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ly改造蚊子,研究控制疾病傳播… Google新事業 扮生物駭客
2019/10/19 | 作者:編譯/廖玉玲
  編譯/廖玉玲

在2015年底,Alphabet旗下的Google生命科學(Google Life Sciences)從神祕的研究單位Google X獨立出來,還取了個「古色古香」的名字Verily。這個字的意思是「真的、確定的」,最早可追溯到13世紀,但現在較少人用。當時,Verily執行長康拉德(Andy Conrad)說,這個名字凸顯出公司遠大的志向,因為「只有透過真理,我們才能戰勝自然」。他還說,Verily要從傳統的醫療技術轉型,「從被動轉向主動,從干預轉向預防」。

4年過去了,Verily繳出的成績單相當「奇特」:當「生物駭客」,也就是對蚊子進行生物改造從而達到遏制疾病傳播的目標,以及把感測器放進嬰兒尿布,開發可控制體內電脈衝的小型裝置等。

這家公司一開始主要是探索生物學領域,同時測試自身在大數據、人工智慧(AI)和感測器方面的能力,要如何用來改革醫療保健領域。此單位也是Alphabet昂貴的賭注之一,其他還有例如Waymo自駕車部門和AI新創DeepMind,也都是Alphabet不惜重金投入的領域。

健康照護領域顧問業者Health Advances的合夥人馬茲金指出,Verily希望能把Google在管理數據方面強大的能力和經驗,用來開創新的、數位、個人化方式,以對抗疾病。

如今,Verily正開始逐步把部分產品商業化,第一步就是和法國藥廠賽諾菲(Sanofi)合資,成立Onduo公司,主攻糖尿病,雙方同時也在討論擴大到其他慢性病領域的合作。

Verily要讓研究成果商業化的關鍵,主要還是繫於執行長康拉德在醫療產業中能找到多少合作夥伴。康拉德曾在享譽美國的獨立醫療實驗室LabCorp工作。他已向外部投資人募得18億美元,包括私募基金銀湖(Silver Lake)和新加坡淡馬錫,也已和大型藥廠、裝置製造商以及研究機構簽約,提供他們機器學習和使用者經驗,以交換各夥伴在醫藥和法規上更深入的知識。

賽諾菲醫療長兼數位長納瑟瓦尼說,賽諾菲之所以和Verily合作,一大原因是能接觸到他們的人才。

但沒人知道Verily的這些合作案,能帶進多少營收。曾有分析師形容,Verily的財務狀況就像是個「巨大的黑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