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能名焉隨想錄】 大匠世代中山陵和呂彥直

文/陳名能(建築師,前中原大學副教授) |2019.08.29
1863觀看次
字級
台北中正紀念堂。圖╱陳名能

文/陳名能(建築師,前中原大學副教授)

清未民初,戰禍動亂和屈辱的時代,也有過美好的一面,那就是學術文化和藝術的豐收。數不完的學者名家,處在中國文化餘燼尚熾,而西方文化大量添加柴薪之際,自幼深潤中國文化,後來又接觸西學,留學歐美,鑽研西方文藝古典,身處變局卻逢源東西、學貫古今,成就絕非偶然。這樣的時勢,自有各類英雄出世,建築之學當然不例外。

一九二五年孫中山先生過世,葬事籌備委員會公開向世界徵求陵墓設計,總共收到四十餘件。經四位評審:南洋大學校長凌鴻勛、德國建築師樸士、畫家王一亭、雕刻家李金髮,一致認為中國青年建築師呂彥直提出的參選方案,「設計範界略呈一大鐘形」為「簡樸堅雅,且完全根據中國古代建築精神」,獲得首獎。後來有論者評中山陵的設計:❶是結構完整、聚散巧妙;❷是中西一體,珠聯璧合;❸是氣勢磅礡,視角見奇;❹是簡樸莊重、寓意深遠。

呂彥直(一八九四~一九二九)安徽滁縣人,父呂增祥官至五品,曾奉派出使日本,後任天津知州,與嚴復、孫寶琦、呂鳳祥等學者名流交遊論學,呂彥直並與嚴復二女兒訂婚,呂早逝後嚴女士終身未嫁。一九○二年,呂彥直隨二姐、姐夫(嚴復長子嚴伯玉)到法國讀書,一九○八年回到天津,一九一一年考上清華學堂留美預備部,一九一三年畢業後考取公費留學美國,就讀於康奈爾大學,一九一八年畢業並留在紐約工作。一九二一年返回中國,次年與黃檀甫成立真裕公司,後改名「彥記建築事務所」。一九二五年呂彥直設計的中山陵獲得首獎,受聘為中山陵的建築師;一九二六年設計中山紀念堂及紀念碑,再次獲獎。

但,呂彥直一九二七年病倒,兩年後患肝癌不治過世,年僅三十四歲。呂彥直設計的這兩個中國近代建築史上的里程碑,由黃檀甫接續建築任務,都在他身後才完工。

南京中山陵嬴得多方佳評,我認為呂彥直的主建築設計,採用了中國古典歇山式屋頂,青天綠林的背景襯托出比例典雅和氣度雍容。反觀其他兩個二等獎及三個榮譽獎的設計,均不約而同地採用高塔式的攢尖屋頂,氣勢自然就弱了許多。

此外,常被人稱道的中山陵藍色琉璃屋頂,在我國建築中甚少見到,可能出於北京天壇祈年殿及皇穹宇等建築群的藍色屋項。呂彥直借用這樣的藍色琉璃瓦,並以全部白色建築體搭配,來暗合青天白日國徽,作為安置孫中山先生梓棺的陵寢,一般認為莊重肅穆而又極具深意。我曾於《聯合報》論壇版撰文指出,藍白二色雖形成沉重哀慟的氛圍,但背倚南京市郊鐘山的大片蒼翠之中,更是一曲動人的彩色三重奏。

呂先生設計廣州中山紀念堂時,八角攢尖屋頂仍延用了藍色琉璃瓦,卻沒有再配以全部白色建築體,而是如天壇建築群一樣,在屋頂以下的簷椽、斗拱、梁枋、柱及門窗等之上,均施以精緻彩繪,來塑造位於廣州市中心,又是傳統中軸線上的地標建築,以紀念中山先生。兩者功能與環境不同,因此設色各異,足證呂先生美學用心之深厚。

台北市中正紀念堂也選用中山陵藍白二色的設色,以及藍色琉璃瓦八角攢尖頂,與廣州中山紀念堂幾乎雷同,但出於建築美學權衡者少,出於政治考量者多。藍白二色雖說莊嚴肅穆,但這裡不是「中正陵」啊!

呂彥直為中國現代第一代建築師中最傑出的代表,不幸英年早逝。中國民間向無「建築師」的職業和稱號,官方自古以來掌管建築設「將作監」,西漢官名稱「將作大匠」,現在我們紀念呂彥直先生,稱他為「大匠」,是再恰當不過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