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觀我望己】逸旅,行路風景
  2017/9/14 | 作者:文╱田運良 | 點閱次數:105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田運良

行色匆匆悠悠,或巡弋於鄉野城鎮中、或穿梭於櫛比鱗次間、或徜徉在山高水長裡,甚或暫留歇停於轉乘換搭的驛站航廈內,亦快、也慢,從容徐行或晨昏趕路,都被承載在旅程沿途的風景流變中……

旅程履跡遍於四方各處,長如南北移動的跨日來回、短如街巷閒逛的直赴彎轉;悠閒如巔岸山海巡遊的慢行逸旅、緊湊如跨城越區去返的通勤趕赴,無論親臨一段踏青遠足、一回異地觀光、一遍親山抱水、一次名勝遊覽、一趟公務考察、一程極地探險、一生跨域流浪……行越的每一步履,都牽繫著心情的隨行伴陪,眼前掃掠換替的風景各異,都是一幅幅城鄉間庶民生活所縮時映播的日常剪影。我眼、我筆跟著行旅,一幕幕景景疊映著一字字句句,紀實著這一路上沿途易換變轉的風景。

島嶼逸旅如此,人生長行亦復如此。



每日的每日,生活風景的處處布置都類似雷同,清晨至正午至昏暮至夜闌,或有慣例於坐哪路公車、搭哪線捷運;或有慣例於吃哪家粗食、喝哪店拿鐵;或有慣例於穿哪牌華服、拎哪款名包;或有慣例於迺哪個夜市、逛哪座百貨……再平常不過的瑣事內容與順序,因重複、因周而復始,多半就都已習以為常,早在腦裡逐序編成寫就,等待著定時定點一一履踐。之於風景接續鋪展的一以貫之,它們是實境、亦並非實境;它們是虛景、亦並非虛景,我總在其間苟延殘喘、猥瑣以度,不得不安頓好身心靈,在每日每日的「當下」裡跋涉、過生活。

然而,當下是什麼?它可以是在歲月綿亙排序裡微不足道的此刻,可以是錯過生命某個值得遺憾追悔的瞬時,可以是逐頁寫入筆記本、鍵入手機行事曆的今日……好幾月前、好幾周前,當下還是一分連絡協調後待勾決、鬧鐘會準點提醒的備忘錄;幾分鐘幾小時後,當下已是幾分鐘幾小時後的過去那時。當下,一再與日常錯身相遇又巧然重逢,我在風景裡不斷重複著、不斷重複著生活的改寫與重讀。

但,未來呢?很久或不久就將抵臨當下的未來呢?我總是這樣想著;「未來」,或許是每個人望看相同的地方,卻各自描述了不同風景的那處;或許是複製相似的想像,卻各自編造了不同風景的那處;或許是頻波相近的期待,卻各自重設了不同風景的那處。未來VS.那處,還未發生的某時某地,存在著無數種遇見或錯過的可能,遇見是慶幸、不遇見是註定;錯過是緣淺、未錯過是宿命。

誰都無可預知這個曖昧、多義、虛幻的「未來」的容顏樣貌、輪廓體態,更無法及早量測訂製合身的因應對策,只能等候著千軍萬馬的時光們,成群唐突闖入……面對未來如許晦茫,其實並未想要為誰擘畫多雄偉的藍圖,或提供多壯闊的航向、或引領多迢遙的遠方,儘管已盡人事地、盡可能周全地依著記憶脈絡細細檢視思索,拉展出人生長河上中下游的連續風景,但不免偶有逸出慣常的、突發襲至的乾涸旱荒或氾濫澇災,這應都是造就風景壯麗之必然吧。

在風景裡,我們總是熬煮著時間,思索著、找尋著最風和日麗的或最舒爽宜人的容身之處,哪怕是既自欺也誠實的一些期待或者體認,都要挺得住做好一件值得自豪的事,譬如是拍一部紀錄片、寫一本小說、導一齣舞台劇、作一首歌謠樂曲等等,都求好心切地展演此時此刻,不過偶然回想起來,那正是生命裡一段特別想甩開命運的包袱束縛、特別想確定自己是誰的龐巨工程呀!

然而,「未來」即將經過這條人生長河的流域,我們羅列著,準備好迎接的儀式慶典,等候著洶湧奔來的抵臨。至於這人生長河裡哪個夢屬於源頭,哪個壯志一再沖刷著灘頭,哪個願望已陣亡河底,哪個理想又臨近出海口?這可能皆是相對於歷史源遠的,洪濤激流與波平浪止。



風景雖然美,但「時代」走得好匆忙、好快,突然間就隔了好幾代,愈離愈遠,也愈離愈,疏遠。

我不知道比我年輕一輪的莘莘後輩們,生命底層都灌注了哪些學養智識、志氣理念當基石、做砥柱,以準備層層疊疊築高成峰樓偉廈。世界正翻轉,而他們都在蹉跎放縱什麼、他們都在浪擲虛度什麼、他們都在揮霍扯廢什麼,當我們慨歎時光飛逝之無情,他們是否錯過了哪些此生必須要深刻體驗的風景,那會是多麼的遺憾呀。而這些「我們曾共同許諾、擘畫、創建」的風景,無論有多光華燦亮,究竟有幾人願意看、想要看;有幾人能懂、想懂?

我不免羞慚於面對自己正歷經著、也參與了的這時代,就如忝為一國之君或一家之主而無能統御治理這個國這個家一般,對處處影響生活的負向巨力、陰暗面、反作用,欠缺足夠警醒的現實覺知,以及陽光、正面、義無反顧堅決迎戰的勇氣,我快要、幾乎無以描繪「自己的」時代風景了呀!若要說這些風景裡的「自己的」暗藏著什麼隱喻、埋伏著什麼理念,那應就是個人與身世、靜謐與浮躁、細節與大局、現時當下與記憶回顧的,生活鑿痕與履跡。



一路上風景綿延,隨意就提到了許多連自己都無法承受其重的大詞彙:當下、未來、時代……這座架構龐大華麗、由自己主宰的生命進程,都將會途經這些詞彙所鏤雕的那時那刻,唯憑真情與恩義,在塵世蒼茫中始得識清明。

行色匆匆悠悠與否,如每一段旅程在風景間所經歷的出發或暫留、開拔與抵達、初逢和再見、流連忘返及戀棧遲歸,站站停後再駛,島嶼逸旅如此,人生長行亦復如此。
  相關新聞
【愛閱人間】 煙霧繚繞的冰煙壺  
【詩】 死亡是完整的一首詩 ——詩寄周夢蝶老師  
【草木有情】 綠葉上的紅蜻蜓  
【斗室有燈】 刀疤老張的由來  
【分享時刻】 一山還有一山低  
【冬季 11-12月主題徵文】 冰凍的玉米  
【小品人間】秋日重回  
老實寫字(下)  
【詩】STRADA  
【11-12月主題徵文-冬季】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