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行板

文/呂政達 |2015.06.08
840觀看次
字級

文/呂政達

早晨醒來,總想聽一遍〈大悲咒〉,大悲原無語,但若果是咒呢?

我有兩張〈大悲咒〉的CD,兩張都出自禪師。一是隨書贈送的,另一張則是早先有位師姐送我的。我印象深刻,這位師姐開車時總不斷的播送大悲咒語,說可以保行車平安,諸邪莫侵。因此,當我們在車內談話時,禪師那綿綿不斷的誦念,就變成了我們的背景音。

隨書贈送的那張,是禪師的單純誦念,另一張則有木魚聲,我因此常想像在孤燈祖師殿中,禪師專心一意的誦念〈大悲咒〉,天地和山海都在周遭隨換隨化,唯有那個聲音是不變的,就好像是跟諸佛菩薩連上了線,隨著〈大悲咒〉,恭請菩薩來到人間接引。

木魚和禪師的聲音,一鈍實一綿密,這是佛家的聲音和心的修練,在所有宗教中都有誦咒的傳統,基督教的福音和天主教的葛利果聖詩,或是印地安巫士咒語,好像在大地為間的行吟。或是古波斯,魯拜開創的詩歌傳統,那是自然主義者的光輝時代,所有的事物都無須偽飾,春天走進蘋果園,那也是宗教最接近初衷的一個年代。但讓我一直想著的,卻是早晨這個聽〈大悲咒〉的時間點。

早晨是生死交關的時間點,我常常在醒過來的第一個念頭是,我是誰,我現在在哪裡,有時還兀自沉浸在剛剛所做的夢境,不確定是夢還是真,等到確定了自己的身分時,第二個念頭如約竄上來,我要下床去過這一天嗎?民初作家錢鍾書在《圍城》一書最末段,將睡眠比喻成「小死」,照瑞典導演英瑪伯格曼的說法,清晨是「狼的時刻」,內心的狼趁黑夜盤旋在意識裡,在這時候聽著召喚諸佛菩薩的〈大悲咒〉,則有如黑森林雪地的一把火,把光明帶進人的世界。

演員李連杰有一次接受訪問,講到的一段話也讓我印象深刻,他說每天早上睜開眼睛,就想到他是不是死了,等到「確定我還活著,那就開始拚吧。」用〈大悲咒〉打開每一天的序幕,就像是威爾第的歌劇總要來一段光明的序曲,然後開始人間的,每一天喜怒哀樂情節。我在二十多年前訪問過李連杰,後來他和太太經歷南亞海嘯,有過生死交關經驗的人更能體會無常的道理,從此他創立慈善基金會,熱心佛法和公益,我覺得有過這樣經歷的人,應該更能夠體解〈大悲咒〉的召喚。

我聽說有禪師專修〈大悲咒〉,早年在塚間修,就曾在夜間念〈大悲咒〉超度冥界眾生,無論是長的或短的〈大悲咒〉,都可調伏內心,安靜陰陽,在那個〈大悲咒〉的音量達到的時空裡,所有的心都靜下來,所有的瞋怒和微笑都已是多餘的,所有的提起也放下,所有放下的都融進聲音的善果。

也就是這樣,當我日復一日的過著每一天,當我逐漸地走向生死病苦的輪迴,我不僅想起韓國女詩人的一句詩:「我每天都離死更靠近一點」,我也時時地回到禪師念〈大悲咒〉的聲音,我好奇如何持恆的以念〈大悲咒〉為修行,那樣的心,那樣的聲音,如何地像極水晶,但願,我有個像〈大悲咒〉那樣召喚光明的日子。

聽著〈大悲咒〉行板的節奏,低迴如祈禱,有時則如歌,一首時時想回來,內心真正想唱的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