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善友
  莊瑞琳用出版 思考台灣未來
  2018/8/11 | 作者:郭士榛 | 點閱次數:31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莊瑞琳認為,書籍出版就等於是現代的衛城,應該是展示國家最棒人才的地方。圖/衛城出版提供
  • 二月初的台北書展期間,韓國釜山獨立出版社「山鷹」的社長姜洙杰先生蒞臨現場,分享了身為地方出版社,如何努力挖掘在地題材、掌握縫隙市場,製作出帶來幸福的書籍。圖/衛城出版提供
  • 字母會首場新書發表會,與會人士熱絡討論。圖/衛城出版提供
  • 衛城全員拚出亮麗成績。圖/衛城出版提供
  • 衛城歷年出版作品,其中好書不少。圖/衛城出版提供
    
文/郭士榛

成立僅7年的「衛城出版」,在創辦人莊瑞琳的帶領下,不但在台灣出版界造就了風光的成績,其精準眼光和行事魄力也令人讚歎不已。

早就耳聞莊瑞琳大名。2008年,莊瑞琳說服當時任職的出版社買下《歐巴馬的夢想之路──以父之名》自傳書中文版權。當時,歐巴馬尚未當選美國總統,眼光獨到的莊瑞琳卻信心滿滿,結果這本書在台灣大賣5萬本,不但為她自己闖出名聲,更讓人讚佩莊瑞琳選書的眼力和魄力。

2017年的國際書展大獎發表會時遇見莊瑞琳,她說起話來不疾不徐,絲毫沒有總編輯的派頭。她表示,「衛城」出版社一年出版的書不多,但令人目不轉睛的是,去年「衛城」出版的自製書,就有多達7本入圍或入選2017台北國際書展大獎,莊瑞琳本人更獲得書展大獎「編輯獎」殊榮。在此之前,她選書的眼光、奇特的編書能力,早已在出版界有一定的聲譽。

識見歐巴馬的文采

2008年,究竟莊瑞琳是以什麼樣的靈感,鼓勵出版社買下《歐巴馬的夢想之路──以父之名》自傳書中文版權?

莊瑞琳說:「之前我在出版社負責國際版權。當時許多國內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者都不認為這本書能大賣,因為美國還沒準備好迎接一位黑人總統,但我從書裡看到了歐巴馬的文采,以及歐巴馬毫無疑問將成為未來的政治明星,福至心靈的判斷,讓我決定賭一把。」為此,莊瑞琳從版權部門轉換成編輯身分,跳下來親自做這本書。

結果,歐巴馬不但贏得民主黨黨內初選,並一路當上了美國總統,歐巴馬自傳書跟著在台灣大賣,「這個出版經驗讓我發現,原來只要自己眼光看得夠遠,就有能力讓一本冷門書變成暢銷書!」莊瑞琳體會到「不要害怕冷門」這件事情,而是應該先具有判斷其價值和品質的能力,再去設想它的市場。

貴人適時推她一把

歐巴馬自傳書的出版,讓「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老闆注意到莊瑞琳獨到的選書眼光,鼓勵她出來自創出版社,因此有了2011年「衛城」出版社的成立。儘管台灣出版產業面臨寒冬,莊瑞琳卻不悔成為為出版衝鋒陷陣的頭號人物。

創立衛城出版社第4年,莊瑞琳再度為台灣出版界引進跟上全球脈動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不但出版重量級國內、外書籍。也邀請台灣各領域學有專精者,成為新的寫作人才,為台灣出版走出一條新的路。

外表帶著濃厚學生氣息的莊瑞琳透露,她會與出版連結,跟左岸文化總編輯黃秀如有關。莊瑞琳笑說:「那時我就感受到,編輯不該只是坐在書桌前,靜靜的將一本翻譯書看完,而是應該要往外去看整個社會的趨勢,找出其中的關聯。」

自請主跑社會新聞

形容自己「總是不安於室」的莊瑞琳,在台大外文系、輔大大傳所畢業後,編輯還沒做滿1年,就想更貼近社會,想知道台灣的地方發生了些什麼事,於是去報考《自由時報》當記者。「面試時,我表示第一志願是請調回家鄉高雄跑社會新聞。」在場的長官都以為我瘋了。

但莊瑞琳心裡想的是:「我想知道和我們不同生活的那群人,他們的世界是什麼?我也想知道警察的世界是什麼?」出於對社會觀察的濃厚興趣,莊瑞琳毅然下了這個跌破眾人眼鏡的決定。

她如願被丟到高雄社會刑案最多的三民區,每天晚上跑到警局待命。一開始,警察以為她走錯地方,勸她回去好好念書,可外表看來弱不禁風的她,放大膽隨著警察去臨檢柏青哥店、按摩院、理容總匯等聲色場所,此外,不論發生什麼案件,她都會騎著摩托車第一時間衝到現場。

