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學堂
  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嚴長壽
  2015/12/6 | 作者:阮愛惠 | 點閱次數:299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記者阮愛惠

圖/記者楊祖宏、天下文化提供

近年來放下觀光旅遊事業,結合多位志同道合友人,一起走入偏鄉辦學的嚴長壽,二○○九年起,在台東成立公益教育平台,從國小開始翻轉教育。二○一一年時,嚴長壽接手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在偏鄉開辦的台東均一中小學後,除了延續星雲大師「以教育培養人才」的理想,創造偏鄉孩子更好的受教權外,他還將台東在地優勢的「藝術人文」與「自然生態」,連結為學習主軸,啟發孩子的潛能天賦。

二○一三年起,嚴長壽以均一為圓心,引進華德福教育理念,致力開發孩子的天賦,推廣「均一教育平台」數位學習。為了打開世界語言文化的藩籬,他在均一創造雙語學習環境,並透過品格培養,讓學生建立自信,近來他還推動「弱勢拔尖」,送優秀的原住民到外國進修,拓寬他們的國際視野。

嚴長壽說:「教育應該不一樣,雖然我還沒有資格講應該怎麼做,但我知道應該快速脫離,以考試扼殺孩子天賦的教育模式。台灣已經從代工型產業,走向創意型產業;未來的生存之道,必須有能力『原創』。原創沒辦法靠死板考試培養,不同的天賦要有不同的發展。」

嚴長壽曾在二○一一年,把他所見到因教育政策錯誤,而對青年造成的種種嚴重影響,寫成《教育應該不一樣》一書,向教育行政單位及社會大眾,發出嚴正的呼籲。

二○一四年,他再次出版《你就是改變的起點》,延續他對教育的進一步探討。今年的十一月,嚴長壽增補了八千多字專文,推出《教育應該不一樣》增修版,把最近沸沸湯湯的台灣課綱和敘利亞難民問題收錄進去,藉著這個增修版,嚴長壽以「烈火煎心」的急切和焦慮表示:「台灣的未來,已經走在歷史成敗的懸崖邊緣,教育是我們最後、最深的希望!」

起步偏鄉 放眼社會

這四年半來,透過公益教育平台,在偏鄉幾所學校裡,進行的一連串教育改革學習、實踐和探路,嚴長壽和夥伴們,雖也驗收不少偏鄉弱勢孩子教育翻轉的契機,但他不認為改變幾間學校就能有所成就。眼看著台灣大學的排名、經濟的競爭力持續下滑中,之前他在《教育應該不一樣》曾預見的高學歷通膨、技職教育黑洞及大學倒閉等問題,都很不幸地應證成真……。

嚴長壽本人出自「非典型」的教育途徑,沒有進大學,卻從社會的各個場域,獲得臨場的觀摩和紮實的訓練,學到種種為人處事的法則和技巧,二十八歲就當上美國運通總經理、三十二歲成為亞都麗緻飯店總裁,比很多系出名門的經理人更早晉身高階。回顧那段「旁門左道」的年少學習歷程,對照今之十二年國教的教育規畫,嚴長壽語重心長地說:「十二年國教,在現今台灣應扮演的角色,不是讓每一個人都進大學;十二年國教最應該教給孩子的只有兩件事,就是學習如何『做人』和『做事』!」

嚴長壽說:「胡適先生有言,要看一個國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情。第一,看人民如何對待孩子;其二,如何對待女性;其三,如何過休閒生活。我想,不管一個人未來從事什麼行業,如果他下了班,能有聽一場音樂會、讀一首詩及畫一幅畫的能力,不管他的收入多少,他就能和最富有的人,享有同樣的生活素質,也就是整個社會的文明表徵!」

養成品格 培植實力

所謂的「做人」,嚴長壽認為就是「品格教育」。他指出:「過去我談了很多,關於紀律和責任的部分,這次我想再補充的是『獨立判斷的思辨能力』。因為網路世界裡,有很多真假不分的資訊,面對浩瀚的資訊大海,如何不被社群網站綁架、如何過濾有用或無用的訊息,這是十二國教應該強化的目標。」

至於「做事」的能力,嚴長壽則說明:「簡單來講,指的就是『就業』的能力,它可以分成三種取向,學術、技術和藝術。三者各有目標,而且沒有誰高誰低的問題。但目前十二年國教最注重的只有『學術』,讓七成有可能在技術和藝術方面發展的孩子,花很多時間和心神,陪其他三成的孩子讀書。一個孩子的性向特質是什麼?家長和老師應聯手努力,激發孩子的自我探索,以及給予他們最大的調整空間。」

