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6】隨堂開示錄 196 隨堂開示錄─集會共修 7 壽山寺沿革 3-1

星雲大師 |2020.07.13
333觀看次
字級
高雄壽山寺。圖/資料照片

隨堂開示錄─集會共修 7

壽山寺沿革 3-1

高雄壽山寺信徒會員大會
時間:1982年2月9日
地點:高雄壽山寺

今天是我們壽山寺念佛會七十一年度(一九八二)的信徒會員大會。我想大家或許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在壽山寺舉行信徒大會了。下一次(明年)的信徒大會,可能就要搬到新建的普賢寺(普賢大樓)舉行了。
講到搬家、更換地方,使我回想起三十年前我到高雄來弘法,為了尋覓適當的佈教道場,不知道搬了多少個地方。今天趁此機會,把這一段因緣敘說給大家知道。
三十年前的高雄市,佛教還沒有大規模,勉強地說,只有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一座龍泉寺,但也只是做一些誦經、度眾的工作,其他沒有什麼寺院。
民國四十一年(一九五二),台南大仙寺在台灣首次傳戒,我應邀做尊證和尚,因為這個機會,我到了高雄,到了美濃。
四十二年(一九五三)正月,我到了宜蘭,當時有人要請我到鳳山佛教蓮社,我因為宜蘭的事務還沒能告一段落,就請煮雲法師(當時他在台東)先去,我說:「你先到鳳山佛教蓮社去,等我事情告個段落以後,我們調換,你到宜蘭來,我到鳳山去。」他到了鳳山以後,好多人歡迎,也好多人皈依,如此一來,就沒有調換。
夏天,他找我到鳳山舉行佈教大會,當時的佈教大會都是露天的,聽眾也都是站著聽(有麥克風),雖然如此,仍然還有好幾千人聽講。我當時講的那一篇講稿,在我的《講演集》第一集中有蒐集(〈心病還須心藥醫〉)。這一次的講演,我從下午七點多開始講,講到快十一點才算告個段落。當宣布結束的時候,大家熱烈地鼓掌,並且說:「請再繼續講!」我就再繼續講下去,講完了,又說:「請再繼續講。」就這樣,結束時已將近十二點左右了。
這一件事讓高雄苓雅區的幾位居士看在眼裡,記在心中。這些居士原來是不喜歡出家人的,他們主張皈依「自性三寶」,以為自己就是活佛,自己就是老師。雖然如此,終於還是跟我講:「請你到『苓雅寮』佈教一次。」苓雅寮在什麼地方我也搞不清楚,道場如何也不得而知,去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是在一個神廟的小騎樓下。
不過,這一次的佈教,因緣很好,很多人聽過以後跟我說:「請你下次再來。」我心裡想:「那是個神廟,怎麼好佈教?」所以就建議發起建設一個佈教講堂,就這樣,高雄佛教堂完成了。高雄佛教堂的那塊地,是警察的宿舍用地,能夠請警察不要建宿舍,讓我們建佈教堂,這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佛教堂開始建築了,我在北部編《人生雜誌》、《今日佛教》,所以只能偶爾南下,每次都等雜誌發行完了,就到南部來一個禮拜(每個月大概是一星期)。我感覺高雄的信徒很難度,他們天天開會、天天吵架、天天鬧意見,佛教堂都還沒有建築完成,就有人說:「這是我們苓雅寮的,不是他們鹽埕埔的。」也有人說:「這是我們高雄的,不是他們台南派的。」
我就告訴大家:「不要這樣分派嘛!如果你們這樣分派的話,還是請釋迦牟尼佛回印度去好了,他是印度人,為什麼要讓他在這裡呢?」我也曾和他們開玩笑說:「如果你們老是這樣分派、排擠他人,那麼我也應該在排擠之內吧!因為我是個外省人。」
那時候,我每一次講經,他們都很沒規矩。譬如我在這裡講經,竟然有人在外面吹奏樂器。問他們:「怎麼不進來聽講經呢?」有人回答:「過幾天有信徒要佛化婚禮,樂隊要練習,沒有時間聽經。」我說:「你們是來聽佛法的,還是來忙結婚的?如果你們忙結婚,那我就不講經。」我停止不講,信徒們不得已,於是有人就去叫他們來聽經。練習樂隊的人不得辦法,只好勉強進來聽經。
我在這裡講經,信徒在外面這裡一堆、那裡一堆地開討論會。說也難怪,他們原來就不是有心來聞法的,因為那裡是工業區,在他們的想法,講經充其量也不過像俱樂部一樣的娛樂性質,再說,有些人本來就是那裡的佈教師,當然各有群眾,所以就一堆堆地講起話來。我於是告訴他們說:「你們既然請我來講經,又一堆堆地在外面講,這不行,叫他們都進來聽經。」他們硬是不肯進來,後來我就規定,凡是我講經的時候,除了講台以外,所有的電燈統統關熄,只要有地方燈亮著我就不講。大家不得已,才勉強地聽我講經,這就是當時高雄佛教信徒聽聞佛法的情形。
最初在高雄還沒有人講過經,雖然如此,但我每一次講經,卻都有一千多人聽講。因為講經,慢慢地在高雄地區把佛法弘揚開來,信徒們又進一步要求打佛七。我大約記得佛七的第一天,只有二十幾人參加,但是到了第二天就有二百多人,第三天七、八百人,最後增加到一千多人,要求皈依的也有六百人之多,大家都認為打佛七很好。但是我在台北事情忙,就不能常常南下主持佛七,所以他們就另外請了主七和尚,佛七第一天一千多人參加,但是到了第二天就只剩下二百多人,第三天又減少到剩下二十幾人,到最後不了了之。
這樣的事情,在座的朱慈目居士就很清楚,因為當時他也是參加佛七的其中一員。
講堂建好了,總想做些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業,就想到辦幼稚園,計畫擬訂在民國四十六年(一九五七)正月開學,四十五年(一九五六)年底就召開董事會,藉此決定開學日期和典禮進行等事宜。奇怪的是,大家都很好開會,唯恐一次把事情決定了,下一次就沒會開似的,所以經常有一些事情會說留著下一次開會時再討論,我對此深深表示不以為然,因為沒有那麼多時間耗在開會上面,但是大家還是不決議,我就說:「為了幼稚園的開學,我辛辛苦苦從宜蘭趕到這裡來,一切的籌備都就緒了,可以說萬事俱備,只剩下在手續上大家訂一個日期舉行開學典禮就成了。」大家怎麼樣都不肯訂日期,一定要等下一次開會再決議。
那個時候的我才二十多歲,所謂年輕氣盛,心裡一氣,拿起茶杯往桌上一摜,走了。我知道我已經沒辦法來說服這些人,只有以此強硬態度來警告大家,大家才會有點警覺。我離開以後,回到寮房,與會的三十幾位董事都是在社會上相當有地位的董事長、總經理之類的大男人,卻一個個跪在房外,求我原諒這一件事情,就這樣幼稚園才開學。
(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