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堂鐘聲】 美的使者汪曾祺

文/湯崇玲 |2020.03.09
1195觀看次
字級

文/湯崇玲

一次,女兒說:「我覺得妳好像不喜歡認真賺錢。」真是叫我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在這科技島,中文系畢業若要走出康莊大道,著實需要恩典!但是有汪曾祺的小說可看,或許就不必太遺憾。

「如果你來訪我,我不在,請和我門外的花坐一會兒。它們很溫暖,我注視它們很多很多日子了。」汪曾祺如是說。

如果有一個文人可以一邊在果園裡噴著農藥,一邊卻覺得自己在法國波爾多,不要懷疑,那就是汪曾祺。

如果有一個畫家下放窮鄉僻壤時,能開開心心地畫著馬鈴薯圖譜,甚至聞到了專家都沒注意到的麻土豆花香,不要懷疑,那也是汪曾祺。

汪曾祺(一九二○~一九九七),被稱作中國最後一個文人,江蘇高郵人,能說能唱、能書能畫、能寫也能詩,他喜歡花,看花、寫花、畫花,還喜歡人們跟他一起賞花。作為沈從文的高足,汪曾祺在文革後再攀創作高峰,他的筆好像沒沾到政治惡臭,依舊美得很。

汪曾祺擅寫少年人的愛情,〈受戒〉明子與小英子跨越宗教與麵包的純愛,讓人邊看邊微笑,但少男少女身後的蘆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蘆穗,發著銀光,軟軟的,滑溜溜的,像一串絲線……青浮萍,紫浮萍。長腳蚊子,水蜘蛛。野菱角開著四瓣的小白花。驚起一隻青樁,擦著蘆穗,撲魯魯魯飛遠了。」原來織就愛情的正是這片蘆花蕩。

〈大淖記事〉十一子和巧雲的愛情也是美的,但是錫匠們的義行更是美,為了報軍官劉號長糾眾打殺十一子的冤仇,二十來個錫匠挑著二十來副擔子在大街上遊行,沒有旗子、沒有標語,他們嚴肅安靜遊行了三天,頭頂著香爐坐在縣政府前申冤,誠如汪曾祺所言:「這個帶有中世紀行幫色彩的遊行隊伍十分動人。」為了維護少年人的愛情、為了捍衛生命的尊嚴,錫匠們團結一氣向當權者發出沉默的怒吼,這難道不是一種公義之美?

能夠在懸崖菊花影中修鞋勞動是美,但在紅衛兵抄家的風風火火中,機巧的保住鄰舍的傳家寶,老友被鬥到意氣消融行將放棄時,一碗熱騰騰的燉肉送過去,「吃吧!不吃好一點頂不住。」〈皮鳳三楦房子〉的高大頭人如其名,長得不算美,卻有著患難中最美的真情。

〈歲寒三友〉靳彝甫亦是如此,地方上的小畫師,平常是吃不飽的,但肚子餓時只要拿出三塊珍藏的田黃石章,雞油一樣滑潤的石頭捧在手中,「他就覺得對這世界沒有什麼可抱怨的了」,然而一旦眼見幼年至交窮愁潦倒往死路行去,二話不說,田黃賣了換現金。這不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這是性命之交,美極。

在一個不太美麗的時代,我們很需要汪曾祺,我們很需要有人繼續標舉著美,只要那點花香還在,世界就不顯為臭;只要那點人情還在,世界就有溫暖;只要美還在,我們就可以存活。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