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演藝界天后胡錦 餘音繞梁數十載 再唱《梁祝》經典

阮愛惠 |2016.11.04
5536觀看次
字級
胡錦飾演的「潘金蓮」角色,至今仍是港台電影中的經典形象。圖/胡錦提供
胡錦和林青霞合作過《紅樓夢》電影作品,扮演王熙鳳。圖/胡錦提供

文/記者阮愛惠

圖/胡錦、資料照片

愛聽黃梅調的老歌迷、新歌迷注意了!特別是喜愛《梁祝》的歌迷,「永遠的梁兄哥」凌波,又將來台獻唱,十二月十三及十四日,她將與胡錦在台北國父紀館一起舉辦《梁山伯、祝英台黃梅調音樂會》,楊懷民、夏禕也共襄盛舉,搭配台北市國樂團七十多人的大樂團,再次演繹這段淒美動聽、傳唱不絕的經典黃梅調劇目。

為了呈現上台的最佳狀況,凌波和胡錦目前已進入密集的準備狀態。胡錦說:「主要是練體力,因為連著唱兩場,是體能的一大考驗。我和波姐一直都在打高爾夫球,波姐的體能比我還好呢!像波姐這樣能演能唱的國寶級演員,現在能和她評比的很少啦!」除了打球,胡錦日常也勤於走路,練得一身筋骨輕巧靈活,氣色亮麗紅潤。「我們這次著古裝,比上次著旗袍的挑戰要大。我們都很珍惜這次的演出,雖然我和她已合作過很多場,但每一次的心情都是戰戰兢兢的,很期待再次和老朋友、老歌迷見面!」胡錦笑說。

老歌迷聲聲喚

凌波原本不想再出來唱,但拗不過歌迷的聲聲呼喚,胡錦對她說:「您又不是唱不動,就出來亮個相吧,給久違的老影迷、老歌迷們一些鼓勵。我很希望大家都能來看,目前已經有香港的歌迷訂好票要飛來台北,一連兩場都要來聽呢!」胡錦說。

凌波和胡錦一起合作演唱《梁祝40》已經十六年了,在此之前她倆也曾合作過,說來兩人的因緣匪淺,台上台下都有相知相惜的情誼。胡錦說:「算起來我們同台也快一百場了,很多人都跟波姐唱過《梁祝》,一個戲,在她口中可以傳唱一甲子,真的很經典!我很榮幸跟她唱了這麼久,也學到很多她做人做事的方式。波姐不但藝術成就高超,她和先生金漢的夫妻相處之道、她的勤儉、她的守信、她的正直等風範等等,都很值得大家學習。我不只在舞台上和她學習,更在生活裡和她學習。」

胡錦本身也是多樣才華、縱橫傳統戲曲及電視電影圈的金獎影后。從京劇名角出身,後來被網羅到電視圈,之後更在香港電影界大放異彩,她在香港「邵氏兄弟電影公司」發展的十幾年間,共拍攝過近百部電影,一九七四年時,她以電影《雪花片片》榮獲第二十屆亞洲影展最受歡迎女主角,精湛的演技受到至高的肯定。但一般人比較不知道的是,胡錦唱流行小調的功力也是一絕,她的音質柔亮婉轉,詮釋情歌深情款款,餘音繞梁。

演紅反派 別出一格

因為能演能打能唱,長相嫵媚嬌豔,所以胡錦過去的戲路常被定位在反派,她所演的「潘金蓮」角色,至今仍是觀眾心目中鮮明的印象。但也因為常演「壞女人」,後來在她的婚姻裡造成不小的困擾。「我演的反派別出一格,不論古裝或時裝都很搶戲。但『潘金蓮』是個永遠不被認同的角色,也沒人會討論我演紅的角色,我不知道我是成功呢還是失敗?如果能讓我再重新選擇一次,我絕對要選演正派!波姐找我演『祝英台』,給我的演藝生涯留下很好的句點;也許日後有機會,我可以現身說法,用自己的角度來談談『潘金蓮』和『祝英台』這兩個戲劇裡的女性角色!」她笑說。

隨遇而安 絢爛終歸平靜

回首過去絢爛的演藝生涯,胡錦最懷念的是以前在香港邵氏兄弟電影公司的那段歲月。「邵氏在當時就像亞洲的好萊塢,有專屬的片廠,以前我在那裡的街道上拍戲、騎馬,和當時最有名的大導演、大明星合作,現在回想起來,有很多豐富美好的記憶。人家說『年輕不要留白』,邵氏公司給我的就是最棒的青春獻禮。」她說。

