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奇緣】 烈日下的椰棗樹

文╱洪玉芬 |2020.04.24
1623觀看次
字級
蘇丹喀土木農場裡椰棗樹肚量廣大,能遮陽避熱。圖╱洪玉芬
「嘗嘗看,很甜的。」主人隨手從樹上摘下椰棗一串,遞了一顆給我。我狐疑的眼光,馬上得到回應:「有機的,可以直接吃。」送入嘴中,天然的甜味,綿密細緻的口感,充塞舌尖,久久不散。圖╱洪玉芬
農場數百株的椰棗樹像士兵排列,井然有序。圖╱洪玉芬

文╱洪玉芬

「嘗嘗看,很甜的。」主人隨手從樹上摘下椰棗一串,遞了一顆給我。我狐疑的眼光,馬上得到回應:「有機的,可以直接吃。」送入嘴中,天然的甜味,綿密細緻的口感,充塞舌尖,久久不散。

數百株的椰棗樹,像士兵排列,井然有序,主人以君臨天下之姿,我沾光如貴賓,逐次巡視。但見樹葉尾稍垂下,彎腰九十度,謙卑俯首迎接我們。主人見果樹如見兒女,眉開眼笑,頻頻頷首示意,無聲的交談,在他們之間流淌。黃沙烈日,乾燥旱地,如此龐大的椰棗果園,結成了美麗的果實,是老天爺的賜予?或是對不毛之地的補償。

扇形齒狀葉片,在粗幹的上端,盡情地往外彎曲伸展。大地晴空萬里,日光灼灼,燃燒著雲絮,樹蔭下的影子,隨風微動。黃澄澄的果實,一串串,懸掛樹上,顆顆粒粒,飽滿厚實,陽光下,晶亮閃爍。椰棗,小小的一顆,昔日遊牧時代,是充飢填肚的聖品,在物質匱乏的彼時,據說吃上一顆便可度過一日。市售的椰棗是暗紅色,眼前的卻是鮮黃、嬌豔無比。他解釋到,果實在樹上成熟時呈鮮黃,摘下慢慢變成暗紅色,市售都是加糖蜜醃製過,過甜。原來食物如世事人情,過度粉飾,遮蓋了原味,失真。

蘇丹喀土木城,正午,陽光強烈,雲朵被烈日噬光,只剩孤獨的天空。不遠處,藍、白尼羅河依然流水淌淌,兩岸船渡頻仍,人來人往,岸邊蘆葦隨風搖曳,露天咖啡座空曠寂寞。從飯店大廳望出,拱門迴廊的枝椏花草,奼紫嫣紅,光影下,暗香浮動,我不禁恍神,迷離。

他遠遠走來,於滿園花草錦簇中,陽光在他的頭頂,圈成皇冠,彷彿間我看見一個夢想,走向我。今日,他排開眾務,依約前來,專程載我去他的農場,距離城外二個多小時的車程。

一個人,訴說夢想,如孩童玩他的樂高,眼神閃著光亮。他在我面前,坦誠、毫無保留訴說著他逐夢的經過,除了日積月累的友誼之外,尚有一分知音的信賴。知音的道路,總有一些看不見的東西,不具體但有價值的理念,在彼此的心中,互相交集、沉澱。

我,與他之間該有一座橋。這橋,或是他的農場,或是更早以前的一只零件。

與他結識,在很久以前。他千里迢迢來台,忍著飛航的疲憊、時差與食物的不適,一下飛機馬上上門拜訪。接下來的一周,他隨我奔波、馬不停蹄的四處拜訪工廠。

有一天,最後一站來到一家工廠,馬拉松似的會談,老師傅頻頻中途離席,搬來多種零件,比手畫腳與他溝通、解說。台灣黑手師傅的能耐,十八般武藝講得出寫不出,油亮的工作母機,沾滿黑手一生汗水,他解釋零件因屢屢改良,來客所使用的機器製造年份久矣,已更新型號,零件需特製。一來一往的會談中,來客眼神綻放光彩,時間毫不察覺已流逝。老師傅的專業打動了他,而我只不過是一個翻譯者,也沉浸在會談中,彼此太投機了。

這個會談,帶給我極大的愉悅,多少年來這個鮮明的畫面,我總以它為前進的動力。

終於,在滿疊整卷、發黃的圖面中,找出年代已久的一張,正是苦苦尋找的原始尺寸。

他喜出望外,我對待一個零件如同機器的慎重,這是我一貫的做事態度,卻不經意地感動了他。從此他是製造商,我是供應商,商誼衍生情誼,從彼時,至今日。

「這個農場,是我的enjoy(嗜好、樂趣),也是一項投資。」他音調高亢上揚的對我說了這句話。人因追求夢想而意氣風發,我在他的臉上讀到了。椰棗樹,烈日下,始終不懼乾旱,頂天立地站著,彷彿無聲地回應了他。葉子一片片,如被風吹乾了汗水,變輕盈了,隨著他的夢想,搖曳不已。

農場,斥資鉅額,花了他長長的一段時間與心力,正如羅馬不是一天造成。

夢想,源自貧困的童年,為人洗馬賺取微薄工資,幫助家計。當馬昂首嘶啼,主人高高在背上,一陣塵沙飛起,人馬風馳電掣而去。這一幕,是他一個洗馬小童,終其一生奮鬥的目標。

椰棗樹,竟是如此肚量寬大,在樹蔭下,為我們遮陽避熱。

我問農場有多大?阿拉伯語為母語的他,一時難以轉換英文,索性拿來手機打出一長串的數字。每次他來農場,不是用走路,也無法開車,都是騎馬巡視,像君王出巡他的王國。

踏入農場,處處是驚喜。動物、植物紛紛以迷人的姿態,表演給魯鈍愚騃的我觀賞,彷彿,在在證明主人築夢完成。果樹,除了椰棗,尚有千株萬棵其他種類。芒果樹已採收完畢,尚餘兩顆垂掛枝頭。葡萄柚更是大器,樹百棵如鼓號樂隊,果實熱熱鬧鬧、爭先恐後的來報數。

我雀躍如童子,一轉身,便與花樹撞個滿懷,抬頭一望,粉色白色橘色花朵於樹梢綻放,閃爍亮光,彷彿開著開著、要開上天似的。

飼養的動物,種類多,數目大,是另一處風景。駿馬一匹匹,血統純正,主人如數家珍,對每匹馬瞭若指掌。賽馬場上,他的馬兒和他從未缺席過,迎著風、氣流,韁繩讓他與馬合為一,是種享受。馬背上,急速的上上下下,彷彿是舞步,順著節奏,如人生的坎坷、起起落落。

黑白乳牛,每隻牛肚吊個大袋,原來是貯存牛奶的地方。主人說,別小看這些大腹便便的乳牛,一天可擠出牛奶七百公斤呢。新鮮牛奶賣了錢,變成牧場工人工資與飼料錢,又養活了工人背後的許多家庭。以他過去從商的經驗,運用在農場經營,極具科學化,且效率倍增。怎地一個福地福人居?這沙漠黃土,塵沙飛揚,他的智慧、他的創造,讓夢想實現,媲美「自然樂園」。

農場,以一草一木捕獲我的心,就像當初他來台灣時我捕獲他一樣。引述他對我說的話:「妳對待我需要的零件,像對待一台機器那麼認真與慎重,當然,我也是如此對待我的農場。」他的話,輕輕地,卻如一只冠冕,重重的收納我心底。♣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