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第 九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 人間佛教散文- 貳獎】 道得賦 (下)

得獎者╱蘇雅芳 |2019.12.24
1309觀看次
字級

得獎者╱蘇雅芳

祖師殿是寺院最早建立的小殿,殿堂左邊安有一塊嶔磊的大石頭,似乎跟著廟殿落成就矗立此處。我剛來時,一說這塊石頭是從印度佛陀說法的靈山運過來的,要弟子見石時如見佛在。一說,當師父決定在這片山林創設叢林,正愁沒有建材,一聲巨響,從崖頂滾下這塊岩石,工匠就決定圍著石頭蓋起祖師殿。

還有一說,其實比較接近事實,這塊巨石是天造地設,一直都在這裡。我常在打坐時偶爾意識飄到眼前的巨石上,想著我年輕時讀過的句子:「石從何處飛來?」那是更遠的一座寺院裡的另一塊石頭了。

意識浮移,停留在石頭上刻進去的六字大明咒,我的嘴和心跟著默念沉浸在六字大明咒的光亮中,直到又要挨老法師的一頓棒喝。「回來!」老法師說,回來。

你會不會覺得,煩惱無邊,像見不到岸的汪洋,有時是回不來的。

起來,繞著石頭行走,心中就只存著六字大明咒,長長的一個嗡音,嗡是開天闢地的第一個音,是包含和存有,是諸佛菩薩的正心正念。煩惱心就是菩提心,將你的煩惱放下。

當你怨憎,當你起煩惱時,該怎麼辦?當你想念一個人,如何平息自己起伏的愛戀?如果你在信箱看到我寫的這封信,你做何感想?

那些與老法師相處的歲月,老法師幾乎就是祖師殿角落的一幕風景,他總是都在,像磐石那般的穩固,他是停止的風,留著早年戰爭的痕跡。

我喜歡跟隨他,站起身,走向祖師殿外面的光亮處,呼吸一口清新的氣息。

你去過祖師殿走到羅漢步道,走過一道斜坡,穿過禪修院掛在簷下的木魚風鈴。你將遇見繁花和綠樹,在樟樹、印度紫檀、阿勃勒和更多我不知道名字的參天樹下打坐。有一次,走著走著,前面的老法師突然停下,喝叫一聲:「你跟著我做什麼?」

我遲疑著:「我在行禪。」

老法師嘴一抿,我努力參著他的笑意:「你跟著我能走到哪裡去?」

老法師見我猶豫,緊接著問道:「道得道不得?」

我瞇起眼睛,卻什麼也不再說。

你的父親,我所認識的老法師帶禪二十一,以嚴格出名。在幾無光線的禪修院,一排年輕的僧眾僅靠著石牆,聽老法師講解出入息和觀想法門,轉識成智,般若在老法師口中凝結成水晶般的透明,「小子,都聽懂了嗎?」

沒有人應聲,應該說,沒有人敢出聲。如果有人回答,先吃一棒,「就叫你不要聽了,你還聽?」

聽也是棒子,沒聽也是棒子,吃過幾次棒子,打得人人紋風不動,狀若入定。

在寺院的日子,四季皆有不同的變化,但我們對變化了然於心。歡迎你隨時到山上來走走,參拜佛陀,你可以帶一本《金剛經》來,來喝一壺茶,走老法師以前走過的路,見他所見到的風景。你會愈來愈了解老法師的為人,竹林掩映,穿過松林的靜默,或是三月好時節,杜鵑花盛開的種種色彩,如同佛陀傳下的八萬四千法門,你會以為還能遇見老法師,默默觀賞著杜鵑花,在剛硬的性格底下流露的溫柔情意。

等到轉成秋天,山裡的楓葉轉黃,一片蕭瑟的寒意,你懂得,這就是大自然的放下,在為更多的新生做準備。轉到這樣的心境時,已經進入我自己的中年,而老法師也一年一年的老去著,他長出來的兩腮鬍鬚已經全白,我愈來愈常在僧團外頭的法會活動忙碌,這時才知道,當年跟隨老法師的日子何其的殊勝珍貴。

