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閱讀】 眾神.武俠.山海經 郭箏的奇幻文學《大話山海經》
2019/8/18 | 作者:文/廖淑儀
  文/廖淑儀

雷神索爾,手持鐵鎚、強悍的諸神保護者形象,我們很熟悉,因為漫威電影中常常出現;但是「邢天」,崑崙山丘上的無頭戰神「以乳為目,以臍為口」,右手拿金斧,左手拿銀盾、打遍神界無敵手的戰姿,卻除了遊戲玩家,一般人甚少聽到。同樣的,在奇幻文學中,我們熟悉《哈利波特》、《魔戒》、《美國眾神》、《北歐眾神》,卻不熟悉《山海經》最古老的漢人神話傳說。我們熟悉尼爾.蓋曼,卻完全忽略台灣也有郭箏。他們都寫奇幻文學,他們都以古老神祇為本,創作出富有人性和趣味的現代版神話故事。

相對於尼爾.蓋曼的善於自我經營,郭箏竟像是退隱的武俠高手,隱居在人間,縱使在八○年代就以〈好個翹課天〉(一九八四)、〈彈子王〉的叛逆青少年小說一鳴驚人,他卻不眷戀地轉向武俠小說寫作《少林英雄傳》(一九八七),甚至為了糊口開始創作影視劇本,藏身在耀眼的導演與明星聲勢背後:電視劇《施公》、電影《國道封閉》、《赤壁》等,都是出自於他的手。

《大話山海經》最初也是國外導演邀請而寫的劇本,後由中資介入,邀請郭箏先寫成小說,因此今日我們才有全本《大話山海經》小說可看。

俠義精神穿插其中

一開始,看到郭箏以「屁話」開頭:「人神妖最不相同的地方是:人放的屁是臭的,神放的屁是香的,妖放的屁是……」,先入為主地以為自己一定難以適應以粗鄙挑逗人性的故事情節,因為跟想像中要述說神話故事,就要宏觀地描述天地如何生成,就像《北歐諸神》那樣宏偉開場的優雅「開始之前,一切空無──沒有大地、沒有天空、沒有星辰、沒有蒼穹;僅有一片霧茫茫的世界。沒有形狀,不具形體,火焰世界永遠在燃燒」。

結果完全不是,郭箏直接從人物說起,直接搬演崑崙山眾神「現代化」版,不但把崑崙山神祇居住地搬到了現代版巨大辦公室,室外還有各種休閒設施:滾保齡球,下界打雷,打乒乓球下界閃電,吃飯還供應不盡的buffet自助餐廳……眾神形象則依照原版《山海經》描繪,鳥頭、羊頭、豹頭;豬身、熊身、牛身;馬腿虎腿、貓尾神尾……各種動物身,原本已經極盡想像力之最的結合,而郭箏賦予更活潑的生命力,業務會議、吵架、亂鬥,彰顯人性之善與惡。藉由郭箏筆下嘻笑怒罵的對話,崑崙山眾神個個性格鮮明、直接從山海經的平面視野跳到了眼前,似乎一轉身就感覺眾神在你身邊,只要祂願意,瞬間就左右了你的意志想法。

《大話山海經》共七冊,以神、人、妖的互動為基調,俠義精神穿插其中。每一冊都有幾個人物為主角,輔之妖、神之間俠義的對抗和追尋,頗有西方神話故事「英雄冒險」的精神在裡面,但不同的是,英雄故事有其典型,儘管開始時可能是被放逐的人,但中間歷經冒險犯難、自我質問和懷疑,到最後卻一定會因此而轉變,成就英雄之旅,「蛻變」因此是西方故事傳統的基調之一。但《大話山海經》卻不是這樣,縱使因為機緣踏上屠龍之路,例如莫奈何、顧寒袖、文載道等,卻幾乎是因為機運而脫穎而出,沒有一定的規則。

配合《山海經》的遠古奇幻傳說,加上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所有故事的進行都變得有趣、積極,險象環生卻又節外生「運」。

對外在世界的投射

郭箏自己曾說,他的武俠小說是「釘在牆上的鉤子,用來掛歷史。」意思是以人物為主體,歷史不過是用來當做時空確立背景,一切都「被迫」用現代語言顯影。因此看完《大話山海經》,你不會去想像宋代歷史,倒想拿張地圖到宋代夜市逛逛。至於俠義描寫部分,少作《少林英雄傳》裡,其中打打殺殺、武打實幹的描寫,還略有顯著篇幅占據。到了《大話山海經》,武術則已化為無形,融於更多的奇幻法術和時空變化,上天溯地,無所不為。

這種打破歷史與武俠邊界的自由寫法,只能讓人稍稍從奇幻文學的角度去窺看,無法定義。《山海經》不再遙不可及,神話仍是現代人的集體夢境,但神話是精髓,其血肉外衣要怎麼變化與詮釋,全在人的自身處境上。我們看《大話山海經》,似乎就是在看自己對外在世界的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