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的海上國度 馬祖東引

林彥佑 |2014.08.15
2071觀看次
字級
村落的燈火,拾著街熠燿著斑駁的磚牆,每個角落、每個涼亭、每一口呼吸,都讓昏昏黃黃來覆蓋東引的夜。圖/林彥佑
乘著夢想的翅膀,我遨遊於廣袤的大海;航程八小時,從市容的沸騰,轉為島嶼的幽靜,我終於得以醉心於海上的波懸明珠——馬祖東引。圖/林彥佑
乘著夢想的翅膀,我遨遊於廣袤的大海;航程八小時,從市容的沸騰,轉為島嶼的幽靜,我終於得以醉心於海上的波懸明珠——馬祖東引。圖/林彥佑
乘著夢想的翅膀,我遨遊於廣袤的大海;航程八小時,從市容的沸騰,轉為島嶼的幽靜,我終於得以醉心於海上的波懸明珠——馬祖東引。圖/林彥佑

文/林彥佑

乘著夢想的翅膀,我遨遊於廣袤的大海;航程八小時,從市容的沸騰,轉為島嶼的幽靜,我終於得以醉心於海上的波懸明珠——馬祖東引。

那一晚,高鐵北上,再轉區間車至基隆,便一路顛簸搖晃八小時至東引。晚間十點開航,約莫清晨六點抵達,一夜醒來,星宿轉為晨曦,夜幕掀開為魚肚白,緩緩地,鳴了一聲氣笛,就代表著馬祖東引,即將抵達。

上了岸,暫放了行李,東引之旅即將啟程。在小島上,我獨愛步行,那摩托車的疾速奔放乃至呼嘯而過,總讓我倍感島嶼的焦慮;極其輕鬆的,我愛在山海擁抱略微陡峭的山路行吟遊走;一邊是海是青天,一邊是山是樹林,時而是森嚴營區,時而是斑駁老屋,這幾個景象交互循環更迭,把東引拱為一種充滿自然、人文色彩的島嶼。

其實,在東引,不易迷路,大路約莫三條,中正路、中清路,燈塔路;中正路是市區樂華村及中柳村的主要幹道;中清路是前往西引島、國之北疆的主要通衢;燈塔路,顧名思義就是通往東湧燈塔的路。這三條路,雖貴為當地三條迎賓大道,卻沒有大城市壅塞窒息的感覺,反倒是因為人稀,加上海天的遼闊,把整條大路襯托得更為寧靜。在東引,心和大海和長路和青天,一般,開闊著,坦蕩著,不需任何理由、藉口與說服,便不知不覺地放逐而陶醉了起來;心情很輕,視覺很重,是我一貫對於東引的解釋。

中柱亭旁十分鐘的腳程,我也愛東引的市區。這裡分屬兩個村落,由忠誠門拾階而上——中路,便如摩西分割紅海一般,一邊為中柳,一邊為樂華;因一個鄉的組成至少需滿足二個以上的村落的條件,因此才勉為其難地將同一個村子分割,儘管為二個村子,但他們的村落狀況、生活步調、人文采風卻沒有兩樣。這裡的村落,盡是蜿蜒曲折又緩步而上的小巷弄,唯獨中路例外。每一條轉彎的小巷弄,皆有無比的驚喜;也許是踅進著,俯拾著閩東式的建築、也許是斑駁的老房、也許是家道中落後的滄桑、也許是重建後的現代房子、也許是有高低落差的小路、也許是錯落著的屋瓦、也許是小巷的盡頭頓時豁然開朗、也許是走進了胡同卻尋不出下一個出口……

太多的也許,讓東引有著迷人的視覺盛宴;這樣的氛圍,像沉浸在歷史迴廊裡,古色古香的;又好似時間停滯空間停格一般,我彷彿在某個年代的島嶼,沉醉、探索、遊移。

於是,我有了豐富的想像,有了旅行的思考,有了奔騰的靈魂,有了美麗的放逐。

一路奔騰至東湧燈塔,我看見猶如地中海式的美感;海風肆無忌憚地吹奏著,美景毫不羞澀地在眼前播放著;燈塔並不高,但其美卻撐得比天還高,比海還厚;白色的基底色彩,黑色的塔頂,棕色的中圈木棧道;從上方俯瞰,只見藍天白雲,間雜幾隻鷗鳥奮力張翅地飛翔著。我幻想著,夜晚的這兒,是不是會一片漆黑,會不會被恐懼征服,會不會被海風襲擊,會不會巉險在崖岸間……曾經在這裡的守塔人,會不會依舊眷戀,這段海風與海鳥的故事?

離開東湧燈塔後,我持續前往安東坑道。安東坑道是歷史的殘跡,是作戰時刻煙硝瀰漫的戰地。這個坑道,一進入便是數百個向下的階梯,繼而是一個平面場地,在這個場域,全是早期官兵生活起居的生活處所,舉凡洗澡間、宿舍、豬舍、教室,其中,最令人驚豔的,是好幾處的觀景台。觀景台除了是以往的作戰窺伺點之外,如今,更是觀賞燕鷗的好地方。

觀景台望去,依舊是早已習以為常的海藍,遠望仍可見東湧燈塔和一線天;近距離地看,便能輕而易舉地看見數以百計的燕鷗在眼前盤旋。有的在唱歌,有的在飛舞,我自認為,牠們的鳴叫不甚好聽,甚至有些嘈雜——特別在靜謐的氣氛裡。牠們飛得起勁,有些奮力的擺翅遨翔,有些縮著雙腳展開雙翅,任由海風帶著流動;有的像遊樂園裡的飛機,忽高忽低;有的彼此追逐嬉戲;有的什麼事兒也不做,便在嶠嶠矗立的斷岸橫切面停歇整羽。

當我向下俯看時,牠們展開的雙翅,有著棕色的色澤,頭端和尾端也有著棕色的印記,我不知道牠們是不是所謂的黑尾燕鷗,只知道這都歸類為鷗鳥的一種。我想像我所居住的台灣,幾乎沒有大量的海鷗佇足停留,對於《天地一沙鷗》裡的岳納珊,只是一種永恒性的幻想與憧憬;而我在東引,竟有如此地緣分與牠們邂逅,不用刻意尋找,不用按圖索驥,抬頭放眼,便在頭頂。

天際的盤桓,把澄亮的屏幕優雅地帶出絢麗的彩霞,粉橙的,輕柔地,又漫漫地流瀉出一片美麗。持續性地倚著座椅而望,不覺間,彩霞淡了,月色重了,星辰的蹤跡宣告著夜的來臨。村落的燈火,拾著街熠燿著斑駁的磚牆,每個角落、每個涼亭、每一口呼吸,都讓昏昏黃黃來覆蓋東引的夜。南風依舊在四面環海的島上,熱氣蒸騰地吹著,星月也在暗黑的夜幕裡閃爍著清明;每一戶人家,都在夜裡八九點,便往屋子裡進,一盞盞室內室外的燈火,一輛輛闔著眼背著夢的車子,一聲聲遠方傳來的風聲海聲犬吠聲、一棟棟撐著歷史的建築、一階階承載著重量的樓梯……全都為了明日而枕戈待旦。

對於東引,我醞釀塵封已久的夢,終於醒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