採訪抗爭帶來省思

如此高潮迭起的過了兩年半記者生涯後,高雄紡織業日漸低迷,紡織廠大量倒閉,在採訪多次勞工抗爭,反覆看見抗爭現場與官商惡鬥下的草菅人命,莊瑞琳深深感到單單一篇新聞報導,對社會的影響力明顯不足。「很多事情,對社會、對媒體來說,是沒有新聞點的。這些事件在我們周遭發生,社會卻不覺得需要關注。」

她想起過往的編輯歷程,似乎書才是一個更合適的、將種種問題集中在一起討論、延續的媒體。好巧不巧,黃秀如在此時打了一通電話給她:「妳不覺得應該回來做書了嗎?」莊瑞琳毫不猶豫回到了出版界。

莊瑞琳表示,台灣每年出版的書籍種類多元,說明了台灣的出版編輯人才確實不斷在進步,但礙於環境不景氣,現在許多出版社老闆都把「銷售業績」擺第一,加上過於享受國際版權的興盛,導致台灣出版的書籍大多以國外翻譯書為主,讓台灣的編輯人才沒有太多發揮創意的空間。

關鍵十年藉書改變

莊瑞琳認為,編輯好壞攸關一本書如何被對待。對於「衛城」出版的每一本自製書,他們都會很認真寫編輯報告給作者,和作者討論如何修改。她舉例,知名華裔作家哈金的作品,到現在還是經常被各國出版社退稿,但台灣的編輯卻很少會對知名作家的書提出太多意見,這並非好現象。

莊瑞琳認為,面對台灣關鍵的下一個10年,許多問題必須由台灣人自己來問、自己來回答,莊瑞琳說:「台灣過去30年的發展是因為解嚴了,所以它自然會有很多社會力跑出來,但是當這個社會力被利用完的時候,台灣下個關鍵10年,我很希望用出版品去思考這個問題。」

台灣出版產業目前確實處於寒冬時刻,但對莊瑞琳而言,「衛城」絕對不是只出版一本又一本的書而已,她讓出版跟著社會脈動,甚至引領社會思考,在潛移默化中,成為改變台灣社會的其中一股重要力量。她認定,「衛城」要做的事,就是持續用出版品累積知識的基礎,提供台灣社會更多元的思考。

取名衛城

心有所繫

為何將出版社取名為「衛城」?

莊瑞琳說,因為「衛城」在希臘文的意思是「在高處的城市」,是文明發展重要的力量與象徵。「台灣有許多很有潛力的作者值得開發,而書籍出版就等於是現代的衛城,應該是展示國家最棒人才的地方。」

莊瑞琳回想起在成為出版社總編輯之前,趁著離職的空檔去了趟希臘雅典衛城,她遠望著城緣懸崖上的神廟,那不只是軍事守望之處,也是人們在其上進行種種文化藝術活動的地方,是既神聖又生活的所在。「那座神廟所扮演的角色,其實和出版是很像的。」出版社的名號,在當下就決定了。

台灣出版界近十年過於依賴翻譯書,市場疲態是一回事,社會失去自語能力是另一個更大的危機。「我希望透過自製書的出版,重新將我們社會的詮釋能力找回來。」莊瑞琳表示,出版當然需要獲利,但在獲利之外,既然要做文化事業,就要有文化事業該擔負的責任,不能背離自己的社會。

「我們身邊有很多事情需要變成書,來和社會產生連結。如果連這麼重要的事都不做,我就不知道我們文化人是要做什麼了。」莊瑞琳指出,她對於「衛城」的定位與期許就像是出版的研發部門,一本書從無到有、怎麼「被出現」,其實有非常多種做法,也有賴開發更多具有潛力的寫作人才。

她強調,每個出版社都應該設立類似的研發部門,畢竟出版是成本最小的一種研發。莊瑞琳說:「其實50萬元就可以培養一個作者,可以助他有生計,可以給他稿費,又可以幫他印書,成本其實是很低的,如果因此未來台灣培養出自己的『村上春樹』,豈不是很划算!」

「人類的菁華、知識的呈現,應該都要表現在出版上。出版應該亦步亦趨地跟隨著社會,也要具備反過來提醒社會的能力。既獨立,卻又默默陪在一起,像是在都城旁邊守衛著的城市。」這是莊瑞琳對出版的定義,也是她對「衛城」最大的期許。
  相關新聞
柯世宏 三代掌中戲 走出新格局  
廖修平 帶著台灣元素貫穿東西  
曾麗真、鄭嘉音 從操偶到與偶相依存  
鄭培書 用鏡頭 張顯銀髮、皺紋力量  
【人間國寶】王清霜 一門三代漆藝名家  
莊瑞琳用出版 思考台灣未來  
【鬼門關前走一遭】馮翊綱 人生變自在  
方子雄憑 直覺打開 歡樂善門  
侯友宜 歷經槍林彈雨 談自在  
楊育明用創業家精神 爭取下一代幸福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