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作家羅智強

阮愛惠 |2016.08.26
7228觀看次
字級

三年前卸下總統府副祕書長、發言人重任,而回歸民間的羅智強,近三年來他的工作行程仍然滿檔,而且比起當發言人時還更多「發言」,透過臉書、報紙專欄及出版實體書,他保持著對新聞時事的評論及對社會現象的關注。

比起那段清晨五時即起床查看電子媒體新聞,及至半夜十二時才能上床睡覺、每天都要作各種危機管理的發言人生涯,羅智強現在的生活,除了作息比較正常外,基本上,還是在做很多媒體新聞事件的判讀和評析工作。「比起七、八年前,網路更時時刻刻、方方面面介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了。網路流傳的速度更快,影響面更大,基本上已帶動了媒體的革命。」他說。

事業多轉折 朝著興趣走

不擔任公部門的職務後,羅智強以在野的身分觀察媒體,反而有更大的視察空間,也有更自由的發言尺度,他非常享受目前的生活型態,除了漫遊網路,他也赴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擔任訪問學人。在訪學的後期,他還租車開了兩萬公里長路,拜訪美加三十一個城市,回台灣後,他又以一個月的時間「一月雙塔」,走踏台灣土地。接下來,他想把旅行的重心放在中國大陸和歐洲,複製在美國走透透的經驗,去體會各地的風光與風土人情。「這也算是另一種旅行人生的實踐吧!」羅智強說。

羅智強能動能靜,對很多事物都有探索的興趣。他的事業生涯和一般人很不同,才四十五歲,已經歷過很多工作角色,其中高低起伏,充滿戲劇性的轉折。用世俗的標準來看,熟悉他的朋友常形容他「放著眼前的康莊大道不走,偏喜歡找大家都沒有走過的小路。」他笑說:「我大學念的是企管,畢業後同學們都去銀行或企業工作,但我的第一份工作卻是到地下電台。後來我考上公務員,大家都覺得那是最穩定的工作,家人都很高興,以為我終於安定下來,但我卻以無黨籍身分去參選市議員。」

雖然常做一些一般人不太容易理解的事情,但羅智強認為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最有興趣的事情是什麼,而他也一直在做真正想做的事。從只有三千票的落選議員,到後來的國民黨政治金童;再從權力核心毅然請辭成為自由工作者,別人看羅智強的處境好像迭有落差,但他心中卻覺得自己做的始終是差不多的事。

創作力豐沛

囊括各體裁

羅智強說:「我最有興趣做的事,大概就是兩件事,我很早就知道是哪兩件事,這應該是一種幸福吧!第一,我對公共事務一直都很有熱情,期許自己能在公共議題上對社會有一些貢獻,這是帶動我一直往政治方向走的很大動力;第二,我對寫作有很大的熱情,不管我在做什麼工作,閒暇的時間都用來寫作,特別是三年前離開公職後,我所有的心力都放在寫作方面,這件事也帶給我很大的快樂。」

參與公共事務的過程中,有很多變數,很多事情的抉擇往往不是操之在己。「但寫作是百分之百操之在己,只要投入時間和熱情,之後看到作品一個一個完成,那種心情是很喜悅的。政治得隨緣,但寫作可以是一輩子的事。」羅智強說。

不只在報紙專欄上寫嚴肅的時事評論,羅智強也寫過很多軟性的作品,他寫新詩、散文、小說等,著有《琥珀色的夢境》、《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生命沒有過渡》、《沉默的魄力》等書,日前他更出版第一部長篇小說《荒謬獸》,接下來還在進行下一部長篇,創作力非常豐沛。

有人問羅智強下一個階段的工作規畫是什麼?具有企管和法律雙重專業的他,對於目前自己正在進行的媒體觀察和研究,以及文學的寫作,都覺得是可以一輩子進行下去的工作。「我的下一階段就是我的這一階段,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工作,這也是我經歷很長時間摸索出來的成果。」他說。

大學辯論社 危機處理養成班

羅智強小時候不太愛講話,所以當他當上總統府發言人時,很多親戚都有跌破眼鏡之感。羅智強有一兄一妹,排行中間的他,形容自己是個性沉靜憨厚的牡羊座,具有敢冒險的特質,父母可以單獨留他一個人在家而很放心。

