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5金剛經講話 金剛經講話】第二寶山有限般若無價分第二十四(1)
2019/12/7 | 作者:星雲大師
  文/星雲大師

般若空理旨在引領我們,覷破浮生諸相,

回頭上岸,一段現前風景,不屬他人!

世間憂喜不定,光陰石火,歲月如逝波。

於此無常、無我的世間,如果不識般若寶、法身佛才是常住安樂,三界業識茫茫,生死誰能替代?

譯文

「須菩提!如果有人將滿十億個須彌山王那麼多的七寶拿來布施,這個人所得的福德,當然是很多的。

「但是如果有人只是受持、讀誦,或為他人解說這部《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哪怕只有經中的四句偈,他所得的福德,相較於用山王七寶布施的福德,七寶布施的福德雖百分、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之多,譬如微塵恆沙,皆不及持經功德之一分。」

原典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①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註釋

①所謂「福智」,即福德與智慧的並稱。有相的布施縱使如山高、如海深,山崩海枯之時,福智亦是有盡,而受持經典的無相般若妙慧,所得的福智方是無量無邊,不可計數的。

講話

前分以發起修一切善,應心不住我等四相及善法相,前念後念,念念平等,那無有高下的真如性理,即是無上菩提。今再明無修而修,無得而得,實相平等,此經義甚深故,因此又舉「七寶聚」布施福德與持經功德相校量為例。雖然以多如山王寶聚布施,仍屬有漏善法,但受持四句偈,能出生無上菩提,此分正顯般若無價,令人開發無漏善根,行無住布施,得無漏佛果。

一、受持、讀誦,福德最勝。

二、四句功德,絕去百非。

本分舉「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為例。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包括有十億個小世界,每一個小世界,都有一個須彌山王。須彌山王較眾山高妙,高出水面八萬四千由旬,水面之下亦深達八萬四千由旬,其山高廣,他山無法相比。若有人以量如十億個須彌山王之廣的七寶去行布施,得福雖多,和受持本經,乃至只是受持經中的四句偈,二者相校量,仍是不及百分之一,不及百千萬億分之一,甚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一、受持、讀誦,福德最勝

前文中,舉用以校量持經功德之例,共有五處:

(一)第八分: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

(二)第十一分:以七寶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

(三)第十三分:以恆河沙等身命布施。

(四)第十五分:每日三分「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

(五)第十六分:於燃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

今第二十四分是第六次的校量,仍是為顯明受持經教者,福德最勝。因般若所詮之理,乃平等自性也,若能相應,則入妙覺圓明,理事融通的微妙法界。從外在的福德,反歸法性上的福德;從形色的七寶,默照身中希有不壞的七寶;從布施有為的福德,徹見修持自性無漏的福德。如六祖惠能大師說:

乘船永世求珠,不知身是七寶。

《法華經》也說:

「若人讀誦受持是經,為他人說,若自書,若教人書,復能起塔,及造僧坊、供養讚歎聲聞眾僧,亦以百千萬億讚歎之法讚歎菩薩功德,又為他人,種種因緣隨義解說此《法華經》,復能清淨持戒,與柔和者而共同止,忍辱無瞋,志念堅固,常貴坐禪得諸深定,精進勇猛攝諸善法,利根智慧善答問難。阿逸多!若我滅後,諸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是經典者,復有如是諸善功德,當知是人已趣道場,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坐道樹下。」

須彌山七寶聚是有為的物質,終究是因緣假合,擋不住地水火風的摧毀敗壞,不似吾人身中七寶,性上福德,任劫火燒、劫水沒、劫風飄,巍巍金相,萬德炯然。因此,佛陀是真實語者,要吾人聽信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此《金剛般若經》,乃至能信得四句偈,即攝無量善法,趣道場樹下,得佛授記。

《普賢行願品》:

「菩薩摩訶薩,以般若波羅蜜為母,方便善巧為父,檀那波羅蜜為乳母,尸羅波羅蜜為養母,忍辱波羅蜜為莊嚴具,精進波羅蜜為養育者,禪那波羅蜜為澣濯人。」

受持般若,即受持相信人人有個與諸佛齊同,無高無下的如來寶藏,入此平等法智,六波羅蜜自然具足。所以佛陀反復的校量,不論恆河沙數七寶、無量劫身命、親承供養無量諸佛等布施,都比不上般若佛母能出生三世一切諸佛功德殊勝。

關於智慧化身的文殊菩薩,有一種「五髻文殊」的造像,是頭上梳有五個髻子,左手持蓮花經書、右手執寶劍的形相。頭上的五髻,既表示童子的天真,又表示了五種智慧;左手持蓮花,花上安放《般若經》,意在體現般若的一塵不染;右手持寶劍,則是為了顯示大智能斷一切煩惱,好比金剛寶劍能斬群魔一般。至於文殊菩薩所騎的那頭獅子,象徵著智慧的勇猛,在《大般涅槃經》中,用獅子的身形比喻佛菩薩的種種功德:

如來正覺智慧牙爪,四如意足,六波羅蜜滿足之身,十力雄猛,大悲為尾,安住四禪清淨窟宅,為諸眾生作獅子吼,摧破魔軍。

般若本體一塵不染,湛明圓覺,雖不持戒,而毗尼嚴淨;雖不集福,而萬德莊嚴;雖不出家,而身心寂然;雖不求佛,但成佛有餘。因為其心不住形相,不被戒法、福德、淨行、證悟等善法所縛,自淨其意,心如虛空,哪裡有淨穢的揀擇、善法惡法的愛憎呢?

過去印度有一位國王想測驗心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於是派人到牢獄裡拘來一位死囚,並且對他說道:「現在你就要被判死刑了,不過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能夠把一碗油,頂在頭上,在城內的大街小巷繞行一周,而不灑落一滴油的話,我就赦免你的死罪。」

死囚在絕望之中,突然看到一線活命的曙光,歡喜不已,於是小心翼翼地頭頂著一碗油,履冰臨淵般地繞行街道。國王為了分散他的專注力,於是派人在街道各處布置了種種的奇觀雜玩,並且挑選國中的美女,在他經過的路旁奏著美妙的音樂,輕歌曼舞。但死囚一心想要活命,只擔心頭頂上的油,一步一步專心的往前走,所有的聲音、美麗景色,彷彿隱形般,一點也不能引起他的興趣。終於他平安地繞回宮中,而一滴油也沒有灑落。

國王驚奇地問他說:「你在繞街時,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看見什麼動靜?」

「沒有啊!」

「你難道沒有聽見悅耳的音樂,看見動人的美女嗎?」

「回稟大王!我確實什麼也沒有聽見,什麼也沒有看到。」

我們想要受持般若無上法,就必須學習故事中的死囚,心中只有一碗油鉢,面對世間的五欲引誘,不為所動,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吾人若護念那一念清淨心,就像一心護著頭頂上的油鉢,自然可以跨越生死的關頭,就像禪門中的一句:

打得念頭死,

許汝法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