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長文 踏浪前行

蔣寒 |2005.08.14
3071觀看次
字級

在辜氏家族的認親案記者會上,再次見到陳長文,這位大家熟悉的大律師、談判家、慈善家、踏浪前行的兩岸知名人物,當天發言雖不多,聚光燈下,卻依然顯眼,但光鮮的外表,可能有幽微的背面;挺拔的高山之下,通常就是深邃的縱谷。事務所遇到財務的空前浩劫,讓公事如麻,但該做的事,一件也不缺席。

有一個故事,朋友還常聽他說起:一位慈善家,走到那裡都受到人們的敬愛。他的鄰居希望能和慈善家一樣受人尊敬,於是買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樣的衣服穿著上街,但是大家對他還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氣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得一模一樣,為什麼你們還是不理我?」這時,人群中走出了一位長者,告訴他:「我們敬愛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地獄中的天使
做慈善家,陳長文不但有「心」,還有「兩把刷子」,五年前接任紅十字會總會會長時即已知曉,到處向人「要錢」是當務之急,於是把充沛的人脈和談判的技巧盡量使出來。說到錢,哈佛的學弟陳勁甫記得一段往事,他為同學會募款去找陳長文,大陳問他要多少,小陳說一千美元,大陳二話不說就答應了。「至今我仍有個疑問,是不是要少了?」陳勁甫哈哈一笑。

「我們是地獄中的天使。」陳長文常說:「印度震災,我們要自己募款;外蒙古缺米、缺糧,我們也是到處要錢;九二一的重建,紅十字會還是要繼續追蹤。」在他看來,要區分人的尊卑貴賤,心中有無善念才是唯一標準。理律曾獲得「歐洲貨幣」雜誌評選為「台灣最佳律師事務所獎」,但真正令他感到驕傲的是,這個雜誌將理律評為「亞洲地區最佳公益律師事務所」,這是在律師圈內很少人注意到的殊榮。

民國三十八年,官拜少將的父親帶著全家老小撤退台灣,陳長文只是個初懂人事的五歲小孩,安頓家小後,父親再赴大陸戰場參與國共交戰的最後一役,從此一去不回,留下三十五歲的母親,靠著微薄撫卹金獨力撫養子女,父親則入祀忠烈祠。

他在學校念書十分用功,常拿書卷獎,不僅以第一名成績畢業,還追到班上美女同學張克蕙,是班上的三對班對之一。畢業後成為國內名律師,並曾是前十名優良納稅人之一,「不平則鳴」的特質,使他選擇了當律師為志業,當年是以法學博士的學歷檢覈通過取得律師執照,當他看到學生和同事每年為律師高考所苦,使他覺得有必要修正放寬部分律師高考規定,法務部也回應支持百分之十六的錄取率。

這樣的背景,使陳長文因海基會秘書長身分在立法院被立委葉菊蘭、陳水扁指為「賣台」、「夾帶密函」等指控時,格外感到義憤填膺。

他總覺得:「一個人走到社會的某個位置,固然有一部分自己的努力,但更大部分卻是那個人有了一分特別的機運,也許你比別人健康一點,也許你比別人聰明一點,也許你比別人富有一點,這些你最多可因此而感恩,卻不能因此而驕傲,更不該用這 些方面的『多一點』,去輕視比你少一點的人。」

一定要堅持下去 
理律義務承接社會公益的案子也不計其數,即使打到大法官會議解釋,也在所不惜,「因為這個社會還有太多照顧不到的角落。」他回憶拉法葉艦談判期間,幾乎每天在零下十幾度的國外趕路,幾十回合的談判,不僅是腦力的考驗,更是體力的極限,「有次得了重感冒,還要利用談判空檔趴在桌上休息」。

前年十月,理律發生員工劉偉杰盜賣客戶美商新帝公司聯電股票金額高達三十一億兩千多萬元台幣事件,事後理律和新帝公司協議賠償二十八億三千多萬元,簽約時先賠償兩千萬元美金,之後四年分十六期給付四千八百萬元美金,再提供十八年每年一百萬元美金的「法律服務費」。

這件史無前例的超級大案,人們的記憶依然鮮明。「事發之後我只有兩條路,一個是關門,一個是繼續。」對理律來說,要選那一條路,答案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一定要堅持下去。「風風雨雨早已過去,理律的業務不但未受影響,反而還成長。」

陳長文認為,客戶對理律並沒有喪失信心,盜款事件只能怪理律過去內部控管機制不好,現在已亡羊補牢,絕不會再發生這種事,理律的運氣不會一直那麼不好。

「我們不甘心!不甘心就因為一個人,把幾十年累積的東西統統化為烏有。」這樣的信念,支持他和理律員工走出成立三十六年以來的最大危機。「理律一直想做一個企業的典範,除了盡力本業外,很多同仁包括我自己也從事教職,把作育英才當成一種樂趣;我們也做研究,例如告訴別人企業經營和法律的關係、法律和科技的關係、法律與倫理等等;我們也積極參與公益活動。」陳長文希望理律是一個對社會有貢獻、有價值的企業……。

不動搖對社會的信念
知道自己的價值、認清形勢、能耐受壓力、確定自己的能力限度,不做超越能力的承諾,而且還掌握時間,繼續維持住客戶的信心,這幾點,都是化危機為轉機的關鍵。

陳長文喜歡穿上正義的黑袍當律師,只可惜:「原本很舒服的泡著溫泉,突然被一盆沸水澆在頭上一樣。出事第一秒鐘,我的腦袋是一片空白,反應不過來;第二秒鐘,我覺得那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第三秒鐘,我感到很丟臉;第四秒鐘,我意會到狀況的險惡;第五秒鐘,我開始認真的盤算,要如何面對這個危機。」一瞬間,他的腦袋跑過很多很複雜的感覺。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百感交集」吧!

在最困頓、最累、最苦的時候,是什麼信念支持著?「我會想到我們對自己的期許、對律師事務所的期許、對社會的責任。總之,理律的盜款事件,我們會當成一個學習,雖然代價很大。絕不會因此動搖我們對人對事以及對社會的信念。」

陳長文並不隨意指摘他人的冷漠,因為這樣無形中把自己和別人築了一道冷漠的牆,冷漠是一種互動的結果,不是誰是誰非的對錯。他說,我們的心是柔軟的,就從「誠心喜悅地服務別人」做起吧!只要打開心窗,讓陽光進來,冷漠的影子就會遁之於無形。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相關報導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