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奇緣】 夢境

文╱洪玉芬 |2020.05.22
1616觀看次
字級
非洲偏鄉野地,常見牛羊群隨處放牧,這些牲畜是當地人最寶貴的財產。圖╱洪玉芬
西非有豐富的農產品與天然資源。圖╱洪玉芬
西非有豐富的農產品與天然資源。圖╱洪玉芬

文╱洪玉芬



我跟兒子有一個故事,關於我的眼淚與沙漠。很可能,正因為這個事件,兒子更認識他的母親,以及非洲。

十二月天,沙漠最好的季節,我偕同兒子前往工作地──K城。如果說撒哈拉是廣裘無垠的一片沙海,K城是沙海的港埠,在西非奈及利亞的北邊大城。

周末的黃昏,工業區廠房外攤販一字排開,人潮滾動,露天烤肉架上,炊煙嬝嬝升起。碩大的樹薯與山藥,堆積如山層層站立,汽、機車黑煙縷縷,穿梭車陣叫賣的小販,亂中有序。回飯店途中,靈機一動,要司機放我們在工業區前段下車。

首次登陸,在遙遠的年代。傍晚,飛機緩緩地在僅見一排小平房卻名喚「機場」的地方降落。當我還來不及睜大好奇的眼睛打量四周時,一片空曠的黃泥土地,一群黝黑的臉孔,映入眼簾。下飛機嗅到的氛圍,是屬悠緩、遺世。隨著人群,朝向平房走去,未入海關,便有人走向我,叫我英文名並交出護照與行李條。如電影《遠非洲離》相似的情節,只差沒像梅莉史翠普戴個大陽帽,一樣尊貴的待遇,專人伺候至飯店休息,蓋好海關章的護照與行李箱,稍晚便有人送到。

兒子雖第二次隨我來,我心裡反反覆覆的想著,不知該扮演何種角色?教練或母親?如果是教練,恨不得將全副武功傳給他,讓他獨當一面,為公司饒勇善戰;如果是母親,不忍心他重複我辛苦的路。以往,我一人獨自來,一日二餐當三餐打發,與子偕行,沿途老問著他,渴了嗎?餓了嗎?他早已是青年,慢慢而立了,但為人父母常把孩子裝進襁褓期,不捨得孩子長大。

不知道他怎麼看待我?一個往外闖蕩,與非洲各個國家、企業,在工廠以及議事桌上,為了利益、更為了尊嚴的不同衝撞。非洲歸來以後,我開始細想這旅程,終極一切,我在乎他是否明白,他選擇這行業,所承載的職責,是否能承先啟後。更重要的是一個母親殷殷的期望,他的肩膀是否夠硬,如我漸年老的這一代。

我的隱憂,來自我常做的一種夢。

夜幕低垂。我預定時間完成工作離開辦公室,回家吃個簡餐,洗戰鬥澡,行李做最後檢查,再去機場,展開一趟如常的長途旅行。事與願違,辦公室的細碎恆在,怎麼收拾都是未了。時間分秒逼近,不得不離開辦公室,到了停車場,卻找不到停車格,好不容易找到了,開車往出口閘門,慌張中卻刷錯卡柵欄老升不起。愈急愈緊張,愈緊張就愈浪費時間,回到家,急急拿了行李,死命、拚命的趕呀趕,抵機場,登機門已關。

嚇醒,外面燈光淡白黯然,四周靜悄悄,好險,原來噩夢一場。只是納悶,為什麼近幾年老做這種搭不上飛機的噩夢。這夢到底有什麼隱喻?現實生活,我在擔憂、恐懼什麼?

而這趟旅程,終於,揭開了我夢的謎底。

幸好,兒子不在我夢裡,我沒有在慌亂中遺落他。



早期,初履斯地,明顯的感覺這裡的生活環境,倒退台灣三十年以上也不為過。

入浴室,打開水龍頭,黃澄澄的水,細細地流下,那一刻真想掉頭離去。但是,來自窮鄉僻壤的我,年輕熱情澎湃之心,探索世界之渴望,濁水的畏懼?我輕輕地別頭過去,對它嘲弄兩聲,為我的任務,佯裝英勇,打開行李,毅然住下。

這些深刻的影像,至今記憶猶新。

那時,投宿的旅店,早晨為我倒咖啡的侍者,臉上兩道刀疤,雖然歷經歲月的洗禮,痕跡仍深。初見,內心驚悸,表面佯裝平靜。幾天下來,閒聊中漸熟稔,原來刀疤是一種鄉下的種族宗教儀式,自孩童起便劃下這道血淋淋的鏤刻標記。聽完,一股惻隱之心,不自覺升起,很想拋棄女性的羞澀,伸出手,輕輕撫摸他年輕的臉,遙想他在童稚期如何忍受鋒利的刀,在劃下臉頰的剎那,這劇痛落在不懂事的孩童身上,是多麼的殘忍。

這刀痕,像是一道門扉,輕輕地被我天性冒險好奇的因子推開。

從此,這城市一而再、再而三的造訪。我宛如赤足般在越野賽跑著,一路披荊斬棘,隱約跑出一條的道路。意識中,這樣的工作方式,成就小我且利他,且帶點人生探險的樂趣,我是否覺得這些收穫可視為我生命中寶貴的資產,而極欲傳承給兒子?一個做媽媽的不是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她的孩子,我如是想的,不是嗎?

首次出使,我帶技師為客戶做售後服務──安裝機器。首戰告捷,如齒輪鍊條般,成功的滾動起當地的製造業來。從此,K城,第一廠、第二廠…….陸續地建立起來。在天涯,在異地,人與人的聚散緣分,如海水拍打的沙粒,遇見了,你幫我、我幫你,書寫著歷史,關於非洲的工業史,以及台灣的機器外銷史。

港埠,無疑是邊境貿易的代名詞,火火熱熱,人來人往。我首次登陸,在歐洲人之後,在印度人、中國人之前。傳統的走販,從這兒載著民生用品,穿梭沙漠內陸,走入荒郊僻野的鄰近國家。因此,我所代表的台灣塑膠工業,因為起步早,憑著優良的技術,因而擄獲了當地企業主的芳心。

製造業,在這塊沙漠旱地,我灑下台灣最初始的一顆種子,經過歲月的洗禮,慢慢地萌芽。這顆種子,是台灣在當時世界排得上榜的塑膠製品設備,它是一個國家的基本民生工業。

對於長期都會生活的我,沙漠生活雖不便,因長久來去,愈來愈多的人事物,像鋼筋骨架,點點滴滴,如混凝土,築成堅固心房。於是,畏懼之心,經年累月,慢慢地拔除。這塊土地,外人來此從商者,除了早期避戰亂的黎巴嫩人或貧窮出外謀生的印度人,亞洲人甚少涉足。我初來乍到,天真爛漫不經事,因天生善感與來自鄉下的同理心,而能擁抱這塊土地。經歲月的累積,取而代之,是一種被人需求的尊榮與人情,這些,始終支持我行走這塊土地,樂此不疲。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