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溝通 請,煩請 煩請跨過世代地雷

文/蔡淇華 |2015.09.03
2653觀看次
字級

文/蔡淇華

「抱歉,你介紹的學生有禮貌上的問題,我不方便錄用。」老朋友L是一家刊物的總編輯,來電告知我,他婉拒了我介紹的學生。

無獨有偶,連一位校刊社第一屆的學生Y都傳來訊息:「想請問老師,現在的學弟都是這樣約訪談的嗎?我看到他『請於明天晚上回覆』,先內傷一次,打開檔案又內傷第二次,好難過。」

Y不過二十來歲,剛拍完一部拔河的紀錄片,高二學弟想採訪她,卻讓她覺得不受尊重。兩人雖都同屬年輕世代,但相差十歲,語言與價值已呈現落差,學弟剛誤踩了埋在世代間的地雷。

以前以為十年為一個世代,但發覺世界變化太快,後來修正為三年一世代,現在則是一年一世代。現在高中生會對國中生搖著頭說:「唉,這些小屁孩真幼稚。」國中生也會抱怨小學生吵死了。現齡八十九歲的伊莉莎白二世,還覺得六十六歲的查理王子不夠成熟,無法擔任一國之尊。

指導學生社團就是一個師生間互踩地雷的過程。校長曾把校刊樣本放在我桌上,然後強忍心中怒氣說:「你看,上面字條寫什麼?」

「因時間很趕,請校長中午前覽畢後交校刊社。」哇!天哪,學生竟然對校長下命令。「校長,對不起,對不起!」身為指導老師,我有負不完的責任。

「唉,這麼厚一本卻要我一個早上看完,如果我早上有行程怎麼辦?教學生要學會多為別人想一想。」校長當過十二年教育局長,修養好,想到的還是教育。他知道更年輕的一代「無法多為別人想一想」,是世代間滿布地雷的主因。

隔年,相同的情況又再度發生,這次是送印前要我半天看完,稍微瀏覽後,發覺這種水準真是不登大雅之堂。於是,我把全部社員叫過來,狠狠訓了主編一頓:「整個進度晚了二十天,但明天就要進廠,稿子卻版型不對、圖檔畫素不足,若要修改,現在還來得及嗎?妳這主編是怎麼當的?」

結果幹部們全放棄畢旅,留在學校修稿,雖然遲交,但廠商還是替我們趕在畢業典禮當天出刊,真是驚險啊!幾年後,如今就讀大學的主編回到學校,找我閒話家常,離開前,她欲言又止:「蔡Sir,有句話不知該不該講?」

「妳說,哪有什麼不能講的。」

「蔡Sir,我知道你標準高,但可不可以不要在社員面前訓斥幹部,因為以後我們會很難帶學弟妹的,如果可能,請多為學生想一想,你私下訓斥幹部,大家也都會聽進去啊……」

聽完主編的話,我頓覺羞愧難當,但也感謝主編的直言,給了我一個自省的機會。

原來禮貌不是下對上的教養,也是上對下的修養。而我,快五十歲的人了,還需要學習。所以上周我打了通電話給L:「沒把學生教好,我自己也有責任,況且我也不是一個很有禮貌的人,所以你能告訴我,學生哪些地方需要改進?」

「真的想聽?」

「真的,我也想學。」

「好,」L在電話那頭清清喉嚨:「有五點,你慢慢聽。第一,收到我的郵件,竟然一周後才回覆,我不要這種沒效率的員工;第二,跟我講話時,都用『你』稱呼我,聽起來很刺耳,她應該用職稱『主編』稱呼我才對;第三,她面試時沒有微笑的習慣,這對別人很不禮貌;第四,她打電話給我時,沒有先自我介紹,也沒有先問我方不方便講話;第五,我還在考慮用不用她時,她竟然寄郵件給我,要求我『請三日內回覆』,若她寫『若主編方便,煩請撥冗回覆,不勝感激』,這樣讀起來是不是舒服多了?」

聽完L劈哩啪啦的抱怨,我倒抽一口涼氣,因為學生說她對L一直很有禮貌,都會說聲「請」字。或許「禮貌」兩個字,各人有各人的解讀,但五十歲的L以及二十幾歲的Y,竟然都認為「請」這個字還不夠禮貌。那麼,我們可能還必須再學習一次——請,煩請,煩請跨過世代的地雷,因為不小心踩中時,失去的可能不僅是一次採訪的機會,還可能是一個夢寐以求的工作呢。

(本文摘自時報文化出版《有種,請坐第一排》一書)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