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縱橫古今
  【海嶠人物萬象】鄉夢猶未醒窺見黃光男(下)
  2017/9/13 | 作者:文/潘襎 | 點閱次數:52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蒼松翠柏〉。圖/宜蘭美術館
  • 〈思鄉曲〉2013彩墨作品,藝術家自藏。圖/宜蘭美術館
  • 〈寶島香樟〉2016彩墨畫三聯作,藝術家自藏。圖/宜蘭美術館
    
文/潘襎

〈寶島香樟〉是黃光男最近力作,三株巨木挺拔矗立,姿態各異,情態有別。這件巨幅作品上題了一段提跋:「寶島香樟早聞名,南洋杉裡映人情,神榕柏年庇鄉里,雞鳴五德是天聽。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者,乃歷史文明與智慧之彰顯,旨在集思廣益匯融人文以教大眾之聖言也,茲以連作神榕、香樟、高杉為題,描寫自然之性,鳥雀之情並雞冠花為景,祈求年年天眼照前,五德共鳴則處處吉祥矣。丙申八月黃光男於台北。」

他以三人行必有我師焉為畫題,此語取材於孔子,意味集思廣益;以自然之性而寓人倫之穆穆雍雍。人德豈能失之於天,必有天之德,人倫方得以精采;透過書畫之美,傳頌出古德對人的訓勉。在今日繪畫形式與內容早已分離的藝術表現當中,黃光男的繪畫依然洋溢著濃厚的傳統精神,筆墨轉為當代面目,筆下所要寓記的人文精神卻濃厚異常。

〈百吉圖冊〉的落款更加清晰標舉出古人訓勉的「五德」,「雞有五德,即為文、武、勇、仁、信,乃二千年以還中華文化傳承之精粹,蓋凡自然與社會結合之意象,借立境定景之徵,此雞之圖象。」他以雞的習性來訓勉人倫,凡此皆黃光男繪畫中,讀之親切卻又動人之處,不流於空洞的形式美感。

〈思鄉曲〉汨汨流淌著畫家心中揮之不去的鄉愁。「八月白茫迎風飄,閃閃煙波軟秋陽;謙謙君子必定靜,不是蘆葦亦思鄉。壬辰秋月,黃光男試筆。玉潔白芒花,溪岸倩影留;鄉夢猶未醒,歲月情悠悠。壬辰年,石坡黃光男再記。」如果我們讀過黃光男的文章,記得他童年反覆徘迴於湖畔,來回於田埂、小徑、碎石路的描寫,就馬上能意識到蒼茫蘆葦迎風擺盪,乍看之下,已然思鄉,卻又強抑鄉愁,故而說「謙謙君子必定靜」,勉力將童年湖畔情景提升到君子守靜,昔日種種只是動心忍性,淬鍊自己的的過程。最後還是流露出難以壓抑的思鄉之情,「鄉夢猶未醒」一句,給人無窮淒苦的無奈感受。

讀黃光男的畫,感受到跌宕的童年鄉愁,那是文明遮掩下的傳統的失落感,傷時感物,情絲綿綿。

三、一盞不滅的文化燈火

讀黃光男的畫,可以感受到台灣歷史與人文的淒苦美感;讀黃光男的文章,猶然在淚光中照見失樂園。他的畫面,他的文筆,總有一股濃得化不開的苦難的記憶,上面流淌著試圖沖刷苦難記憶卻又流不走的永恆的生命價值。即便歲月如何消逝,他經歷的苦難中仍流露出觀照大自然的童心。

「白鷺鷥三、五群飛翔在有水的溪湖間,看來僅存的魚鰻池,還是個乾淨的『天光雲影共徘徊』的地方,只不過身體放低,才能體現一些孩童時期處處可見的悠悠歲月。『以小見大』的視覺現場可以感應心靈的夢境。」(〈一期稻禾收割時〉)

那是從小處見到宇宙生機,同時也是觸景而浮現已然褪色的悠悠歲月裡的記憶烙印,只是若非心寬哪能裝得下無盡湧動的童年記憶。

「回看現實的叢山峻嶺,儘管每年有颱風侵襲,天崩地裂換動大地生靈,然『久病有良醫』的預防性警惕,『它』哪怕是狂風暴雨,屹立百年千載的紅豆杉、黑松、古柏,彌久而新。任憑日光旦旦,月影幽明,一叢叢披在萬壑千仞岩峭上的綠色衣裳,春鮮夏明秋深冬沉的變換,季季吸納天地真氣,包括雨水挹注、晨露滋潤,以及煙霧繞境在四季更替迷彩點妝。」(〈山水台灣〉)

〈寶島香樟〉或者是〈天地生機〉裡面,我們看到無盡生意,其背後隱含著黃光男進一步想超越生命的局限,「江山無盡,天際渺渺;文采風流,天地生機。」黃光男以苦澀的情思、暢達的文筆,記載了他與先祖母的濃厚情感。因為母親去世,勾起先祖母的身影,鮮活地出現在我們眼前。

「都久遠了,阿嬤要講的故事應該還很多,文化現實是隨著人的生命而存在,但生命不長且無常,文化現象是生命留存刻痕,阿嬤汲取常民生活的倫常與智慧,傳達一分在物質缺乏,我家窮困環境下的精神食糧,豐富鄉村的文化底蘊,阿嬤生前依稀提到我們住在蓬萊仙島!」(〈大貝湖的故事〉)

阿嬤有講不完的故事。阿嬤在操勞家務的之際,嘴中一字一字地流露出中華文化的傳統價值,她透過古考的文化記憶哺育著黃光男幼年的知識渴望。

「唯一的告白,包括父母親領進一間叫青雲宮的神農廟,頻頻舉香祈求神農能向玉皇大帝請求降幅,使農作豐收,家人健康。」(〈回不了家〉)農民們的依靠其實來自神祇的眷顧,靠天吃飯的不穩定性,只有靠神才能保住生存的一絲希望,全家的生存維繫於道德,神是人間道德的最終仲裁者。純樸的農民進入廟宇,所求無多,安身養家而已。

當我們看到黃光男作品中的大自然,很快地意識到,那不正是一個有德者才能享有的生機嗎?才能獲得的祝福嗎?才能有此福分嗎?黃光男的作品蘊含了渺小的生命個體在無盡廣漠世界中的存在態度,微小卻又虔誠、堅忍、篤實、奮發的存在想望。

【小結】黃光男不斷在傳統與當代、道德意志與純粹美感、形式美感與內容言說之間來回擺動,其最終在於超越這種無謂的糾葛,創造出自己的面目。因此,他的作品特別具備文化風采,此一風采背後存在台灣數百年來的淒苦經驗與事實,對於黃光男而言,先祖母的故事正是美感的真正底蘊,沒有這層文化傳承,一切的筆墨價值,僅止於美感的視覺饗宴,缺乏足以照見人性光輝的動人精神。

(作者為佛光大學文化資產與創意學系主任、美學藝術學博士)

展覽訊息

景象台灣──黃光男水墨畫展

地點:宜蘭美術館

時間:九月八日~十一月五日
  相關新聞
【時光走廊】台灣光復七十年紀事(31)辜汪會談  
【夜懸明鏡青天上】聽之以氣(下)  
【大千世界──劉漢文創作個展】靈動  
【文詞探究】杜撰之由來  
【禪門語彙】入泥入水  
【天南地北】仨司馬究竟啥關係  
【走跳四方一麒麟】請跟我來  
【看郵票認識世界遺蹟】 中國古塔巡禮(5-2)  
【美食典故】 張翰蒓鱸之思  
【海嶠人物萬象】朱玖瑩的落葉歸根(上)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