那年,我從外頭歸來,不經意的遇見站在松樹下的老法師,他仍舊穿著那套舊袈裟,瘦小蒼老的身影站在遍地的落葉和松果間,我向他合十行禮,他也沒說什麼,突然拋過來一句:「什麼是祖師西來意?」

我猶豫著老法師問話的深意,猶豫間,老法師照常緊緊追問:「道得道不得?」

我想起趙州和尚的公案,輕輕說了句:「喫茶去。」這是這麼多年來,老法師對我的回答最滿意的一次,他看著我,揮了揮手。

我如何跟你述說,一名終生都坐在角落暗處的老僧人呢?松果靜靜地掉落,老鷹在寺頂盤旋,視線總是向下,觀著他的心而終仍無所觀。我但願你珍惜你有過這樣的父親,並且將他獻出來。

我想像你的樣子,你的年紀,你的工作,你和老法師相處的記憶,此刻,你正在做什麼?

我自己進入中年後,一直擔任著寺院的文書工作和佛教史的整理,這是個非常繁重的責任,幾乎耗費掉我禪修外的所有時間。我在一方小小的斗室裡忙著校正一部《大藏經》,偶爾望向外面的天空,奇怪的是,只要想到老法師端坐的身影,我的心就覺得安定和踏實。好像,這麼多年以後,老法師已化身為那塊六字大明咒巨石的一部分,讓我相信雖然此刻疲累,未來仍然靜好如初。

你相信嗎?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早點回到祖師殿的那個角落,不為什麼的,我只想坐在那裡,度過一個多風的午後。

常常遇到阻難,遇到難解的事,師父總開示我們須有慈悲心和出離心,才得投入人間佛教的種種服務。我也常常回想起老法師逼視過來的眼神和他的當頭棒喝。

老法師生病後,醫師囑咐他要多休息,已較少來到祖師殿,我前去探望他,為他誦念《慈悲三昧水懺》和《藥師經》,回向他的健康福報。他心裡放不下祖師殿的工作,我說:「您放心啦,寺裡會做安排的。」話才剛出口,我就轉身拭淚,不想讓老法師看見,但是,誰能夠代替老法師在祖師殿的位置呢?那個位置就空著,像一只茫茫無神的眼睛。

今年年初,我隨僧團到普陀山參拜,順道又去了福州,與當地的佛教人士交流,開會。每天入睡前,仍不忘做回向功德的功課。突然接到訊息,告訴我,老法師病情加劇,可能已到滅定的時候了。我心頭一緊,念著佛號,知道生老病總是苦,歲月已將我們帶到解脫的岸邊,你知道嗎?出家人恆念生死如歸,但當往事不由自主地湧現如地底泉,心裡還是萬般不捨。

過了三天,回到台灣,隨即趕過去探望他。老法師當時就只剩一口氣了,一口氣還留戀著人間,同門幾名師兄弟圍繞著他,為他念經,我知道聽見佛號能讓他心安,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老法師好像在飄渺間聽見我的聲音,微微睜開眼睛,用微弱聲音問我:「生和死何異?」

我沒料到法師會問這個問題,念著佛號的思緒一下轉成空白。

老法師問道:「道得道不得?」

我什麼思緒全無,但年輕時讀過的蘇東坡突然亮起來,我回答:「飛鴻踏雪泥。」

老法師張開眼睛,這已是他神識的最後一絲氣力,他閉上眼,最後說的是:「哪來這麼多雪?」

火化儀式後,我們將老法師的骨灰散在他生前常吟哦徘徊的松林裡。你沒有來,幾名師兄弟一起默默走著,陪他最後一段路。

是秋天了,秋天的蕭瑟和冬天刺骨的寒意轉眼就要來臨,但只要心頭無事,何時不是人間好時節?雖然四時韻律依舊,祖師殿從此少了那個安定的眼神和磐石的身影。生滅如常,因果業報也如常。

真的希望你可以看到這封信,也非常歡迎你有空時來寺裡走走。請你把這裡就當作你的家。如果你來,或許你會遇見我,現在沒事的時候,我會坐在祖師殿的角落,坐在那裡。我就只是坐在那裡。

感恩你的耐心,盼望有一天能夠認識你。 小僧 合十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