而讓胡錦感到更自豪的是,她去香港多年,心態和習性都沒有改變。「我不抽菸、不碰大麻。大夥一起聊天時,大麻傳到我的手裡,我馬上傳到下一個人手中,沾也不沾一下。我最怕抽菸的鏡頭,總是一再NG。去香港那麼多年,很多人這樣那樣,但我告訴自己:『怎麼來怎麼回去』,現在看看,我還不錯哩,自己要給自己讚美一下。」她笑說。

胡錦在當紅之際嫁給當時的台視名主播顧安生,隔年生女,逐漸淡出銀光幕;後來為了陪女兒唸書,她放下一切,在美國舊金山生活了十三年。在美國那個凡事都要靠自己的環境裡,她連車庫壞了、水槽漏水都能自己處理,更放掉了很多以前「大明星」時代的生活習慣。她說:「人生每一個階段都在重新學習如何適應,也在重新認識自己。經歷過美國的生活後,之後在哪裡我都能隨遇而安了!」

近年來胡錦正式退居幕後,除了偶爾現身大型舞台劇如《遊園驚夢》、《蝴蝶夢》和音樂劇《梁祝40》,以及擔任電視製作人之外,打球是她每日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她有一批小她十幾歲的女球友,她跟著她們學會用電腦、用智慧型手機;更學習怎麼打包行李、學各種一定會用到的東西。她說:「在演唱方面我是專業的,但在球場上我只是大家的『胡姊』;我很感謝我的球友,很慶幸我能找到退休生活的重心、交到很多新朋友,讓我的生活多采多姿!」

京劇精神 成為抗癌毅力

一九九九年時,胡錦發現自己罹患乳癌,第一時間,她和一般人的反應一樣:「為什麼是我?」當下完全不能接受。之後她陷入嚴重的憂鬱,即使在手術之後的幾個月間,她仍意志消沈,不肯復建、不接電話,吵著叫先生和她離婚再娶。

所幸,那時她已和凌波簽約演出,凌波祭出「你不唱我也不唱」苦肉計,硬把她從家裡拉出來。開完刀後,在凌波的鼓勵下,胡錦開始打高爾夫球,透過揮竿動作對術後肌肉的復健,以及接觸陽光及人群的正向作用,她的憂鬱症不藥而癒,身體恢復得比開刀前更健康。

抗癌成功的胡錦,成為美國防癌協會的義工,「我的工作內容,是運用我在華人圈的知名度,打電話慰問患者。有些患者無法克服化療初期的煎熬,每天都有激烈的情緒起伏。他們的家人勸不動時,我就親自打電話給他們。」胡錦說。

很多人剛接到胡錦的電話時嚇一跳。胡錦以自身的經歷分享他們,告訴他們每個療程可能的變數和副作用,對他們信心喊話:「我都可以走過來,你也可以!」 她鼓勵了很多人,甚至有人去醫院開刀前,在車子上都一直聽她的演講錄音帶,給自己打氣。很多病友度過了難關後,後來即使去到世界其他國家,逢年過節,都會打電話來問候她。

回想起過去,為什麼有那麼大的意志力對抗癌症?又為什麼能在情況穩定之後馬上幫助別人?胡錦說:「可能跟我從小就學京劇有關,也就是『永不放棄』的體育精神。學戲的過程非常辛苦,拉筋再痛都要忍耐。學戲就是走進一個框框,裡面是忠孝仁愛,框得我那麼久;但我生病之後,重新回頭去看,也就是學京劇時那種遇到事情不害怕、想要好好克服的毅力,帶給我繼續往下走的能力。」

人生重新開始 把握時時刻刻

至今還常有人透過mail或LINE轉寄一些防癌的資訊給胡錦,胡錦覺得有點好笑:「我都已經得了,還叫我防什麼癌?只能感謝人家的好心。網路上很多資訊,也不知哪個才是對的;我們活到一個年齡,聽也聽多了,自己懂得過濾;倒是年輕人,真的是要趁年輕多注意自己的身體;萬一得了什麼病,也要能走得出來,不要搞得全家雞犬不寧,所有的病,都是一個過程,但人生有限,這個過程可以縮短一點,這樣對家人和對自己都好。」

生病不是件壞事,胡錦認為:「病過之後,覺得人生又重新開始。現在我計畫做的事,都會趕進度,就怕我沒時間了。生病後我更珍惜每一分鐘,連打球我都把握時時刻刻,下雨天也撐著。人的潛能是很可怕的,現在很多事我都不說『我不行了』,我會說:『我試試看』!」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