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 294隨堂開示錄─集會共修 49 當東方遇上西方──佛教與中國文學 6-5 與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對談

星雲大師 |2020.11.26
692觀看次
字級
圖/人間社記者陳碧雲

隨堂開示錄─集會共修 49

當東方遇上西方──佛教與中國文學 6-5

與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對談
時間:2005年11月8日
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如來殿

提問一:敝姓蔡,聽到馬教授說「天下烏鴉一樣黑」,我們對馬教授將漢語運用得這麼爐火純青,真的是非常感動,「掛羊頭賣狗肉」也非常有意思。我現在請問馬教授一個問題:聽說您很會講四川話,您學中國的語言,我們現在在講的話,大陸叫「普通話」,台灣叫「國語」,您在對中國語言的掌握,不曉得有沒有什麼祕訣?
譬如對我來講,我要學廣東話學半天就是學不會,但您很快,到四川去就可以掌握四川話,是不是得先了解四川的文化等等,再去掌握,或是您天生對中國的方言感覺就很敏銳?因為您是語言學家,是不是可以給我們一些提示?謝謝。
馬悅然教授:因為我是從十幾歲時就對方言很感興趣,所以在我十二、十三歲的時候,就調查了我自己家鄉不同的方言,這是跟我的老師高本漢一樣的,他十三歲的時候就寫了非常非常好的報告,是關於他家鄉的方言。我想,搞方言調查的人耳朵比較靈的,他們對「方言」區別得很清楚,所以我在成都的時候說四川話,在峨嵋山的時候說峨嵋話,但我原來學的是樂山話,樂山是郭沫若先生出生的地方,他一輩子就講樂山話,是非常奇怪的一種方言。
我頭一次到樂山,聽樂山話時,是有一個媽媽在找他的兒子,他兒子在街上走丟了,他就說:「我的『驢』在哪兒?」這是樂山話,其實是「我的兒子在哪兒?」方言還是重要的,普通話、國語,當然是應該有的,但是方言還要繼續講下去,不要忘記自己的方言,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大師:馬教授的國語、漢語說得非常好,明天我們有羅教授,也是來自瑞典,和他的地位一樣的,不過年紀輕得多,明天的國語可能又是另外一個境界了。
主持人:我接著剛才那位蔡先生的話請教馬教授,您是語言專家,在這麼多的世界語言當中,從學語言的立場來看的話,中文、俄文……哪些語言是最難學的?
馬悅然教授:我覺得中文是最容易學的,我記得在三十多年前寫過一部書,叫《中文不難》,漢語的語法非常簡單、非常好學,語音也沒什麼,就是四聲有點麻煩,當然學漢字也比較慢,但沒有什麼不容易,只是需要時間。我認為漢語是最容易學的一種語言,最不容易的可能像是芬蘭語、俄語,就難得多。
大師:台灣話很難學。
馬悅然教授:去年或是兩年前,有一個開出租車的司機,我跟他講普通話,他就生氣,用閩南語說我:「你為什麼沒學閩南語呢?」我當時沒聽懂,是後來朋友告訴我說他罵我,因為我不會閩南語。閩南語常常有些字,是有音沒字,所以我不容易學會。

提問二:我請教馬教授。大陸已經不用注音符號,現在只有台灣在用,而且漸漸會改為羅馬拼音。另外,中國的文字結構它是有六書: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注、假借。我想在馬教授一九四七年學的時候,應該是學繁體字,大陸現在都是用簡體字,而且愈來愈多國際間的漢學者也都引用簡體字,那麼,像現在簡體字這樣子演變下去,對六書的「象形、會意、形聲」這個精神都沒有了。那麼馬教授對這個問題有什麼看法?
馬悅然教授:我開始學中文時當然是學繁體字,因為沒有簡體字,但是羅多弼教授的學生既要學繁體字,也要學簡體字,這是需要的。我自己比較反對簡體字,因為像你剛才說的,六書會混亂,這不太好。我發現台北街道的名字改成拼音,有的寫得對,有的拼得不太對,你們發現沒有,現在大多數台北的街名就是用拼音拼法,這也許是件好事,不過拼音法不太理想,有三個字母「j」「q」「x」可以不要了,他們可以用另外的拼法,那三個字母太不好了,沒辦法,已經有了就不能改了。
主持人:大師您對簡體字、繁體字有沒有什麼看法?
大師:都是工具嘛,熟練就好。
主持人:我記得今年二月,天下文化請余秋雨先生到台灣演講的時候,他跟馬英九市長之間有一小時的對談,也談到繁體字和簡體字,馬市長就說這不是「繁體字」,是「正體字」……
馬悅然教授:我給你講個故事:我今年到北京,在王府井附近有個叫「餛飩侯」,是一個賣餛飩的鋪子,原來在五○年代就在街上擺攤子賣,現在是很大的飯館了,我進去就看見在牆上寫著「餛飩侯」飯館的歷史,寫著「古人云……」,把「云」字寫成天上的「雲」,我告訴老闆說:「『云』字寫錯了!」他說:「沒寫錯,那是繁體字。」大概是一九七三年吧,在馬王堆發現了《德道經》,不是《道德經》,是《德道經》,考古雜誌就發表:《德道經》中有簡體字,不得了……
大師:不過現在的簡體字還不能完全成熟,比方說像「聖人」的「聖」,簡體字上面一個「又」、下面一個「土」,或說是「古怪」的「怪」字的半邊,我們不認識的字就念半個字,「孔子聖人」變成「孔子怪人」,所以看怎樣才能把它再精確一點。
主持人:余秋雨先生也是強調實用,他說:「在台灣有一個錯覺,好像以為簡體字是共產黨來強烈推動的,其實不是,是自然演變過來的。」事實上跟政權本身沒什麼關係,可是在那個場合馬市長倒是一再強調用「正體字」,或許使余先生覺得非常不舒服──你們的是歪體字,我們的是正體字……(眾笑)

提問三:我一樣請問馬教授,剛才提到馬教授翻譯很多經典,像《西遊記》、《辛棄疾詞》。《西遊記》在中國是提到植物名字(花、草、樹)最多的一本書,好像有二百五十三種,我想請教馬教授是如何翻譯的?比如像「菩提樹」、「波羅蜜」、「曼陀羅」,是怎麼翻譯?
辛棄疾的詞:「白髮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其中的「三千丈」、「一笑」、「萬事」,您是用數字或是用意義來翻譯?請馬教授為我們解釋一下,謝謝。
馬悅然教授:談到《西遊記》中的花名、植物的名字,這是非常不容易翻譯的,十幾年前有出了一部關於植物的書,書名我忘了,共有十二冊,每一種植物都有彩色的照片,還解釋得很清楚,所以用這個就可以找出很多《西遊記》中的植物名字。辛棄疾是我最欣賞的南宋詞人之一,他是很特殊的一個詞人,他用的語言也是非常有力量,可以把當時一般的普通話插入他的詞中,很了不起。(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