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能名焉隨想錄】羅浮宮金字塔之歌

文/陳名能 |2020.03.26
690觀看次
字級
金字塔的變奏。圖/陳名能
方圓和直曲的對比。圖/陳名能
大小正反和實虛的針鋒相對。圖/陳名能
古典和現代的穿越。圖/陳名能

文/陳名能

貝聿銘最不喜歡人家說他設計的「羅浮宮金字塔」源自埃及,他極力劃清界限,強調「埃及金字塔」是實而沉重的,「羅浮宮金字塔」則是空而透明的;但最後「玻璃金字塔」的比例,卻跟埃及的完全一樣。他的設計團隊做了很多嘗試,發現「埃及金字塔」的比例最完美,比它高一點嫌太銳,比它低一點嫌太鈍。

這是埃及人在數千年前就掌握了比例之美的奧祕?還是我們看了它這麼久,己經習慣了這樣的比例?

這個比例的金字塔,是由斜面與地平面間的夾角為51°51’時所形成。在諸多有關金字塔的理論中,最具說服力的是John Taylor(1781~1864)《大金字塔》中所論證的:這個角度形成的金字塔的四個底邊的總長度,除以其高度恰為兩倍的圓周率(2π)。金字塔實際代表一個半球體,代表地球的北半球,也代表由地面觀測的半個天體。從數學、天文、星象、地理、考古等的整理和推論,金字塔實為古埃及人在天文觀測、曆法、度量衡、測量等智識總成就的遺址。

羅浮宮有八百年的歷史,是法國歷史、文化、藝術、建築的象徵和寶庫,是法國人的驕傲。一九八一年密特朗總統請來了貝聿銘,這位美籍的中國老先生,建議在羅浮宮的中間「拿破崙廣場」安置一個金字塔,引起各方輿論的大譁和反對,但完工的「金字塔」卻成了巴黎新地標,參觀人數超過原來第一名的艾菲爾鐵塔。

當初最遭受批評攻擊的是遠古造型的「金字塔」,現在最受讚賞寵愛的,也是這個遠古造型的「金字塔」。為什麼呢?因為貝先生舉重若輕,以最簡單的幾何形體,表現了多元多層次的深意!

貝聿銘翻轉了軸線,將這個「玻璃金字塔」變成眾目聚焦的主角,原來的國寶羅浮宮反而成了配角;「金字塔」像一顆光芒奪目的鑽石,羅浮宮成為華麗的珠寶盒,有所謂「大盜盜國」,貝先生真可謂「大盜盜寶」。

羅浮宮改建計畫十分龐大複雜,原建築呈狹長的U型,入口不明確,動線紊亂重複,附屬及服務空間極度缺乏,建築內部又必須重新配置和改善,同時更牽涉了「羅浮宮」與巴黎整體都市紋理的互動定位的調整。貝先生經過數月實地勘察和研究,他深信必須開挖中間「拿破崙廣場」以增加空間,而博物館的入口,則必須在廣場的中心。

開挖「拿破崙廣場」是邏輯推演的結論,而在入口加上深具圖騰或符號意含的「金字塔」,即使是出於貝聿銘一貫對幾何形的偏好,但經分析也是極佳的選擇。金字塔的底邊正方形與廣場契合,金字塔簡潔的線條,與華麗繁複的巴洛克羅浮宮,形成的有趣對照和辯證關係。椎形的尖塔(高度為原建築的三分之一)對原建築遮蔽最小,是對原「羅浮宮」最大的尊重。透明的玻璃更能加強這種企圖,貝聿銘認為玻璃可以照亮地下的大廳,並透視多變的巴黎天色。

我曾在個人臉書寫了個懶人包:「一分鐘讀完建築史:現代建築是將一切空間需求裝進六面體的方盒子;後現代建築是盡力掙脫這個方盒子;西洋和中國的古典建築則是各有一套如樂高積木塊和文法,各自玩了三千年。」

現代建築大師密斯(Mies van der Rohe, 1886~1969)以「六面體的方盒子」征服了世界,改變了現代都市的面貌。金字塔的幾何形是「五面體的四角錐」,比密斯「六面體的方盒子」這個現代建築的聖器,還少了一面,更為簡化,更符合密斯「少即是多」的「極簡主義」宣言。這是貝聿銘對密斯最高的敬禮,可以說是密斯建築的「絕唱」。還是該說,埃及人才是「極簡主義」的老祖宗?

從另一方面看來,「羅浮宮金字塔」有如冰山一角,自原有的方盒子秩序中破繭而出,這不正是後現代精神的具體呈現?

貝聿銘以「金字塔」這個最簡單的幾何形,作為基本的設計元素(語彙),他說:「我相信幾何形是推動設計的力量。」他將這個基本元素變形、重複,並賦予各種不同的意含和功能。於是我們看到了,廣場正中的大「金字塔」被倒影水池包圍著,水池同時反映了今古造型,其實是兩個扁平的金字塔。地下層三個往展覽廳的通道,都以天窗採光,因此廣場上又多了三個小金字塔。廣場西側開口處的圓環中間又有兩個扁平的金字塔,下面是個倒置的金字塔,作為往停車場通道的採光,倒置的金字塔正對著,地坪上的一個小花崗石金字塔,兩個金字塔尖對尖,一虛一實,戲謔的矛盾語法,令人發笑。

在這裡,我們總共可以數出十個金字塔來,有如古典樂曲中簡單的主題不斷變化、組織、延伸,演繹成了精采的「變奏曲」。 這是貝聿銘在羅浮宮,精心鋪排出的建築盛宴──「金字塔之歌」。

貝聿銘在華麗巴洛克的古典建築中,加上了最現代,最前衛,而最極簡的玻璃體積,其造型是最古老的金字塔,這種矛盾和弔詭的論辯思維,結果是該有的對比和衝突,超越了時間,塑造了令人驚歎的造型和空間,這是後現代的,也是超現代的體驗。古老的金字塔夜間溫暖的發出光彩,白天在太陽下閃爍,快樂地反射著周遭的古典,這裡不是吉薩沙漠,但突然間我懂了,懂了為什麼貝先生不在這裡種樹,因為有任何一棵綠樹,這裡就不像吉薩沙漠了。在這裡像沙漠中海市蜃樓般的幻影中,「金字塔之歌」繼續四千年的傳唱,令我們沉思低徊不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