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漁歌少人唱

文/姬天予 |2020.10.15
1513觀看次
字級

烏鎮位於杭州附近,在二○○一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是一個世界級的旅遊景點。人說烏鎮是江南水鄉「小橋、流水、人家」的典範,那古老的建築充滿古色古香的風味,但在千年以前,這座小鎮曾面臨過被焚城的噩運。

這是建炎二年的五月,烏鎮的九里灣頭仍綠柳鶯啼,仍一派水鄉風情,但是,這時天地間卻充滿一片肅殺血腥之氣,原來,這是鎮守在秀州的軍人徐明造反,拘執了守臣朱芾,這賊軍捲起了一陣腥風血雨,他們經過烏鎮時燒殺掠奪,百姓們紛紛攜老偕幼逃亡去了。

這時,只見路上一位年約六旬的禪師,看來神氣高古、器宇宏邁,他拄著禪杖,一步步的朝著賊軍駐紮的方向走去,他就是人稱的妙普庵主。

妙普庵主曾久依在死心禪師的門下,他開悟之後,因為一心追慕唐代船子和尚的遺風,所以就雲遊到這秀水來,在青龍的郊野搭建了一椽茅屋,怡然自得的住了下來。平日裡他隨身帶著一支鐵笛,閒暇時,他鐵笛一橫,笛聲鏗清,有穿雲裂石之音。這天,他孤身朝著賊軍走去,他心裡想著:「這場兵災,我不能不救啊!」

妙普庵主來到了賊營,賊軍立馬揪住了他,上下仔細的一番打量,見他相貌偉異,心裡搖搖頭:「這和尚不是普通人,肯定他懷著什麼詭計!」

「說!你來想幹什麼?」賊軍大喝。

「我只是個修禪的出家人,我正要到烏鎮的密印寺去。」誰信這鳥話?賊軍大怒,空劈著刀作勢就要殺他。

「大丈夫要頭便拿去,生什麼氣!」妙普庵主提出這樣的要求:「現在你們要殺我,那起碼也讓我在死前吃頓飯吧。」

這和尚在死前還想吃頓飯,好吧!營中怎有齋食?賊軍隨性的把些肉食捧了上來,看他吃也不吃!妙普庵主面對著這一碗葷食,一如平時用齋一樣先合掌念供養咒。

「煩勞你們諸位,有誰幫我寫篇祭文?」供養完畢,妙普庵主抬頭問。

這和尚還想要人寫祭文?有趣!大夥樂開了,但誰也沒搭話。妙普庵主見沒人回答,索性要了支筆來自己寫吧!他邊寫邊念:「嗚呼惟靈,勞我以生,大塊之過;役我以壽,則陰陽之失;乏我以貧,則五行不正;困我以命,則時日不吉。吁哉!至哉!賴有出塵之道,悟我之性與其妙心,則其妙心熟與為鄰?上同諸佛之真化,下合凡夫之無明,纖塵不動,本自圓成。妙矣哉!妙矣哉!日月未足以為明,乾坤未足以為大,磊磊落落,無罣無礙。六十餘年,和光混俗;四十二臘,逍遙自在。逢人則喜,見佛不拜。笑矣乎!笑矣乎!可惜少年郎,風流太光采。坦然歸去付春風,體似虛空終不壞。尚饗!」

祭文中他先寫蘊處界的虛妄與苦空,再寫眾生皆有與諸佛相同、本自圓成的妙心,證此妙心,自可磊磊落落、無罣無礙的逍遙自在,縱算今日被殺,但這妙心就像虛空一樣,是亙古不壞的!祭文雖似自祭,但其實他也是以祭文向賊軍說法,在他們的八識田中播下大乘佛教的種子。

寫完祭文,他從容的拿起了筷子飽餐了一頓。賊軍見他吃肉也吃得香甜,又大笑起來。待吃完了飯,妙普庵主又說了一個偈子:「劫數既遭離亂,我是快活烈漢。如今正好乘時,便請一刀兩段。」說完偈子,他圓睜雙眼,憤然張開雙手對著賊軍大呼:「斬!斬!」