後來安靜的羅智強為什麼成為口才辨給的發言人?這與他在大學參加辯論社有很大的關係。「我念中山大學時,辯論社因為缺人參加,我等於是被『拉伕』進去的,進去之前根本不曉得什麼是辯論社。後來我差不多參加過上百場的辯論比賽,拿的獎項不多,算不上知名辯手。但辯論帶給我的受益卻是一輩子的。」他回憶說。

辯論帶給羅智強的訓練,最重要的並不是雄辯滔滔的口才,而是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地獲取資訊、研判情勢、切分問題、提出對策。這對他後來在選戰與政府發言工作上,每天一起床常常都得面對天上掉下來、幾近天塌下來的各式各樣危機,在處理上有很大的幫助。

大學時代,羅智強幾乎所有課餘時間都花在辯論社。「辯論的訓練非常棒,它丟給你一個題目,你必須自己去找資料,比賽前如何準備,完全靠自己,造就了一種自發性的學習,這對我的幫助很大。我後來會轉去念法律研究所,也是因為在參加辯論比賽的過程中,接觸到很多法政的題目。沒有打辯論這一段,我的人生會不一樣。」他說。

走出迷網 好奇心爆表來追夢

羅智強剛從總統府卸任不久就出了一本書,大家本以為他出書是為了要「爆料」,結果他真的是在爆料,只不過揭露的是自己二十八歲時曾沉迷線上遊戲九個月的一段過去。在這本《走出迷網:從網咖青年到總統智囊》中,他坦然回顧九年「網咖青年強哥」的網癮歲月,並分享他如何走出虛擬世界,成為馬總統的核心幕僚的努力歷程。

「當年沉迷最深時,曾窩在網咖三天三夜不闔眼在線上鏖戰,直戰到鼻血長流,才驚覺這樣玩下去,自己可能成為社會版的新聞。」羅智強回憶過去那一段慘白歲月。

既已走出迷「網」,難道羅智強就永遠不再碰線上遊戲了嗎?並不是,他持續關注網路世界的一切,也同時關注網路上流行的遊戲。以最近夯遍全球的「寶可夢」而言,羅智強也是抓寶一族,但他看待「寶可夢」不只是一個遊戲而已,而是從中可以觀察它背後發展出來的社群。

「這七、八年來,我幾乎完全不玩任何遊戲,主要是不信任自己對遊戲的自制力。但寶可夢的熱度實在太高,我實在很好奇,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遊戲。」羅智強笑著說。

懷著忐忑的心,羅智強還是下載了寶可夢,「遊戲的好壞,真的是因人而異。對遊戲的自我控制力不夠的人,遊戲就像毒品,會讓人沉陷其中;但如果自我管理得宜,打一場線上遊戲就像下一盤棋或打一場球,是生活的調劑。我後來決定玩『寶可夢』,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和其他宅居案前的遊戲有別,它鼓勵運動,這對我產生很大的吸引力。」

當作運動力 日行2萬步

羅智強以運動導向來定位他和「寶可夢」的互動關係。「我規定自己每天要走兩萬步,抓寶的行動可以幫助我在走路的過程中不無聊。我的目的是在走路,至於抓多少怪或升到什麼等級,相對次要,只是當成一種輔助的激勵。如果我能保持這樣的底線,就繼續玩;如果我覺得生活已受到它的干擾,那我馬上會把之前收集到的所有精靈通通變成糖果,將花費的時間和心血都歸零。」他笑說。

目前羅智強覺得自己和「寶可夢」相處得還可以,在日常生活、工作寫作上,並沒有造成干擾,反倒是讓他保持每天跑加走兩萬步,相當於十五公里,他運動的意志因寶可夢而得到加值。「看起來,對我來說,玩寶可夢目前利大於弊。」羅智強自我評估。

但羅智強也特別提醒,要玩寶可夢,一定慎選場地,他都走在安全的公園、運動場及河邊步道等沒有車輛往來的地方,不讓自己因分神而發生危險。「持續這樣運動下去,我的新目標就是參加馬拉松啦!」他說。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