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評析】 宋璟阻賞為哪般

文/王兆貴 |2020.10.07
650觀看次
字級

文/王兆貴

唐代中期,周邊的遊牧民族突厥不僅欺凌其他部族和部落,而且頻繁侵擾邊境。武則天在位時曾立下重賞,申明只要誰砍了可汗默啜的腦袋,直接受封諸衛大將軍。唐玄宗繼位后,默啜更加肆無忌憚。

開元四年(七一六年)六月,有位叫郝靈佺的小將,奉命出使東突厥途中,偶然得到默啜的人頭,於是,趕緊返回長安領賞。正當玄宗要兌現承諾時,宰相宋璟卻站出來諫阻,時隔一年,才封郝靈佺為郎將,因受封的內容縮水了,讓郝靈佺非常失望,以致慟哭而死。

作為唐朝四大賢相之一的宋璟,公忠體國,眼界高遠,任賢使能,不樹私恩,勤儉清廉,行政得力,輔佐唐玄宗開創了「開元盛世」。在宋璟的政治生涯中,郝靈佺事件微不足道,但在後世卻引發出截然不同的評述。

贊成宋璟做法的人,有文人也有政治家。如白居易就曾讚曰:「君不聞開元宰相宋開府,不賞邊功防黷武;又不聞天寶宰相楊國忠,欲求恩幸立邊功。」白居易一生顛沛流離,嘗盡了天災人禍的苦水,對亂世有著切膚之痛,他的〈新豐折臂翁〉、〈望月有感〉等詩篇,就如杜甫的「三吏三別」一樣,都是戰亂歲月的真實記錄。而在〈新豐折臂翁〉中,白居易以自斷其臂、逃避兵役的老翁為採訪對象,控訴天寶年間戰事頻仍,民不聊生,並借題發揮,讚揚宋璟不賞邊功。

詩人讚揚宋璟,多半是情感使然;那麼政治家的眼中,又是出於什麼目的呢?

在《資治通鑒》中,司馬光有多處提到唐朝討伐、招降默啜可汗,並詳述了默啜屢擾唐朝邊境及其被殺的過程。其中寫道,默啜可汗言而無信,反覆無常,前腳歸順,後腳反叛,令朝廷寢食難安,舉天下之力都未能將其制伏。一次默啜率兵擊潰北部的拔曳固部落,回軍途中,恃勝輕敵的默啜未加防範,在柳林被拔曳固的潰兵頡質略砍下腦袋。

當時,郝靈佺剛好路過,頡質略便將默啜人頭交付給他,郝靈佺得到默啜的首級,自以為得了不世之功,進京奏報後,朝廷命人將默啜首級掛在大街示眾。自此,拔曳固、回紇、契丹、同羅、仆固等部族,紛紛歸降唐朝。可見,這起斬首行動對平息邊患確有震懾作用,朝廷理應兌現承諾,不料宋璟卻以「天子好武功,恐好事者競生心僥倖,痛抑其賞」。在司馬光的描述中,分明有惋惜的情愫,他又為何讚同宋璟阻賞邊功之舉呢?

說句公道話,宋璟遇事能以朝廷大局為重,替天下蒼生著想,是位好宰相,但在諫阻邊功這件事上,宋元史學家胡三省認為司馬光的描述有誤,宋璟所以諫阻、拖延、壓低郝靈佺的軍功,是因為郝靈佺拿獲默啜人頭,不過是撿了個便宜,不值得重賞,並不代表他有多麼深遠的戰略眼光。司馬光修史之際,正值王安石變法,新法的核心是開疆拓土,富國強兵,免不了要發生戰爭。司馬光思想趨於保守,不滿於新政,於是便借助宋璟的奏言,委婉地批評王安石。

白居易也好,司馬光也好,他們贊同宋璟的主張,固然各有情理,但從國家長治久安來說,以喪失公信力來阻賞邊功,難免會讓前方將士寒心。儘管我們不能說盛唐走向沒落,是宋璟此舉留下的隱患,但不賞邊功之舉,至少是影響軍隊鬥志的因素之一。

唐軍的戰鬥力一向強勁,後來改府兵制為募兵制,以致藩鎮割據,但當「漁陽鼙鼓動地來」,官軍竟不敵藩鎮,加之攻防戰略失當,讓安祿山、史思明從河北一路打過來,衝破潼關直逼長安,也難怪玄宗會「驚破霓裳羽衣曲」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