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味道 外婆菜

文/海州子 |2015.09.12
1483觀看次
字級

文/海州子

小時候,最喜歡去外婆家,也最喜歡吃外婆做的菜,至今想起來心裡還是暖暖的。我老是做著一個夢,夢中才能回到兒時的鄉間小院,看裹著小腳的外婆斜著身子用木桶吊水,生火做飯。可我心裡知道,再也吃不出那樣的美味,因為外婆早已不在了。

打小就聽外婆念過「粗米粗糠,娃娃長得壯」的童謠。記憶裡永不磨滅的鏡頭是鄉村的傍晚,院子寬敞,喇叭花綻放,外婆穿著藍色的斜襟上衣,圍著藏青色土布圍裙,執一根擀麵杖,在小木桌上擀麵條。夕陽西下,暮色微涼。

那天家裡來了教書先生,外婆纏在桌邊問能不能教她認字。先生笑著說,可以啊,先給我弄盤蘸鹽花生米。外婆裹了小腳、個子矮,所以腳底下要墊一張小板凳。剝花生、生火、炒花生……我無法想像那天的火苗怎樣映著她紅通通的臉龐。花生米端上桌,額前沁著汗珠、臉上黏著鍋灰的小女孩,眼裡飽含著淚水,在大人們的嘲笑和呵斥聲中委屈地離去。

等我在幼兒園學會認字以後,外婆最大的快樂就是抱著我問,乖乖,這對聯上是什麼字啊?而我總是因為外婆分不清「水」和「永」而嫌她笨。現在回想起來,是多麼多麼愚蠢。

和外婆在一起的時光是快樂的。我喜歡看外婆把麵粉變成麵糰,又把麵糰變成比桌子還大的麵皮,最後層層疊疊切成或寬或窄的麵條。院子裡就是菜地,外婆總能變花樣、端出好吃的菜餚;母雞生了蛋,煎、炒、蒸、煮,一周七天不重複;鴨子下了蛋,洗乾淨醃好,整整齊齊擺在瓷缸裡。冬天的菜園比較荒涼,於是挖地窖,把山芋和芋頭藏進去,不時在爐火裡烘兩個。鮮嫩的豆腐買來掛在檐頭下,第二天就是凍豆腐,蘸上外婆自己做的豆醬,色香味俱全。

夏天呢?我常常在聊天的時候考周圍的朋友——涼粉是怎麼做的?我的外婆是將綠豆粉調成糊,沖進燒滾的開水鍋裡,不停翻攪,等到成為透明的糊狀,再盛出來裝在小鍋裡,吊在井底,提上來,就是淡綠色微微透明的涼粉了。

現在突然覺得,如果有時間,我也可以成為一個出色的廚師。外婆做那些菜的情景,至今都歷歷在目,給我麵粉和一根擀麵杖,我也能做出麵條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