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因緣果報
  咬痕
  2019/2/11 | 作者:平禾 | 點閱次數:420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鈴~鈴~」老公寓刺耳的電鈴聲響起,郭旭昇像觸電般驚醒。午夜一點半,她來了。他硬撐起身體走到門口按下公寓鐵門開門鍵。圖/心皓
    
文/平禾

「鈴~鈴~」老公寓刺耳的電鈴聲響起,郭旭昇像觸電般驚醒。午夜一點半,她來了。他硬撐起身體走到門口按下公寓鐵門開門鍵。

「旭昇,旭昇,你怎麼睡在沙發?沒有蓋被子會感冒。」媽媽搖醒旭昇,「樓下小公園好多警察,不曉得有什麼事。」站在窗口往下看。

「啊!幾點了?」郭旭昇彈跳起來:「曉茵呢?」

「誰?曉茵?沒有來啊!你在作夢嗎?」媽媽說:「都8點半了,爸爸要去上班,你今天早上有班嗎?」

「喔!」旭昇翻身坐起,揉揉眼睛,搔搔頭:「上午沒有班,下午要去學校圖書館,晚上要交報告,哈~」打個大呵欠,走進臥室繼續睡覺。

傍晚,郭旭昇離開圖書館往學生餐廳走,一個陌生男子拍他肩膀,他一回頭發現四個人圍著他。

「你是郭旭昇?」

「是。」

男子出示警徽,其他兩名男子靠上來夾著郭旭昇左右臂膀。

「什麼事?」郭旭昇驚慌地問。

「林曉茵昨天晚上有去找你?」

「有。但是沒有。」郭旭昇急著解釋,又問:「她怎麼了?」

「請跟我們回局裡一趟。」

「到底什麼事?」

四個警察不再說話,帶他上車。



「林曉茵小姐半夜大約兩點左右遇害,上半身全裸,下半身內褲被脫掉,頭部遭磚塊重擊死亡,陳屍在你家樓下的小公園。」刑警掏出照片擺在郭旭昇面前,「你怎麼狠得下心?」

「啊!」郭旭昇往後一步,「你們說,她死了……沒有,沒有,我愛她,我這麼會殺她?」

「你另有新歡?你們這幾天不是一直為此事吵架嗎?」

「沒有,我沒有其他女朋友,只有她。」

「你仔細想想,今天凌晨一點到兩點你在哪裡?」

「半夜有人按門鈴,我以為是她,我按樓下鐵門的開門鍵,因為太累就坐在沙發等,早上被媽媽叫醒,才知道她沒有來。」

「你沒有下樓?沒有跟她見面?為什麼沒有透過對講機確認身分就按鍵開門?」

「我沒有下樓,昨晚沒有跟她見面。她來之前傳簡訊說要來,這幾天都這樣,她半夜來找我,在我家過夜,所以我沒有確認按門鈴的人是不是她就直接按鍵開門。」

「誰能證明你沒有下樓跟林曉茵見面?」

「沒有。」郭旭昇說,「但是我母親可以證明,她看到我睡在沙發。」

「好,我們你說的部分我們會調查。」刑警說:「但是我們依程序要先以殺人嫌犯將你移送地檢署,交給檢察官偵辦。」

郭旭昇被送到地檢署,檢察官開庭偵訊。重複訊問警方問過的問題,郭旭昇一再喊冤。

「你先去做測謊和採檢體,我們要釐清一些疑點。」檢察官從偵查席往下俯視郭旭昇,「你無法交代午夜一點到兩點的行蹤,這空白的一小時是本案關鍵,本檢察官認為你涉嫌重大,必須羈押協助辦案。」

「羈押?」郭旭昇心裡冒出許多問號。隨後他被帶到看守所,獨自關在一間有蹲式馬桶的囚房,他才明白,這是羈押。

一星期之間他去調查局測謊,去刑事局抽血、用棉花棒刷口腔、拍牙齒排列照片,重複交代案發前幾天他和林曉茵往來的細節,兩人連續三天都有親密關係的過程也說了,這麼令人難以啟齒的事……全部說了。在囚房中的日子,他頭痛欲裂,腦海中不斷重複回想那幾天的每個動作。曉茵怎麼會被殺,他突然失去她,又身陷囹圄,「誰能救我?觀音菩薩、阿彌陀佛!」

