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 車庫成立的尋人團 幫忙找回一個個的家

文╲記者毛鑫、黃垚、詹奕嘉 |2020.07.25
647觀看次
字級
會長陳順民(右一)帶領團隊乘搜救艇在韓江開展日常巡河。圖╲新華社
潮州市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微信公眾號的頁面,主要發布尋失和公益服務訊息。圖╲新華社
潮州市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的微信公眾號二維碼。圖╲新華社
辦公室牆壁上掛滿錦旗。圖╲新華社
聯合會的辦公室是由車庫裝修的。圖╲新華社

文╲記者毛鑫、黃垚、詹奕嘉

接到求助600餘宗、找回率高達96%,中國大陸廣東省潮州的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是個網紅公益組織,他們從沒有資金、沒有辦公地點,到如今人數不斷增加,功能也不斷拓展,這兩年還陸續成立了弘德河湖志願保護隊和交通志願服務隊。在熱心企業的資助下,聯合會配置了兩艘搜尋艇,增強了水上搜尋力量。

二○一七年三月的一個子夜,接到汕頭澄海友人的求助信息,家住潮州的陳順民匆忙叫五個好友,爬上了幽寂的筆架山。清晨時分,他們在一個山坡找到了走失的老人。看到家人團聚喜極而泣的場面,陳順民深受觸動。

在此之前,陳順民已在公益圈轉了兩年,給孤寡老人送過米油、給困難戶捐過錢物、在馬路指揮過交通……但他一直想找個常態運作的公益組織,這一刻讓他忽有所悟。

「我們何不成立自己的尋失組織?」陳順民一說,六個人一拍即合。

人走失了家也沒了

沒有資金、沒有辦公地點,尋失團隊就在陳順民租的車庫裡開張了。他們首先將尋失對象定位在未滿十四歲兒童、六十歲以上老人及有智力、精神障礙的人員。接到求助信息後,團隊會先讓家屬報警,同時將走失人員信息製作成尋失圖,在微信朋友圈發布。

每一次尋人都像是一次作戰。尋失團隊穿著橙紅色的工作服,在無數個黑夜「橙衣夜行」。求助愈來愈多,已經有四千三百六十個微信好友的陳順民特別買了容量大的新手機,但每次打開微信,仍有許多未讀信息。「家人感覺我走火入魔了。」陳順民說。

三年來,尋失團隊在潮州市民政局正式註冊了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義工從六人發展到三百來人。工作室不到二十平方公尺的空間裡,尋人海報和各種資料堆得滿滿當當。

「公益組織那麼多,為什麼偏偏要挑這麼難的尋失做?圖什麼?」

「不圖什麼,你來求助我,我來幫助你,就很開心。」

「那是種什麼樣的開心?」

「一種很自然的感受,由心底湧出的快樂。」

面對記者的疑惑,聯合會會長陳順民回答後講了一個故事。

二○一八年九月,潮州市區一對母女失蹤。起先,陳順民認為帶著三歲小孩,該女子應該不會輕生。但尋失團隊找了好幾天仍一無所獲。後來經派出所證實,這對母女都已經過世。

陳順民說這件事讓他堅信,他們找的不僅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家。「人走失了,家可能就沒了;人在,家在。」

找人法寶「尋失圖」

成立以來,潮州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接到的六百多宗尋失請求裡,尋回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六;曾求助團隊的走失者母親尋回孩子後自願加入,成為會員;數百個未成年和老人被安全送到家……雖是志願服務,能力卻一點都不業餘。

義工們向記者展示了厚厚一疊三年來發布的所有「尋失圖」紙質版。這些尋人啟事設計得算不上考究,但信息清楚、統一規範。

圖片上方印著「潮州市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的名稱和圖標,並附上組織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中間是經過家屬同意發布的走失者照片;下方是走失者外貌、年齡、穿著等信息,並附上聯繫人、二維碼等。

現在,只要收到尋人請求,他們能在幾分鐘內製作好「尋失圖」發布到朋友圈。

「我們會去相應的派出所了解情況、分頭尋找。」陳順民說,發朋友圈是「破局」的關鍵一環,「現在社會上熱心人很多,一般都會有人打電話說走失者大概經過哪裡,我們就順著方向找監控。」

在得到相關部門批准授權的前提下,義工們還學會了通過監控視頻判斷走失者大致的位置和方向。時間久了,對老人、小孩不同年齡的步速、騎車和步行的不同進程等細節積累了一定經驗,看到監控大致就能判斷去哪兒找、如何提前「攔截」。

「有時候看到某個路口的監控,走失者並沒有往前走,那根據我們的經驗,他可能就折回來了,所以我們會在之前的幾個路口找。」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副祕書長莊幕華說。