在幾次哄堂大笑和聽聞祭文後,賊軍原本緊握刀劍的手不覺間已經鬆了,收起了笑謔,現在是滿心的駭異和敬服。在這凶戾之氣的營中,這一段猶如戲劇的張演,已經在他們心裡引起了一些微妙的變化,禪師的出現,就像在殺伐的烈焰中,裊裊的飄來一縷縷香煙,驀然間,他們似乎看見了拎著花果到寺院上香的奶奶、家中供著的觀音畫像、離家時母親塞在手心的平安符……唉!真是的,一個出家人,為難他幹什麼?

於是,他們謝過罪後恭謹的護衛著妙普庵主出來。看著這和尚軒昂灑落的背影,咦?這和尚不是說要到烏鎮的密印寺嗎?就別燒這寺了,那座寺在鎮上的哪兒啊?想想,算了!烏鎮,就全別燒了吧!烏鎮一城於是保全了下來。

妙普庵主回到茅屋,小草窗中又傳出了笛聲,秋去冬來,笛聲悠悠的穿越在江上的清風明月中。這年,妙普庵主快七十歲了,他預知自己的世緣已盡了。冬天時,他造了一個大盆子,盆底留著一個孔穴,但暫時先把它塞起來。然後,他寫了封信給雪竇的持禪師,說自己準備要水葬了。

笛聲又在江上嗚嗚咽咽的飄了三年。這一日,持禪師來到了秀水,看見他還活著,就寫了一個偈子嘲笑妙普庵主:「咄哉老性空,剛要餒魚鱉。去不索性去,只管向人說。」唉!我說你這個老傢伙,你不是說你要去餵魚養鱉?怎麼說去又不乾脆的去,只會向人說說嘴罷了!

妙普看完偈子,笑了笑:「我就是要等師兄來證明啊。」於是他遍告僧俗大眾,說自己世緣已了,準備要往生了。消息很快的傳出去,這位保全了烏鎮的禪師要走了,大眾焦急的都趕了來,牽衣下跪攔道哭泣,妙普為他們做了最後一次的說法後,又朗吟了一首偈子:「坐脫立亡,不若水葬。一省柴燒,二省開壙。撒手便行,不妨快暢。誰是知音?船子和尚,高風難繼百千年,一曲漁歌少人唱。」

他形色端穆的盤坐在木盆中,順著潮水向下游漂流而去,大眾揮著淚哭號著沿江追到海邊,哭聲捲在一波波的浪濤聲中,眾情悲慟中,雖然塵緣已盡,這時又悄悄的划水而回,做最後一次回顧,眾人哭著一擁而上,發現海水並沒有灌進盆中。妙普稍作流連後又乘著水流而去,他這次是真的要走了……

岸上的人們在風中聽見了他的歌聲:「船子當年返故鄉,沒蹤跡處妙難量。真風遍寄知音者,鐵笛橫吹作散場。」歌聲甫歇,他的笛聲在風中鳴咽的響起,岸邊更是一片百姓的悲嚎,人們在淚水中追索著他的身影,只見他的木盆在煙波間愈漂愈遠,然後在海水蒼茫之間,看見他將鐵笛拋向空中,而木盆漸行漸遠,最後隱沒在海天一線處。

三天後,人們看見他栩栩如生的趺坐在沙灘上,大眾忙把他迎回,五天後火化。火化時,天空中出現兩隻白鶴翩然的徘徊盤旋,等火燒盡以後,白鶴才悠然而去。大眾就收拾起他的舍利子,在青龍庵建了一座塔來紀念他。

千年過去了,烏鎮年年春風,烏篷船載著朝代的舊夢,而妙普的故事寫入了燈錄裡,他的笛音仍嗚嗚咽咽的餘響在禪宗史的長廊上,他的風雲肝膽成為燈錄中最雄偉瑰奇、動人心魄的一章。♣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