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集】繁體字和簡體字的關聯

文/吳宏一 |2020.11.25
615觀看次
字級

文/吳宏一

繁體字和簡體字的差別,在於筆畫的多少。從形體不同的角度看,它們也可算是異體字,而且與古今字也有密切的關係。

有人以為形體的簡化是漢字發展的歷史規律,這是就隸變以後而言,如果指的是楷書、行書、草書等等,或是民國以來推行的簡體字運動,確實如此,但如果以小篆以前的字體,則恐不然。

其實每一個朝代,每一個地區,甚至每個人,都會同時使用繁體字和簡體字。正式莊重的場合,多用繁體正體,講求便捷的場合,則多使用簡體俗體。這並不意味著對簡體俗字有貶抑的意思。它們使用起來,方便、快速、通俗,自有其實用價值,不像繁體字雖然比較符合造字的原形原義,易讀易認,但寫起來畢竟繁瑣得多。

不過,要閱讀古書,仍然必須熟悉繁體字,了解繁體字和簡體字的對應關係。簡體字通常是據繁體簡化而成的,有的是採用古體,如「云」(雲)、「电」(電)之類;有的是採用俗體,如「体」(體)、「声」(聲)之類;有的是採用草書,如「为」(為)、「东」(東)之類;有的是刪減原字的部分形體或偏旁,如「号」(號)、「丽」(麗)、「朮」(術)、「阳」(陽)等等;有的則是參照會意、形聲的造字方法,改造形體,如「尘」(塵)、「惊」(驚)、「响」(響)、「洁」(潔)等等。

最容易令人感到混淆的,是假借他字或好幾個字共同簡化為一個同形字,前者如假借「几」作「幾」,後者如「乾」、「幹」、「榦」、「干」都同樣簡化為「干」。「几」原義是几案,與「幾」不同。「乾」是指乾燥,「幹」是指才幹,「榦」是指樹榦,「干」是指干戈,原來意義並不相同。混同以後,難免會滋生一些閱讀上的困擾。尤其是在閱讀古籍的時候。

因此,閱讀用簡體字排印的古籍,要特別注意繁體字和簡體字的對應關係。「發」和「髮」同樣簡化為「发」,「壇」和「罈」同樣簡化為「坛」,「臺」、「檯」和「颱」同樣簡化為「台」,都很容易令人發生誤解。

另外,在古體字和今體字、同形字和異體字的對應關係中,還有兩種情形也應該特別注意。一是同形造成的。有的簡體字,其實和古代的某個字,是音義不同的同形字,現在卻混同了。例如「叶」和「葉」:「叶」音 (xié),古通「協」,是和、合的意思;而「葉」音(yè),本義是草木植物的葉子。二者的形音義,原來都是不同的。

又如「聖」和「圣」字:「聖」,耳目聰明,通達事理,是形聲字。《說文解字》說是:「通也。从耳,呈聲。」「圣」,據《說文解字》說:「汝、潁之間,謂致力於地,曰圣。从土从又。讀若兔窟。」可見它原是古代汝、潁間的方言,音義同「掘」,是會意字。二者在古籍中形音義殊異,現在卻混同了。

(本文摘自遠流出版《漢字從頭說起》)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