有一次,這邊尋失圖剛發出,剛好就有義工發現路邊有個人很像走失者,隨即拍照返回,「一拍即合」,全程只用了五分鐘。

但更多的時候,尋人歷程充滿著磨難與坎坷。二○一八年四月,尋失團隊接到求助,一名智力障礙的二十九歲男子在潮州市龍湖鎮附近失去導航定位功能後走失。

義工們兩度調整修改「尋失圖」,又分別以槐山崗、意溪壩溪為中心輻射周邊不斷找尋,終於在金山大橋意溪段橋下找到走失者。整個找尋歷經十九天,至今仍是聯合會尋失的最長紀錄。

在尋失中團隊發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走失者經常會去年輕時記憶最深的地方。遇到這類案例,他們會根據老人年輕時的職業、社會關係等進行尋找。不僅針對老人,團隊在未成年人尋失方面也經驗頗豐。比如未成年人身上帶錢的信息不能披露、「叛逆少年」的照片最好不要發布、尋回後及時做好心理疏導……

如今,志願者們已經養成了職業習慣。路上遇到可能是走失的老人、兒童,就主動在群裡詢問,有時候能碰見另外的隊員正發照片尋失。

「我們還將引入帶熱像儀的無人機幫助尋失。」陳順民說,此前,有些走失人員由於不在監控範圍內、或在GPS信號薄弱的區域,導致尋找困難。「有了熱像儀無人機的加入,人如果走失在大山中,就很有可能被探測到。」

學習急救和法律

賺到最多的就是「謝謝」

在潮州市街頭巷尾一提到「弘德尋失」,許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交口稱讚,這個單位也成了「網紅」志願者團隊,想加入的人自然不少。「人多了不等於好幹活。」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名譽會長楊昭宏說,不少奔著「打名氣」、「蹭關係」、「搞營銷」的人都想擠進來「假公濟私」,把關不好,團隊就容易垮掉。

「提出加入的人,我會先加他微信好友,關注他的朋友圈,看他平時發布的內容。」陳順民說,如果朋友圈都是很正能量的內容或曾參加過志願者服務,就是加分項,「說白了最關鍵的一點,還是看他有沒有善心。」

幫助許多家庭很值得

為了確保個人安全和尋失質量,聯合會給志願者們列了不少規矩:酒後不能出隊、參加急救知識培訓、學習法律知識……

出去尋人的義工都要穿統一隊服,橘紅色衣服中間一條兩指寬的反光帶繞胸口一圈,右肩上掛著記錄儀。為了避免尋失中可能遇到的意外損失情況,聯合會還吸收了一名志願者擔任法律顧問。

不少求助信息是夜裡傳來,每個志願者手機都必須保持二十四小時開機。夜半時分來的電話,常常把全家人都吵醒。

「夜裡出門尋人,家人感覺有點不可思議,但既然成立了組織,就要對每一宗求助認真負責。」陳順民說。

尋人的過程中也會遇到挫折,義工們難免心理有波動。每當這個時候,大家都會坐下來你一言我一語地談心,最後都相互鼓勵:「我們付出了,能幫到人家,得到社會的認可,這樣就滿足了,就要堅持做下去。」

陳順民告訴記者,義工們都有自己的工作生活,不少人還是家庭的主要勞動力,尋人不可避免要占用許多精力、影響家庭生活,但能幫助到這麼多的家庭團圓,還是值得。「如果每個人都只顧自己,社會哪有愛和正能量出來?」抬頭看了一眼滿牆的錦旗,陳順民說,這三年來賺的最多的,就是「謝謝」兩個字。

備受讚譽但並未自滿

隨著聯合會人數不斷增加,功能也不斷拓展,這兩年陸續成立了弘德河湖志願保護隊和交通志願服務隊。在熱心企業的資助下,聯合會配置了兩艘搜尋艇,不僅增強了水上搜尋力量,還針對電魚捕魚、河岸焚燒、傾倒垃圾等行為開展志願巡河。

二○一九年七月中旬,開著搜尋艇的志願者發現韓江大橋噴漆施工可能造成河面汙染,便向潮州市水務部門反映情況,管理人員隨後趕赴現場處理。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弘德尋失志願者們還發動隊友、企業,籌集酒精、消毒液等防控物資和農產品,慰問交通卡口、基層派出所和交警部門。

「像弘德尋失這樣專業的社會組織,可以彌補我們職能部門一些顧及不到的地方,比如對救援工作和公益事業,就是一個很好的補充。」潮州市民政局副局長劉萬鵬認為,這樣的行為值得弘揚,讓更多社會組織向尋失志願者們看齊,為社會做出更大的貢獻。

儘管備受讚譽,義工們並未因此自滿。「我們的初心剛剛實現,後面還要繼續一步一個腳印,要做到讓每一個人都願意參加志願活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陳順民說,未來弘德尋失聯合會還要加強自身組織和硬體設施建設,改善辦公條件,通過技能培訓提升搜救水平,探索畫分區域、義工分組,讓尋失更加精細及時。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