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的時代 重現影會時期榮光

 |2014.11.07
3122觀看次
字級
鄧南光作品《戰前戰後系列—盲女彈琴》。圖/國美館提供
陳次雄作品《危橋》。 圖/國美館提供
林彰三攝影作品《機車上全家福》。圖/國美館提供

【本報台北訊】集結一百三十五位攝影家、近五百件充滿懷舊氛圍的攝影,回顧台灣一九四○至一九七○年代的「看見的時代—影會時期的影像追尋」展,定八日在台中國美館登場。其中有攝影大師郎靜山罕見的裸女人體攝影,與「台灣攝影三劍客」、鄭桑溪與張照堂師徒帶有光影實驗的現代攝影、被遺忘的現代紀實攝影大將張士賢等攝影家作品,藉「日常生活的視野」,企圖引領觀眾進入台灣攝影圖像的寶庫。

一九四○至一九七○年代,台灣各地興起攝影學會,創造出各種「奇珍異果」。爬梳台灣攝影史的策展人簡永彬說,「這段期間,台灣攝影界的表現,華人世界全都沒得比」。

此展有過半的攝影作品是首次曝光。簡永彬表示,當時大陸爆發大躍起、文革鬥爭;而香港、新加坡以沙龍攝影為主流,都沒有像台灣有這麼多的攝影思潮、這麼多元的發展。他說,像「台灣攝影三劍客」鄧南光、張才、李鳴鵰這樣的攝影家,「至少還有二百人有待發掘!」

這段時期的台灣攝影發展,可以一九五三年為重要關鍵點。在此之前,台灣攝影家由日據時期的寫真照像館帶動攝影風潮。原本以上海為基地的中國攝影學會,一九五三年在台灣復會。台灣省、台北、基隆等攝影學會也跟著成立。台灣進入所謂的「影會時期」。這個階段的攝影愛好者,透過「日常生活的視野」藉國際沙龍攝影比賽,詮釋現代「寫實攝影」與源自中國大陸傳統的「畫意攝影」相互競豔。

「一部世界攝影史,一大半是由業餘攝影家撐起的歷史。」簡永彬說。台灣攝影的發展契合世界攝影史的發展。除了檯面上大家所熟識的台灣攝影名家,尚有不少遺珠。例如:張士賢挑戰以郎靜山為首的「畫意沙龍」,而主張「主觀性觀看」的寫實攝影,算是走在前端、符合世界攝影潮流的現代攝影家。

張士賢從一九五七年起就參加日本各類型攝影比賽,獲獎無數。一九六四年更以年度賽A部,得到日本攝影「Photo Art」第二名,其後又榮登免審制的招聘作家。他曾擔任台灣省攝影學會學術審查委員,是中南部攝影群共同的精神導師,過人的英氣直逼鄧南光。但一九六八年,張士賢因肝癌過世,他一生拍攝五萬多張底片,大多佚失不見。此展特闢專區紀念他,並透過親友集聚影像,及翻攝投稿日本攝影雜誌刊印的得獎作品,記述張士賢對台灣攝影發展的貢獻。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