一個月後檢察官告訴他,「案子還在調查,延押一個月。」他的工作沒了,沒法上課,人生就此中斷,劃下休止符。

第三個月,羈押期滿的最後一天,檢察官通知他被依殺人罪起訴。證據是郭旭昇測謊未過,林曉茵下體的殘留精液檢驗與郭旭昇DNA型別吻合,胸部咬痕也與郭旭昇的齒列相符。

「從上述證據顯示,在林曉茵抵達郭宅按門鈴後,郭旭昇下樓與林曉茵至公園,兩人為郭旭昇是否另有新歡吵架。」檢察官在移審法庭指控:「郭旭昇憤而性侵林曉茵,遭林曉茵強力反抗尖叫,郭旭昇即以磚塊重擊死者頭部致死,事後在死者胸部咬一口洩憤,犯行令人髮指。請法院准予繼續羈押,防止逃亡。」

「我沒有犯罪,那天我根本沒有跟她碰面,我沒有殺林曉茵,請問有人看到我殺她嗎?有監視器拍我殺她或跟她見面嗎?」郭旭昇聲淚俱下,「我愛她,怎麼會殺她,我莫名其妙被羈押三個月,我全力配合檢察官和警察採證和調查,我沒有罪,我的人生毀了,在林曉茵死了那天也跟著停擺,不能再押我,我是無辜的。」

「你的人生只是停擺,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卻失去生命,永遠不能復生。」檢察官反駁:「被告郭旭昇涉案證據明確,卻不認罪悔悟,若不繼續羈押恐有逃亡之虞,請求法官准予羈押。」

「被告郭旭昇涉嫌命案重大,審酌證據已經調查完畢,無繼續羈押必要。」移審庭法官裁定:「但為確保後續審理順利進行,准予一百萬元交保。」

辦完交保手續,郭旭昇走出法警室,母親連忙將他擁入懷裡。



郭旭昇跨過熾熱火盆,接過阿嬤端來的豬腳麵線,淚珠溢出眼眶。阿嬤、姑姑、爸爸和媽媽圍著他,圓桌鋪著過年才有的紅桌布,菜肴豐盛熱氣蒸騰,香氣瀰漫,卻沒人動筷。

「快吃快吃,趁熱才好吃。」阿嬤哽咽著說。

「我們都知道你是無辜的。」姑姑用手帕擦拭眼角。

「唉,歹運啦,運過就會好轉,你要對自己有信心。」爸爸說:「快吃吧,不要讓阿嬤和媽媽擔心。」

郭旭昇吃一口細長的麵線,五味雜陳啊!

回到房間,如此熟悉卻又陌生。郭旭昇躺在床上半夢半醒之間,聞到熟悉的髮香,髮絲撩撥他的臉頰微微發癢,他伸手一攬撲空,驀然驚醒。她死了,他成了殺人嫌犯。他看著紗窗透出路燈的亮光發呆,隱約聽到心碎的聲音。

心碎,只能在夜裡獨自忍受,天亮了還是要帶著綴補縫合的心迎接新的一天。

「日子總要過下去。」爸爸說,「官司要打,工作要做,整天想案情,想破頭也沒有用。」

郭旭昇去應徵電子公司技術員,填人事資料時在「你是否有刑事案件紀錄」猶豫不決。最後勾「無」。犯罪前科是等法院判決確定才算。

幾天後。「郭先生您好,我是人資專員,謝謝你來應徵,但我們發現,您目前涉及一件重大的,嗯,命案,不放便讓您來公司上班。抱歉。」

郭旭昇連續去三家電子公司應徵,都因相同的理由被打回票。他才知道媒體有多恐怖,在他羈押看守所期間命案被大量報導,他和林曉茵被「起底」戀愛史、劈腿傳聞,連他半工半讀的加油站、學校都曝光,「原來我惡名滿天下。」

「要不要改名字。」媽媽建議。

「不要,我沒有罪,我沒有殺人。」郭旭昇搖頭。



郭旭昇被控殺人案以一個月開一次庭的速度審理,他對前途感到茫然,不知道何時會判決,是判無罪、有罪?從曉茵突然遇害,他突然被羈押,體驗到世事無常,什麼事都會發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郭旭昇打起精神努力過日子。正職工作拒絕他,他找臨時工作。去街上發傳單,在街頭舉房屋看板,春節前跟著親戚去修房子,刷油漆做雜工。日子每天翻新,他卻身處濃霧看不到前途;元旦新年,不知該許什麼心願。只是活著,他想活著向曉茵的媽媽證明沒有殺她女兒。