他喟歎地說:「偏鄉的孩子需要我的幫忙,但都會區的孩子只要父母肯轉念、老師肯改變,馬上就有翻轉的機會。雖然我還在探究、學習的過程,但仍希望把現階段的心得和大家分享。將來台灣還會陸續發生,教育政策和觀念失誤引發的問題,希望全民一起正視教育的重要性!」

心靈至上 獻身公益視作修行

嚴長壽出身佛教信仰深厚的家庭,他的父親在五十歲那年,曾經落髮出家,入寺院修行。「我父親出家時已半百,大家都稱他『老沙彌』。父親曾和星雲大師在寺院內睡上下舖,情感甚篤。大師那時還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呢!」嚴長壽笑說。

後來因為母親難捨,又把父親從寺院拉回俗家。「但直到父親八十歲往生之前,他都過著出家人的生活,每天一早穿著袈裟作早課,晚上九時一定就寢,嚴謹自持,不曾懈怠。」嚴長壽追憶地說。

當時還是少年的嚴長壽,記得有一位同樣剃了頭當法師的叔伯輩,常到家裡來掛單,和父親是莫逆之交。這位長輩由於戰時在軍中位階甚高,曾殺過無數人;他出家後,不立寺院道場,而是到各寺院掛單。「那時很多出家人都廣興寺廟,但他卻很反對。我父親和這位法師,給了我一個觀念,就是有形的物質,其實是最不重要的東西。我父親一生都力行這樣的態度,那位法師和他氣味相投,都認為物質不重要,惟有心靈最重要。至今回想起來,這兩位親長影響我一生。後來我大哥、侄兒,整個家族都在做公益之事。」他笑說。

雖然佛教在原生家庭的緣分很深,但嚴長壽個人對宗教的看法比較超然。他說:「我和幾位宗教大師都保持很好的關係,但我發現,有些人可以專注於儀式,但我自己卻喜歡和普羅大眾互動。真實來講,可說我的宗教悟力沒那麼高,雖然我非常認同佛教裡『無常』、『無我』、『無罣礙』的概念,但我不喜歡為看不見的未來而付出。宗教教義裡所說的『輪迴』及『上天堂』等,這些都是我無法掌握的;最起碼,我能用現在的能力對當下有貢獻的話,比我個人去修行更重要吧!這就是我一直無法成為某個宗教教徒的理由。」

共好同悲 盼眾長養寬廣包容

又是一年將盡,明年將踏入七十大關的嚴長壽,有什麼新年新願呢?他說:「我期許下一個世代的台灣人或全世界的人,都有一顆寬廣包容的心。『共好同悲』,可說是我的生命大願。我祈望在未來的一年,學生快樂地學習、老師有目標地改變。我希望能深耕自己並且影響別人,台灣未來必須追尋『自願性的簡樸單純』,追求非物質性的生活文明。我祈願富者能施予、貧者願上進;人人都能在挫折中學習、在學習中領悟。我更期許作為一個探路人,即使無法預知是否有來生,也要把握當下、即時行善,無願無悔地付出。」

雖然一向是個EQ甚高、不輕易讓部屬看到自己發脾氣及氣餧狀態的人,但嚴長壽坦承,自己仍難免有心靈困頓之時,此時他都如何應對?他笑笑說:「這時我就要說,不大會讀書的人,反而有優勢。因為我們面對挫折的機會太多,反而累積了各種磨練。困頓當然有,但很容易走出來。作為一個領導人,我很容易欣賞他人的優點,不太固執於自己什麼都要比別人好,而是善用每個人的優點去發揮,包容是最需要學習的。有壓力時我會自己承擔,但很容易就會過去。」

六十歲之後才開始投身教育改革工作,嚴長壽覺得自己天天都在跟時間賽跑,想做的事、必須做的事太多了。「所謂的黃金歲月,也是黃昏歲月;我已經累積了很多經驗,才有這種能力,可惜精力也有限。教育是非常漫長的路,一路上都不斷需要修正和學習。可喜的是,慢慢已可見到遠方的燈光。我深深企盼,全國上下不論黨派、立場都能通力合作,為台灣的未來找到新的生機!」他感懷地說。

  相關新聞
縱橫演藝界天后胡錦 餘音繞梁數十載 再唱《梁祝》經典  
品牌教父 施振榮 勇氣源源不絕 壯遊青春創人生  
傳藝金曲年度最佳演員 小咪渾身形容詞 演出峰回路轉人生  
自由作家羅智強  
台灣版畫之父 廖修平 刻畫寶島風情 傳承藝道薪火  
音樂家李哲藝 勤耕樂音福田 撥動聽者心弦  
雙金影后 楊貴媚 處世貫徹善與愛 傳承戲骨風範  
攝影家劉振祥 從觀景窗看世界 影像詮釋生命力  
公衛專家 葉金川  
風神寶寶創辦人 陳昭賢 青春無悔 傳承歌仔戲捨我其誰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