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事】 太武山與毋忘在莒

文/吳鈞堯 |2019.10.02
1291觀看次
字級
金門太武山「毋忘在莒」碑石 圖/吳鈞堯

文/吳鈞堯

太武山刻了大字,源於1964年11月,太武山防區的郭兆烈戰士發起「毋忘在莒」運動,效法戰國時代,田單死守莒城,後以火牛陣復國。我的孩子屬牛,我跟他說,他的族裔有過這麼一頭火牛,而且是一大群,立下豐功偉業。

我們做了一件對不起「太武山」的事情。不像有些人,登玉山,斷「于右任」立像,推落山谷,而是恰恰在太武山「毋忘在莒」碑字前,孩子走不動了。

前一晚,孩子與姪女於金門后湖海邊戲水、挖砂,偶爾找到幾枚蛤仔,揚起寶貝般大喊。待看到真正擅挖的討海人,挑兩只桶,裡頭的蛤仔都肥大,這才懂得敬畏。沿后湖、昔果山的海灘直接走,能通抵成功海灘,似乎也能通抵料羅,再轉進陸路,上太武山。我從沒從海路登山,那存在我想像中,一半真實、一半虛幻。從海邊眺望太武山,格外顯其高峻。

「太武山」不只屬於金門,大陸沿海丘陵,許多山頭都名「太武」。傳說,太武夫人曾於山上求道成仙,太武夫人高來高去,她所踏履,以及未曾到訪的山,只要人民信她,山,都曰「太武」了。

我轉述給孩子們時,就與弟弟商量,隔天登太武,我小心地浮現一個念頭,那女子啊,何能擺脫世俗、斬斷情絲、不理睬夫嚎子哭爹娘喊疼,一個女人,果決上山?

傳說本該美麗浪漫的,忽爾愁雲慘霧,難道那是一個在人間已經沒有愛的女子,只能走入虛空,找尋穿越俗世的愛?她面臨什麼災厄,才能登群山、飲露水,與日月以及荒涼為伴?我悄悄遮掩要跟我說話的太武夫人,而與孩子們說,登太武山,是為了讀一句重要的話:「毋忘在莒」。

往昔,戲院放電影前得唱國歌,畫面主述老蔣英明政績與軍備,國歌片尾停在太武山勒石那四個大字。往昔哪,當我還是七、八歲大的孩子,已立志為國捐軀,弟弟也這般,國小畢業報考士校,我一直沒問他,是在怎樣的午夜夢迴,徹底放棄軍事夢,讓母親把他領回去了?在我的追溯下,我的姪女、他的女兒,才知曉她爸爸少為人知的過去。

金門充滿口號。下飛機,進鄉野,在多數廢棄的碉堡、圍牆等,能看見「反共復國」、「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等標語。在充滿口號的地方,我長大、我認識,甚少懷疑這世界有什麼不對。每天早晨,屋後的木麻黃棲滿麻雀煩躁的啼叫,鬧轟轟的,幾乎要比砲彈吵。我醒來,經常精神洋溢,覺得自己很是快樂。陽光從屋後的山坡上慢慢出發,露水重,庭院牆上的青苔帶著點憂鬱、裹著些心事,直到日正當中,露水蒸發,這時的青苔青翠一如寶石,爽朗多光。

廚房有口號。牆上刻有灶君名號,也刻著國民生活守則之類的文字。還沒讀書習字之前,我讀不懂它們,讀懂它們之後,也不覺得那有什麼不對。守則跟灶君都被煙燻得老黑,我一直以為這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留在廚房牆上了;像習俗一樣留置家中。

母親常跟我說灶君,不外是有人浪費糧食,被灶君發現,上稟天庭,終於惹來雷神雷殛。老掉牙的勸善故事對當時的我很具吸引力,央求母親一說再說,卻未對牆上守則跟遍布的口號有任何說明。曾有人拍攝金門、馬祖等地口號,呼籲留下防禦工程,塑造地方特色。口號過於嚴肅,便有了改編版,如,「金門大砲一下開,大陸共匪死規堆,安姊獻花送英雄,阿婆買餅來勞軍,金門戰士大歡喜,趕緊反攻大陸去……」

我們一夥人,坐在「毋忘在莒」碑石前的台階,東扯西扯談口號與金門,是因為孩子走不動了。他在海邊嬉戲半個下午後,皮膚過敏,再在晚上吃蝦,拉了幾回肚子後,止住了,早餐也能喝粥,一切彷彿枕戈待旦,哪知一爬太武,就喊累。而能夠走到這兒,已經是半哄半騙,但是山路是單向道,走了上來、還得走下去。

太武山刻了大字,源於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太武山防區的郭兆烈戰士發起「毋忘在莒」運動,效法戰國時代,田單死守莒城,後以火牛陣復國。我的孩子屬牛,我跟他說,他的族裔有過這麼一頭火牛,而且是一大群,立下豐功偉業。

談扯許久,孩子終被打動,我想起那位郭兆烈戰士,是如何得了靈感,膽敢以一個兵,寫陳情書給長官,跨台灣海峽猶過楚河漢界,一路上躲過卒的直襲,車與馬的斬殺,到了將帥前,還能通過象的布陣、士的籌謀?史載,郭兆烈面對老蔣親題的「毋忘在莒」,發誓必報國仇家恨,振臂疾呼,使得這四個字,具備歷史含金量,全國風行草偃,難道是太武夫人在一個月夜顯靈,給了他一道仙符?

我們身在歷史現場,遊客未必如織,三三兩兩別有景致,途經的碉堡多已廢棄,殘存的幾處掩在山石與蓖麻後頭,我的孩子還在與他體內的病毒對抗……我能揹他,如上山那般,但多數時候,還是得放下,讓他自己走下山。

東扯西扯,還是扯出點影子了。夕陽好看,一旦整個淪陷,雖說山月隨人歸,無限浪漫,但也有點鬼影幢幢的意思。口號都是正能量,如果伴以軍歌,正該雄赳赳、氣昂昂,不怕陰、不怕暗。弟弟正待放聲大唱時,被孩子與姪女制止。兩個小孩走得快,尤其下坡路,真的具備了火牛的奔勢。餘暉照在碑石上,微紅的胭脂色,再不久月亮出來,該在碑石上抹一股清冷,而儘管在滿月,那道光不至於是冷,也不會是凍。

月灑太武山勒石,是我從未見過,也許郭兆烈戰士見過,且聞裙擺翩翩乍響,慌忙持槍,回身大喊「口令」時,但見一輪明月,剛剛輕移山頭。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