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田車站二三事

文/邱秀堂 |2019.06.27
2899觀看次
字級
竹田鄉傅民雄鄉長(右)親自為《老夫子》漫畫作者王澤導覽。 圖/邱秀堂
邱鎮祥(左二)接待女兒(作者,左三)及其公視同事到竹田車站參觀。 圖/邱秀堂
畫家蔣悅在竹田車站的寫生 圖/邱秀堂
竹田驛園旁的池上一郎博士文庫。圖/邱秀堂

文/邱秀堂

竹田車站原名頓物驛,建於一九一九年……穿梭在新舊竹田車站古樸優雅的候車室、舊辦公室、信號房、茶水間、木窗售票口、旅客留言板,細看毛筆書寫的時刻表,彷彿走入時光隧道。

「去什麼地方呢?這麼晚了。美麗的火車,孤獨的火車……」這首土耳其詩人塔朗吉(Cahit Sitki Taranci,1910-1956)寫的詩,若把前面改成「這是什麼車站呢?」正是幼時我第一次站在月台的感覺。

年前,我看客家電視台重播《大將徐傍興》(一代良醫徐傍興是美和中學創辦人、美和青少棒及青棒的重要推手),劇中年輕的徐傍興(溫昇豪飾演)與女主角徐邱壬妹(謝瓊煖飾演),在火車站演出接送情,情景似曾相識,恍然想起,這不就是讀幼稚園時我當「電燈泡」,陪姑姑去接朋友的西勢車站嗎?那是竹田的前一站。

我初高中分別就讀屏東縣立潮中、省立潮州高中,每天從美崙村家中騎腳踏車至竹田車站寄車,再搭一站火車至潮州站,然後走將近二十分鐘到學校。初三那年的颱風夜,我打電話請站務員留話給父親邱鎮祥:「今晚我在同學家過夜……」彼時,村裡沒有電話。不知何故訊息未傳達,父母親等到末班車見不到我,著急地在風雨中騎了半小時腳踏車到潮州,至學校教務主任鍾明太的府上,請鍾主任協助尋找颱風夜「失蹤」的女兒。

深夜,同學家傳來急促敲門聲,睡夢中的我們被叫醒,驚見門口站著全身溼漉漉的三人。父母親見到我,大大鬆了一口氣,一句責備的話也沒說,只要我留在和外婆相依為命的班長陳宮梅同學家安心過夜。看著他們又冒著風雨回家,躺到床上的我徹夜輾轉難眠。

竹田原名「頓物」,竹田車站原名頓物驛,建於一九一九年,一九三九年擴建木造車站。高中畢業後,我離開家鄉在台北工作,只要有朋友遠道來我娘家,父親不但熱情招呼也當導遊,第一站就是到這處台鐵屏東縣內僅存在客家地區的日式木造火車站。

屏潮鐵路高架化建了新的竹田車站,父親沒趕上,他於二○○九年仙逝。二○一五年竹田車站完成電氣化,我清清楚楚記得通車是八月二十三日,也正是父親的八十六歲冥誕。

穿梭在新舊竹田車站古樸優雅的候車室、舊辦公室、信號房、茶水間、木窗售票口、旅客留言板,細看毛筆書寫的時刻表,彷彿走入時光隧道。某次,一位年輕人興奮地叫了我身旁的老夫子:「王澤教授,你怎會來此?」原來他是王澤在台北實踐大學建築系畢業的學生,正在修護火車站前的「德興舊碾米廠」。廢墟重生的碾米廠,搖身變成光與影絕妙搭配的玻璃屋「大和頓物所咖啡館」,斑駁的外牆留有多年前南台灣藝術家李明則手繪作品,彌足珍貴。

去年(二○一八)秋天,竹田傅民雄鄉長邀請來自中國、德國、奧地利的藝術家趙林紅、于亨、黃曉平、蔣悅、金偉、金鵬和芙萊絲(Dorothea Fleiss),在車站旁的李秀雲先生攝影紀念館舉辦「竹田寫生展.同學一回油畫南台灣」,策展人是王澤和我,當天的貴賓還有台北南下的作家汪詠黛和唐凱莉。藝術家在充滿花香、咖啡香、鳥叫聲的竹田驛園,各自找到自己喜歡的角落,靜靜寫生;展覽結束後,金偉在群組寫道:「幸福就在那眼神中,快樂就在那畫筆裡,陽光就在那擁抱後。讓我們帶著溫情,帶著微笑,帶著期待,繼續前行。」

竹田鄉將於今年秋慶祝竹田站百年風華,傅鄉長邀王澤和我為活動集思廣義。三月初,他親自帶路導覽並在臉書上貼文:「老夫子王澤、秀堂賢伉儷受託一起為漫遊竹田、驛站百年慶……非常期待能帶動老夫子迷,坐火車來竹田踏青。」

當天,鄉長站在車站廣場介紹:「從這裡望過去就有三個圖書館,池上一郎博士文庫(日文圖書)、泰美親子圖書館、竹田鄉立圖書館…」我內心湧起無比的感動,能生長在文風鼎盛、充滿「晴耕雨讀」精神的客家村,何其有幸啊!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