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台灣美術致敬】 顏水龍愛的三原色 土地 人民、感情

文/李賢文 |2020.11.24
336觀看次
字級
〈俯瞰人間最後淨土〉.2019年.63x40cm.彩墨 圖/李賢文

文/李賢文

他看到了拼板舟上的紅白黑三個顏色:紅土的紅、夜光貝的白、煤炭的黑;他還看到了太陽的金、群山的綠和晴空萬里的湛藍。整個原住民社群,就是他的新天新地……

蘭嶼,是台灣每天迎接第一道曙光的地方。二○○五年,當我站在蘭嶼東清灣的鄉間小路上,幾隻白鷺鷥,竟環繞著我,自在翱翔,映襯出蘭嶼的純淨無染。而我,不禁佇足良久,遙想這個美麗的小島,在更久遠的年代,是如何被看見,如何被想像,如何被描繪?

一八九五年日治時代開始,二年後,台灣早期人類學調查三傑:鳥居龍藏、伊能嘉矩、森丑之助,就來到時稱「紅頭嶼」的蘭嶼做初步的踏查與記錄。他們懷抱著冒險的興奮,以眼以筆,詳實又細密地記載下一切。三十八年後的一九三五年,顏水龍,搭乘著一個月才兩班次的蘭嶼船班,在波濤中跳下接駁的小舟,站上這塊與世隔絕的小島上。時在日本的他,藉由返台參與「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的繪畫工作,抽空到蘭嶼一探。顏水龍描繪了島上居民的樣貌、衣著、器物,還圖文並茂地刊登在當年的東京《周刊朝日》上。

「原住民,才是台灣的主人,有優雅而高貴的文化傳統。」「我們才是外來的……不知影原住民文化是寶,厚郎青青菜菜賣出國去」……他常常告訴我們應當要全面及時地保護台灣原住民優雅的文明。而台灣,是誰的土地?誰的人民?誰的感情?

距初登蘭嶼的一九三五年後,隔了三十多年,顏水龍再度回到蘭嶼。他的心情大受衝擊,因為他看到「文明」與「漢化」的浸染,使他心中的淨土瀰漫一層陰影。一九八二年,台電核廢料貯存在蘭嶼,核汙染的隱憂,更加深了畫家的疑懼,他曾畫「雅美族的三個小孩」,以無奈、憤怒的小男孩,直指蘭嶼人的憂慮。

上世紀七○年代到八○年代,可以說是顏水龍原住民圖像系列的巔峰時期。大量的達悟族人、排灣族人、魯凱族人,以肖像、群作,以拼板舟,以生活組曲,一字排開,展現出震撼人心的原民力量。試想一下,當鄉土文學、現代主義與新美術浪潮,正如火如荼地在台灣島內遍地開花時,一位受過嚴格美術教育的前輩畫家,何以不以參加大展為目標,反而深切濃烈地回望台灣海畔深山的原住民同胞?顏水龍,他看到了什麼?

他看到了拼板舟上的紅白黑三個顏色:紅土的紅、夜光貝的白、煤炭的黑;他還看到了太陽的金、群山的綠和晴空萬里的湛藍。整個原住民社群,就是他的新天新地,飽滿的顏料和豐沛的韻律,已經足以照耀台灣美術整片天空。

顏水龍(1903─1997),生於台南下營,一九二二年留學東京美術學校,一九二九年赴法學習西畫。他最為人所稱著的除了高舉原民美術外,在美術教育、工藝教育上,也著力至深。他認為「美」,應當與生活結合,並從生活中的大大小小事物中,使人感受美的潛移默化,進而整體提升吾人之美感層次。一九四三年春,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悅曾來台環島探訪各地工藝傳承。柳宗悅主張的生活器物美學,「終一生」「忠一事」「用之美」的職人精神與民藝核心,與顏水龍的工藝美術若合符節。

純美術的世界,對顏水龍而言,似乎可以一九三五年初登蘭嶼的那一刻為起點。他以極其莊嚴的手法,一系列地為原住民鑄造族群的光輝。七十多歲的他被達悟族美麗的服飾、頭飾與身形所感動,他在《雄獅美術》七十五期「蘭嶼特輯」中說「達悟族婦女,如歐洲中世紀貴族」。他深深領略到這分昂然之美,所以,一張又一張的肖像畫,迤邐出列。他的原住民肖像,以女性為主。他們是少女、是少婦、是老媼,頭戴美麗頭飾,綴有三朵野百合,正吐露著美好香氣。珠串、貝殼、繡帶,收邊的幾何紋理,將達悟女子裝扮成盛世貴族。她們或坐或立或倚,不卑不亢,勇敢地在天地的背景中,傲然而存,自矜自貴地被「宮廷畫師」仔細描繪。

顏水龍的原住民女性造像,猶如原民世界的凡爾賽宮宮廷畫像,充滿細節,充滿自豪。反觀男性造像,多以群像構成,或二人或三人,或十餘人,有的環成一圈,儀式般地站立著,有的抬著拼板舟,向大海吆喝前奔。男子的世界是拚搏動盪的,女性的天地是貴族高雅的;在顏水龍的世界裡,美是一種力量。

我以顏老「蘭嶼所見」作為創作底本,將他的蘭嶼子民與海洋,平鋪在畫面上。烈日下,海面翻騰出濃豔的色塊,三位丁字褲男子環成一圈,望向地上一位抱著嬰兒的婦女,以及一名左手斜指,似乎正向他們說些什麼的小男孩。哺乳中的婦女,以大地之母的坐姿,坐在陽光、海洋與男性形成的保護圈中的沙灘邊。海天交接處,冉冉升起顏水龍的巨大臉龐。他穿著招牌白襯衫和深色西裝外套,黑框鏡片下的雙眼,溫和有神,嘴角含笑。他像一輪旭日,自浩瀚大海中升起,神情愉悅中,難掩憂心地俯瞰地下這塊人間最後淨土。

不論是工藝美術或是純美術,顏水龍如同蘭嶼島周邊海洋裡的飛魚,可以潛泳海中,也可以飛躍空中,自由切換,或許在他的信仰中,形式的精練與呈現,才是美的核心。如同天氣再熱,只要出外會友,顏水龍必定西裝筆挺,因為,人,要穿在莊重的服飾裡;同理,他的作品,也要裱框在精緻的畫框裡……美,是容器,盛裝著顏水龍對土地、人民的感情;美,是為全民所享有,存在最細微與最普遍的事物中。

一九九二年,我驅車拜訪顏水龍在霧峰的家。天氣燠熱,從台北來的人,身著短褲,而顏老竟襯衫外著一件咖啡色工作服。客廳牆上掛著兩幅畫,畫框是華麗的雕花木框,與客廳中鑲木框的法式沙發相映成趣。桌上早早備好茶與小點心,如此周到莊重,一如他的親筆函,每一個字都端正嚴謹。不久,我們到屋外庭院閒聊,坐在他親手設計製作、一桌四椅的竹家具上,涼意徐徐,我不禁讚歎:竹子生長於台灣,竹椅為台灣人所製作,而設計者是充滿感情去設計、去製作的啊!

土地、人民、感情,原來是顏水龍愛的三原色,更是他念茲在茲,以教育美化人間,以藝術陶冶性情的至高理念。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