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回眸】 錯搭的末班車

文╱瑟烈思 |2020.11.25
413觀看次
字級

文╱瑟烈思

現在的我一公里大約走十二分鐘,如果快步走可以十分鐘。也許三十餘年前可以快些,但可能也不見得,那時大學錄取率僅三分之一,一個唯升學考試是問的蒼白高中生,應該沒有多好的體力。

當時每天補習結束約晚上七點,正常情況下,會搭七點半的公車從嘉義市返回朴子。有時,腳踏車騎快些早點到達公車站,會遇到一班往雙溪口(即朴子雙溪里)的車,它的班次有的終點站只到雙溪口,但有的也可以延伸行駛到朴子市區。搭這路公車前必須小心翼翼再三確認,但最能避免搭錯車的策略就是別搭這一路公車。這路公車行經灣內、蒜頭糖廠,雖然乘客較少一定有座位,但車程較遠,有的路段當年還是碎石子路甚為顛簸。住朴子街上的通學生們都曉得,可以選擇時寧可多等幾分鐘,搭行經嘉朴公路的車,反而較早到家。

然而,就是有一天,頭昏眼花,一見到車頭「朴子」兩字,就迫不及待衝上車。雖當下就覺有異,乘客都不是慣常的臉孔,但稍一猶豫,車子已駛出嘉義市區,窗外景色殊異,確定自己搭錯車了。頓時,腦細胞全清醒了,這是往雙溪口的車,而且終點站是雙溪口的車,更糟糕的這班車是末班車,亦即一旦下車,今日便不再有任何公車行經此地。

天空星羅雲布,田間蛙噪蟲鳴,這本該是一幅恬靜柔美的農村夜色,但在這樣的處境下,晚風夾著新鮮的稻草味拂面,讓人的思緒更加清明,卻也讓心情更添忐忑。隨著公車前進,乘客一個個下車,心中的焦急一站站加增。鄉野間漫無邊際的黑,除了昏黃的路燈,就只有站牌處幾戶人家稀微的亮光,每個下車的人頓時就被黑暗吞噬了。

摸摸口袋,除了一天只能使用兩次,而我已經用完今天格數的公車月票之外,只剩一條手帕。那個年代沒有手機這種東西,努力地翻找書包,竟一個銅板也沒有。我別無選擇,枯坐在這方圓數公里內燈光最明亮人煙最密集的公車上,聽任前行。此時的內心極為矛盾,既期望車子永遠不要停,避免面對終點站不是目的地的困窘;又期望車子趕快到站,唯有抵達雙溪口距離朴子市區才是最近的。我知道終點站到街上有一條極筆直約莫四公里的產業道路,順著走不至於迷途。只是沿途幾無人家,部分路段甚至沒有路燈,木麻黃夾道而立,樹影幢幢,遠近畎畝間綴點著墓塚坏坏,以及不時聽聞的車禍傷亡事件,夜間獨行的心理壓力頗大。

車子終於到了底站,司機伸伸懶腰從座位站起來。我隨著其他乘客走向車首,怯怯地對司機明知故問:「沒有到朴子嗎?」司機和乘客們都笑了。我低著頭下車,乘客們的身影迅速地消失在家戶間。司機把公車調了頭,熄燈熄火,就像熊熊烈火瞬間被大雨澆熄一般。想必司機是在地人,一晃眼,也不見了。我佇立站牌旁,不過幾秒鐘,眼前便闃無一人,只剩下一團夜蟲縈繞在路燈周圍好不熱鬧。我推推眼鏡,抿抿嘴唇,整整軍訓帽,以一種壯懷激烈的心情往前邁步。

就在此時,一輛摩托車由後而來,同學!一個聲音叫住我,是一位約莫二十來歲年輕的女士。我認出是剛剛下車的乘客之一,她笑著說她正好要到鎮上一趟,可以順道載我一程。

多年來,我對這位小姐一直感激在懷,甚至懷疑她說剛好要到鎮上只是個善意的託辭,這個時間對這樣的農村來說已是極深的夜,還有什麼樣的急事讓如此年輕的女郎不能等天明再辦?然而閉塞、羞怯、不知所措的我,除了道謝之外,沒有問對方姓名,日後也沒再遇過她。

時光如水銀瀉地,悠悠忽忽一個暑假結束,驚覺女兒竟已到了當年我那個搭錯車的年紀。彼時覺得度日如年,而今回顧卻彷彿一瞬的中學生活,不禁又活脫脫地浮現心頭………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