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再論死刑存廢問題(十一)

文/慧開法師 |2015.08.23
1052觀看次
字級
生死自在 再論死刑存廢問題 (十一)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寺副住持、南華大學使命副校長)

玖、死刑宜慎不宜廢,不應將「人權」汙名化

據今年五月三十一日《聯合晚報》的報導,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總統府國策顧問許文彬表示,司法院應當宣示刑事政策:「當判死就判死」,不要再因為想要達到以無期徒刑取代死刑的長期目標,而要求各級法院盡量不判死刑。

許文彬說,他過去就曾寫過一篇文章指陳,廢死聯盟以人權作為論據,以此主張廢除死刑,不但不符合社會正義,其結果反而是將「人權」兩字汙名化了。人權成了保護壞人的工具,社會反將促進人權者視為寇讎。死刑是「社會正義」問題,而不是「人權」問題,因此他主張:死刑「宜慎不宜廢」,他的主張與我不謀而合。

他並指出,十年前立法院修正刑法,將無期徒刑的假釋門檻從十年提高到二十五年,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以無期徒刑取代死刑,但這是項錯誤的政策,立法院應盡快將假釋門檻降低,因為一個理當被執行死刑的罪犯,卻被關在監獄裡超過二十五年,讓人民以寶貴的納稅錢,供養一個殘暴的殺人犯,完全不符合社會正義與人民的法律感情。

他表示,去(二○一四)年高雄六龜監獄發生劫獄事件,就是欲以無期徒刑取代死刑政策的必然結果,六個(由死刑犯變成的)重刑犯因為看不到出獄的希望,於是乾脆劫獄,行動失敗就自己執行「死刑」,可見二十五年的假釋門檻完全是錯誤的,原先該槍斃的,卻被關在牢裡供養,其實他們並不領情。

此外,據六月七日《中國時報》報導,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說,有關廢除死刑的爭議,就連已經廢死的國家,也出現要求恢復死刑的聲音,這需要依各國的國情、民情及社會狀況而做斟酌,國際公約也沒有規定或共識,要求各國必須廢除死刑。

他還說,我國已廢除「絕對死刑」,「相對死刑」雖有七、八種以上,但已逐步減少死刑的使用,目前就連有死刑的美國、日本等國,也都未暫停死刑的執行。

拾、結語

死刑的根源在於殺人兇手逞一己之私剝奪殘害他人生命的殺業,而兇手的殺業源自於其自我的無明私欲。以當今的社會而言,如果沒有兇殺案件,就不會有死刑的存在,也根本不會有死刑存廢的爭議。然而,眾生無邊、煩惱無盡,因此,死刑存廢的爭議也永遠不會終止。即使有一天死刑真的廢除了,但是眾生的殺業不會停止,死刑存廢的爭議仍然會綿延不絕,就如《法華經》所云:「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在本文結束前,簡要地總結我的基本立場與主張如下:

一、「戒殺」是佛教第一大戒,這不是特定的宗教戒律,而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做人基本,任何個人都不應以任何個人私欲的原因或理由殘害剝奪他人的生命。

二、從佛教「十方三世」宇宙人生觀來看,有情眾生的生命是永續的,在世間因造業所糾結的恩怨也是永續的,造業需要對受害人誠心認錯、懺悔,恩怨需要了結化解。

三、萬一逞一己之私造了嚴重的殺業,殺人犯要對自己的犯行負全責:「好漢做事好漢當」,向被害人「以死謝罪」,這樣才能真正地化解恩怨,免除來世的糾纏。

四、死刑不是以暴制暴,而是具有真正的教育意義與社會價值!死刑的教育意義在於:殺人犯以虔誠懺悔的心向被害人及其家屬認錯,以贖罪的態度坦然面對自己的罪刑。就死刑犯而言,面對死刑的意義,已經不再只是一種「外加於己的懲罰機制」,而是轉化為一種「出自於內心的懺悔與贖罪行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地解脫。

五、死刑的判決與執行是否公正的「司法」問題,不應混淆轉移為「死刑」存廢的「立法」問題。

六、死刑是「社會正義」問題,而不是「人權」問題,死刑「宜慎不宜廢」。有人說「廢死」就是「文明」,實在太膚淺!社會上沒有兇殺案,普羅大眾免於心理恐懼,這才是真正的文明!

(全文完)

各位讀者如果想要索閱〈從生死關懷觀點對死刑存廢問題的反思〉全文PDF電子檔,可以傳email到hlchen16@hotmial.com台灣生死輔導學會祕書陳小姐。)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