在過程中,強力遊說台商返台投資的蔡政府,正在錯過大陸內需市場興起的龐大商機。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