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台灣美術致敬】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劉其偉的飛翔

文/李賢文 |2020.12.22
958觀看次
字級
〈劉其偉與台灣雲豹〉.2019年.63x40cm.彩墨 圖/李賢文

文/李賢文

一九七九年,齊豫清亮的嗓音,將三毛的流浪之歌〈橄欖樹〉傳唱街頭巷尾,歌詞中,「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常讓浪人渴望飛出牢籠,振翅高飛。

而與此同時的台灣藝術界,真正揹起行囊,踏查洪荒的,似乎只有一人──劉其偉。為什麼需要四處探索?為什麼不緊守台灣的疆土?劉其偉說:「在藝術的天地裡,我享受我的孤獨,追求我的快樂。」因為「食人族,不在非洲,在台北。」

工程師、畫家、文化人類考察、教師、作家,他的身分,如此多元,如此入世,認識劉老,是我大學時代的事。喜歡畫畫的我,周末經常到處寫生。一九七○年,在台北凌雲畫廊,一眼看到一張水彩,一隻紅頭黑羽的小鳥,站在暮光中,孤獨無依。於是,傾盡所有購藏了這幅生平第一件作品──劉其偉久著人世的〈薄暮的呼喚〉。之後,我經常去拜訪他,向他請益繪畫之事。面對一位陌生的大學生,劉老表現出意外的親切與熱情。他總是微笑著,說出鼓勵的話,激勵著我渴慕藝術的心。

一九七一,大四那年,我如同不畏虎的初生之犢,創辦了台灣第一本專業美術雜誌──《雄獅美術》,劉老對這本雜誌的催生,至今令我無盡感念,點滴在心。記得他慧黠調皮的話,千萬不要用報紙的形式,要做就要做成一本書的樣子,因為啊:「報紙最後會被拿去包油條哩!」劉老之於我,不僅是結緣最早,更是長期守護月刊的恩人。從早期的專著一九七四《水彩畫法》即交付雄獅出版,到過世前最後兩本書二○○二《藝術人類學》、《性崇拜與文學藝術》也都交給雄獅出版。

劉其偉(1912-2002)出生於福建,祖籍廣東。自幼喪母,與祖母有深厚感情。九歲時,舉家避債,移居日本,輾轉於橫濱與神戶,少年時期即打工賺取學費,就讀於神戶英語神學院,一九三二年入東京鐵道局教習所專門部電器科研讀,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劉其偉返回中國擔任廣州中山大學助教,中日戰爭結束後,一九四五年劉其偉來到台灣,先後任職於台電、台金與台糖,擔任工程師職務。

一九四九年他在台北中山堂看到香洪畫展,開始自習水彩,工作之暇,大量吸收繪畫技巧之資訊,並翻譯藝術書籍。聰慧又多能的他,自修二年後,即舉辦首次個展。一九六五越戰伊始,劉其偉赴越南為美軍從事軍事工程,三年間探查中南半島占婆、吉蔑、暹邏等古文明,並集結《中南半島行腳畫集》開啟劉其偉冒險繪畫、展覽、出版的藝術工程SOP。一九七一年,六十歲的他,辭去公職,全心創作,並以畫作所得,作為下一次的探險之資。從菲律賓、韓國、南美洲,到八十二歲仍組隊遠征大洋洲的巴布亞紐幾內亞。

綜觀他一生版圖,可以說,以工程專業為職,以藝術創作為資,以文化人類學為志。從五十四歲踏查吳哥窟起,至八十七歲猶勇闖索羅門群島及婆羅洲沙勞越。足跡遍踏蠻荒,手繪鳥獸蟲魚源源不絕的題材,全部來自馬不停蹄的浪跡。

繪畫除了是他冒險的資財,也是他春風化雨的絳帳。在藝壇更是人人喜愛的「頑童」、「劉老」。一身卡其獵裝,頭戴帆布帽,足登厚靴,手握煙斗,肩揹大書包,劉老在上世紀的台北街頭,宛如一九八一年《法櫃奇兵》中的考古人類學家印第安那.瓊斯博士,瀟灑又異類。

事實上,劉老最嚴肅而深刻的作品,早在一九六七至一九七四年間,已然成熟。此時期的中南半島史詩作品、動物集錦及二十四節氣圖系列已獨具奇妙詩意,用色不若後期的濃豔,反而有股藍靛色的憂愁詩情。

換言之,往後的作品進入一個圖象切換以及增生蔓衍的歷程。以他最知名的「婆憂鳥」為例,一九七一年第一隻婆憂鳥,蒼茫暮色間,孑然獨立。這第一隻鳥,畫出孤單離巢的惶恐;而之後,一隻又一隻,魚貫而出的婆憂鳥,幾乎是踩著歡樂的步伐,又漂亮,又活潑,甚至還有婆憂家庭的合家歡。題材環繞大自然之趣,尺寸幾乎是制式小畫,劉其偉追求的不是尺寸的大,而是視野的大,或許在他心中,動物比人類更可愛,原住民比文明人更可貴,蠻荒森林比都市燈火更值得流連描繪。他還創作了許多自畫像,以小丑、財神、漁夫、冒險家,或穿衣或裸身,諸多造型出現,猶如其畫上簽名,Chiwei Liu、劉老、  ㄑㄧˇ ㄨㄟˇㄌㄧㄡˊ、Max,種種混稱,落實了「名可名,非常名」。對劉其偉來說,一切人為的命運,都是符號,都是假名。

遂以屏東魯凱族好茶部落作為劉老造像的背景。劉老意態安詳臉帶微笑,背靠著巨大背包坐臥地上,彷彿剛自辛苦的踏查中歸來小憩。往後再看,好茶的長老教會教堂,荒煙蔓草中,傾圮的教堂,孤單寂寞地守著十字架。有趣的是,在破敗的教堂的正門後,隱隱躲著一隻已絕跡的台灣雲豹,雲豹對草地上斜躺的劉老,窺視著,好奇著。把劉老平生最愛的山野現場,加上台灣雲豹,魔幻再現一個絕不可能卻又絕對合理的藝術畫境。雲豹早已因人類開發而絕蹤多年,而劉老也不復得見於人間。然而,劉老與雲豹,閃閃發亮的好奇眼神,卻一樣清澈明亮。

劉其偉的動物王國,獨樹於台灣美術中,成為二十一世紀文創工業的多寶格,從鑰匙圈、布偶、馬克杯、拼圖、貼圖、布包,到巨型Q版公仔,為藝術市場,提供可觀產值。而其後代,亦繼承父志,當劉老生前即陸續損贈作品給國美館、北美館及高美館。之後他的二位公子劉怡孫與劉寧生也成立劉其偉文化藝術基金會,進行「無償授權推廣計畫」。將劉老的作品,更徹底完備地打破一切固有疆界,向網路傳遞他的藝術遺愛。

從福建出生到避逃橫濱,再來到台灣。劉其偉從哪裡來,不如看他往哪裡去。從小到大的顛沛流離,使他的人生,如同自由的游標,翱翔於地球上的經緯間,而出入自得。

在沒有疆界的藝術世界中,劉其偉,沒有鄉愁,只有探險;不是流浪,而是飛翔。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