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文集】 資訊人聊眉毛

文/林一平 |2020.12.01
527觀看次
字級
作者繪清華大學前校長劉炯朗教授 圖/林一平

文/林一平

我認識資訊界大師清華大學前校長劉炯朗(1934-2020)近三十年。劉炯朗校長曾在他的部落格介紹唐朝詩人朱慶餘寫的一首詩:「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詩中的新娘化妝好後,低聲問夫婿,我的眉毛畫得深淺適當、稱得上時髦嗎?其實朱慶餘寫這首詩表面上談眉毛,其實另有深意,詳情請見劉炯朗校長的部落格。我和劉炯朗校長談到這篇文章,兩位資訊人就聊起「眉毛」。

在中國文學作品中,眉毛和心情常被連結。例如:「西施病心而顰其里」(西施經常心口疼痛,皺著眉頭從鄉里走過)。顰是皺眉,西施皺眉卻被認為很美;李清照(1084-1155)思念夫婿,則說:「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女子的秀眉常稱為「娥眉」,《楚辭.大招》:「嫮目宜笑,娥眉曼只」。也有說「娥翠」,指女子細長而黑的眉毛。娥眉本作「蛾眉」,《詩.衛風.碩人》:「螓首蛾眉」。如果大家翻到蔣驥的《山帶閣注楚辭》,有如下說明:「蛾眉,眉之纖曲如蛾也。」換言之,美女的秀眉必須纖曲如蠶蛾的觸鬚,不能粗壯如蚯蚓。正因如此,美女的秀眉才會被詩人歌頌,例如姜夔在〈琵琶仙〉云:「歌扇輕約飛花,娥眉正奇絕」。

不過眉毛不好看,可以修補。婦女畫眉用的青黑色顏料稱為娥綠(即螺黛)。畫眉毛也有花樣,例如:「鳳屏清晝藹龍香。淺畫娥眉新樣、遠山長」(鄧肅〈南歌子〉),或者「妝欲妙,玉篦偷學娥眉小」(黃裳〈漁家傲〉)。

西漢張敞常替太太畫眉毛。皇帝老兒多管閒事,問張敞這檔風流公案。張敞很滑頭的回應說:「閨房之樂,有甚於畫眉者。」金庸的《倚天屠龍記》結尾用了張敞畫眉的典故:趙敏嫣然一笑,說道:「我的眉毛太淡,你給我畫一畫。這可不違反武林俠義之道罷?」張無忌提起筆來,笑道:「從今而後,我天天給你畫眉。」

現代人喜歡畫黑一點的濃眉,歐陽修則另有見解,喜歡淺黛眉。在他的作品〈阮郎歸〉寫道:「紅妝淺黛眉,翠鬟斜嚲語聲低。」關漢卿〈大德歌.夏〉則寫著:「娥眉淡了教誰畫?瘦巖巖羞戴石柳花。」由此看來,畫眉毛有很大講究,我年輕時喜歡畫肖像,要表現出「古典」或「摩登」,常在眉毛上琢磨一番濃淡。

劉炯朗校長的眉毛顏色很淡,年紀大了,眉毛全白。我曾開他玩笑,說他像三國蜀漢時期的馬良(187-222),也有一對白眉毛。馬良家中兄弟五人,皆有才能,並享有名氣。《三國演義》中孔明揮淚斬馬謖,斬的是馬良的弟弟。所謂「馬氏五常,白眉最良」,指馬良最優異。楊戲的《季漢輔臣贊》稱讚馬良:「季常良實」。《小五義》中的主角之一徐良,也是白眉毛,是說書人以馬良為範本創造出來的人物,因此也取名為「良」。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