因為檢察官提不出殺人的直接證據,法官在間接證據中遲疑難決。第四年,法官認為刑事局測謊有瑕疵、誤導檢警辦案方向,「本院判決被告郭旭昇無罪。」

得知無罪判決,郭旭昇霎時情緒潰堤,全身發抖,喉嚨發出咯咯聲卻講不出話,只能在心中吶喊:「我是清白的,我是清白的!」

「他沒有殺我女兒,誰殺的?」曉茵的媽媽哭著向記者說:「我要上訴!」

上訴,打醒郭旭昇,官司尚未確定,不要高興太早。

上訴二審又審了兩年,命案發生的第六年,高等法院再判郭旭昇無罪。接連兩仗都獲判無罪,郭旭昇信心大增,好似迷霧散去,撥雲見日。

林曉茵母親也堅定地要讓殺女兒兇手入獄,再提上訴。最高法院法官看完卷子指出有幾個疑點待調查,將案件發回高等法院重新審理,官司繼續糾纏。

郭旭昇繼續打零工撐下去。他感到自己夠堅強,只是媽媽的眼淚沒有停止。同樣淚流不停的還有林曉茵的媽媽,兩把刀拉鋸他的心,時時刻刻,日日夜夜,歲歲年年。



官司纏訟第7年,高等法院更一審認為,林曉茵胸口的咬痕與郭旭昇的齒列排序相同,證明他是殺人兇手,「否則豈能隔空咬人,判刑11年。」

「我沒有殺人,我要上訴!」郭旭昇不服判決。

第八年,高等法院更二審還是認為咬痕就是郭旭昇咬的,而且是在林曉茵死後才咬的新鮮咬痕,屬於洩憤的仇恨咬痕,加重改判刑13年。

猶如重量級拳王的直拳正中鼻樑,郭旭昇瞬間爆血,痛哭兩天:「判無罪又改判有罪,我受不了,投降吧,乾脆去坐牢,快去快回。」

「我相信你沒有殺人!」媽媽尖叫著反對。

「我有罪,不該讓曉茵午夜冒險走路來找我,我沒殺她,她卻被我害死。」

「不行,你放棄上訴,殺人犯的罪名就會跟你一輩子,洗也洗不掉。」爸爸悍然站起來,「我們再找律師,就算傾家蕩產,一定要上訴。」

命案第10年,最高法院駁回上訴,郭旭昇殺人罪判刑13年定讞。

入監那一天,郭旭昇國中和高中同學來送別。他看著同樣30歲的同學,有人結婚,有的念完碩士找到好工作,有的還抱著嬰兒。他嘆口氣,他的人生旅途竟是漫長的鐵窗生涯。

再進囚房,他不再恐懼,沒有抱怨,只是認命。他接受到監獄關懷受刑人的法師建議,天天向曉茵懺悔,懺悔不該讓她走夜路,後悔沒有下樓去接她。「如果這樣能贖罪,就讓我坐牢吧!」



有一天郭旭昇收到家裡寄的快遞,一篇剪報,報導一名性侵酒女被判刑坐牢的酒客,因新引進的DNA鑑定技術翻案,改判無罪釋放。郭旭昇燃起一絲希望。他立即寫信給檢察總長,請求提出再審,並重新鑑定當年從林曉茵胸前採下稀薄口水樣本的DNA是否與他的相符。

檢察總長看完信,交給檢察官再調查。檢察官閱卷發現,當年採集林曉茵胸前唾液樣本因為太稀薄,無法化驗比對DNA。但是口水一定是跟著咬痕一起留下的,只要能夠鑑定口水樣本的DNA就是找出兇手的直接證據。

檢察官指示刑事警察局用新技術檢驗當年留存的口水樣本,再到監獄提訊郭旭昇,用棉花棒刷取他口腔的唾液樣本,兩者比對結果口水樣本的DNA型別與郭旭昇不同,證明他不是兇手。

坐牢4年,郭旭昇終於在春節前二周無罪釋放,踏出監獄,回家度過15年來最安穩最安心的春節。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相關新聞
機車行老闆  
小啟  
英雄魔鬼  
咬痕  
法官不是神  
結婚禮物  
愛情湖畔  
彎彎的拼圖  
地瓜粥  
贖罪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